上帝转过脸去
 
作者:包谷
 
2002-5-19
 
【人民报消息】早就读到过这样的报道:为了防止各地法轮功信众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去表达他们的信仰,有些地方当局在火车站的入口处逐个盘问旅客,要每个人用下流话骂一句法轮功创始人,或者在入口的狭窄过道地上放著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每个进站的人都得踏著画像走进去。这种措施的道理很明确,法轮功是主张"真"的,不能撒谎。这样就把法轮功信众拦下来了。在我们这个文明故国,什么时候开始,光天化日之下,不撒谎竟要受到来自政府权势的惩罚了?

最近,又有报道说,为了在奥运会以前把地下的法轮功信仰彻底扑灭,有些地方在单位的入口,超市的入口,电影院的入口,凡是人口聚集的必经之地,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铺在地上,凡经过者必须踩著画像走过去,不踩不让走。还有些地方,警察当街拦路盘问行人,让人说出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然后在后面骂一句脏话,骂了才放人走,不骂的当场被抓走。

看到这样的报道,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如果我面对这样的处境,我怎么办?如果我有急事非得坐火车到某地去,如果我和朋友约好见面非得经过超市的入口,如果我有要紧的事情非得通过那儿,如果我带著自己的孩子去看电影,如果我被警察拦路查问,我怎么办?我不是法轮功信众,我对法轮功知道得很少,既不喜欢也不仇恨。我不认识法轮功的创始人,和他素不相识无缘无仇。就我的本意,就我的内在良心,就我的一贯待人接物的习惯,我不能随便骂人,更不能在公共场合骂下流话。我在我的孩子面前一向要树立诚实文明有教养的榜样。可是,面对如此处境,如果我坚持自己的自由意志,就得付出巨大代价。我坐不上车,误了自己的事,甚至会被怀疑是法轮功信徒而抓起来"帮助转化"。如果我不想付出这样的代价,如果我根据趋利避害的本性办事,那么,我没有别的选择,即使不愿意,也只能当众,当著自己的孩子的面,用下流的脏话骂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骂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的信仰,在别人的画像上踩过去。

我们明白,面对这样的处境,打手们不跟你讲道理,那是一个没有道理可讲的处境。当我们列队经过那个必须经过的入口的时候,我们都在心里作出了衡量。俗话说,人心是杆秤,是的,我们就在那一分钟里称了一下,称出了两个字:利与害。按照自己的本意,不愿接受这样的强迫,个人付出的代价太大。屈服吧,忍一时的恶心,过去了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就象一个少女面对恶棍威逼的尖刀,要命还是要尊严?

结果是,大家都这样做了。我们通过了那个入口,我们鱼贯而入。我们的灵魂,就这样被强奸了。作为一个人,作为人天生具备的"自由意志",我们的人的尊严,就这样被践踏。我们从此不再清白。

打手们露出了快意的微笑,就如强奸者的淫笑。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们无法扑灭法轮功信仰,即使毁灭别人的肉体也还是无法使真正的信仰者屈服,他们就想造成一个让信仰者无法生存的社会,为此,他们必须胁迫所有的人站到法轮功信众的对立面,他们要挟持广大民众来打击法轮功。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首先要使"广大群众"放弃做人的尊严,放弃自由意志。他们要让普通人明确无误地记住,政府即使不能让你心服,也一定能让你口服,在政府面前,你只能俯首帖耳,因为你什么也不是。然后他们祭出专制的看家利器,让你自己作出"利"和"害"的比较:如果你屈服,你就能通过,就算你是"广大群众",就给你一条生路。如果你不愿屈服,不管你自己怎么辩白,你就是"一小撮"法轮功信众,叫你走投无路,生不如死。

这是一种实行了半个世纪的精神迫害法。半个世纪来,中国人不歇不停的政治运动,每次运动都有必不可免的表态。书面的,口头的,大会的,小会的,面对面的,背靠背的,总结,鉴定,品德评语,升学,毕业,分配工作,没有一个人逃得过这种政治表态。你自己想什么,没有人在意,连自己都不再在意了,在意的是要你说什么,你非说不可,一点折扣都不能打。这是一种阴险而毒辣的威逼。我们都屈服了。没有屈服的,早就成群地消灭了。没有人还会反抗,因为当这种政治迫害成为一种生存环境,反抗已经没有意义了。好死不如赖活,中国人的自由意志只剩下"活著"。

半个世纪,整整两代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我们这两代中国人,在半个世纪精神迫害的训练下,已经失去了对超越性原则的记忆,对抽象道德准则的记忆。我们一再地在各种考试、小结、评定、会议上按照统一的调门作出表态,不表态就不给你升学、分配、学位。我们已经习惯违心说话了。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不把自己当个人物,不把自己当作具有自由意志的人,这已经成为我们的本能。我们知道自己是渺小的,那么,撒个谎,随时随地骗取一点蝇头小利,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我们在强权的威逼下人人撒谎,撒谎成为公开认可的风气,撒谎还用得著脸红吗?

当专制强权下的精神迫害造就了整整两代人以后,在政治上撒谎已经成为生存必要条件,道德的堕落就成为一种社会环境。在这样的社会里,政治上坚持原则的人是活不下去的。生活中诚实的人是活不好的。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社会,是罪恶和虚伪得意的社会,是助长机会主义,助长市侩哲学的社会,是见小利而忘大义成为风气的社会,是小人得志成为下一代榜样的社会。恶徒象雨后的蘑菇一样层出不穷,诚信却离我们中国人远去了。谁都知道,如今,中国人的宣誓发咒,中国人的承诺保证,就象胡长清成克杰的入党宣誓一样,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了。中国人已经找不到崇高,已经不再寻找崇高。中华文明的道德沦丧在这样的精神迫害下已经无可挽回。

回忆一下我们在专制强权的连哄骗带威逼的淫威之下的政治表态吧,每个人都应该回忆一下。不要抱怨如今中国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不要抱怨如今社会上假货遍地人心险恶,当我们一再地违心按照上面的意志作出政治表态的时候,我们自己在制造这个堕落的社会。是的,我们是被逼的,我们是无辜的,可是我们罪有应得。

今天,当我们排队站在那铺著法轮功创始人画像的入口处,照著打手恶棍的要求,手牵自己的孩子,口中骂著下流脏话鱼贯而入的时候,上帝转过脸去,不愿看我们这个民族了!

站住!朋友!让我们想一想,想一想吧。面对这样的处境,应该怎么办?

原载《议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