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你的鬼話——法蘭西記者與中國領館官員針鋒相對
 
裡昂.胡森達
 
2002-5-10
 
【人民報消息】法蘭西自由先驅報記者裡昂.胡森達在元旦前夕與中國駐美國某總領館文化處官員王先生會見時談及中國的知識分子、言論自由、一黨專制、WTO、對臺政策、胡錦濤等話題。我根據胡森達先生提供的記錄稿,把二人會談內容節譯如下,供同仁參考。(註:小標題均由譯者所加)

○ 鬼話之一:中國知識分子對言論自由感到滿意 ○

裡昂(下稱L):我在北京生活過6年多,和很多人文、社會科學領域裡的知識分子有接觸、有聯繫。我注意到,知識分子在中國大陸不敢輕易表達自己的看法,但到了西方國家後,他們都很開放,很大膽。這說明西方國家有言論自由,而中國沒有。您說是嗎?

王先生(下稱W): 我不完全贊成您的看法。中國憲法對保障言論自由是有明文規定的。中國的知識分子能夠享受到和西方知識分子一樣的言論自由。對此,中國的知識分子是感到比較滿意的。

L:我在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認識了多位來自北京的訪問學者。沒有一位說過他們對中國的言論自由狀況感到滿意。相反,他們不論在私下還是公開場合,他們都直截了當地譴責共產黨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

○ 鬼話之二:知識分子發表意見是別有用心 ○

W:您接觸到的知識分子未必能代表中國知識分子的全部。有些人說話隨便一些,並不等於他們有創見、有勇氣、有骨氣。此外,有些人到了西方國家後,有意亂說,特別是發表攻擊中國執政黨的言論,也許是別有用心的。

L:您說「別有用心」是什麼意思?

W:比如說,有極個別的人嚮往西方社會的生活方式,他們為了辦身份會不擇手段,甚至向所到國家提出政治庇護申請。為了編造他們回國後會受到政府迫害的證據,他們故意在媒體或者互聯網上發表激烈的反政府言論。實際上,不論他們在國外說了什麼,回國後並不會受到任何追究。有些學者向美國政府遞交了庇護申請,但沒有得到批准,回國後照樣得到政府的重視、重用、提拔。這也說明他們在中國是有充分言論自由的。

L:問題是,他們回國後還敢不敢發表類似於他們在西方國家發表過的意見。例如,有些訪問學者或留學生在美國公開支持被中國政府定為邪教的法輪功,有人公開支持臺灣獨立、西藏獨立,也有人主張實行臺灣那樣的多黨民主制度、讓共產黨成為互相競爭的政黨中的一員而不是中國政權的永久壟斷者。那些人回國後, 就像回到了牢籠,除了沉默以外,不敢發表任何傾向自由的言論。這說明中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是是虛假的。您說不是嗎?

○ 鬼話之三:知識分子回國後主動向黨和政府靠攏 ○

W:您的問題不能簡單地用「是」或者「不是」來回答。極個別的人在國外發表了過激的言論,那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們回國後,環境變了,思想也會有變化。在中國,他們沒有必要說過激的言論。相反,他們回國後都很主動地向黨和政府靠攏,願意為祖國的建設貢獻自己的才智。

○ 鬼話之四:劉曉波的觀點在中國沒有市場 ○

L:用中國人的話說,這些人也許是沒有「骨氣」。我注意到,也有回國的知識分子敢說真話的。劉曉波就是其中的一個。

W:劉曉波經常在國外媒體和互聯網上發表自由化言論,但政府並沒有對他怎麼樣。這說明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是受保障的。您說不是嗎?

L:(大笑) 當然不是。您剛才說劉曉波經常在國外媒體和互聯網上發表自由化言論,而不是在中國媒體上發表自由化言論。這個區別是很重要的。如果劉曉波的文章經常出現在你們的人民日報或光明日報上,我就信服您說的。

W:劉曉波有充分的自由向人民日報或者光明日報投稿。但報社有權決定是否採用他的稿子。他的觀點在中國沒有市場,所以報社採用他的稿子的可能性就很小。

L:實際上,民主、自由、人權思想在中國和很多獨裁國家才會有市場,原因是「物以稀為貴」。在美國或法國,人們對這些思想並不十分感興趣,原因是民主、自由、人權早就成了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用你們的話說是 「家常便飯」。換一種說法,民主、自由、人權思想是在西方產生的。它們向發展中國家傳播,而不是相反。

(馬宙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