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怒阻「紀念鄧小平南巡十周年」內幕 (圖)
 
2002-4-7
 
【人民報消息】今年二月,是中共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第二代核心鄧小平南巡十周年。按照中共好大喜功的習慣,對重大事件逢五逢十都要轟轟烈烈地紀念一番。比如深圳創辦特區十周年、二十周年,都曾經歡天喜地地慶祝。然而「鄧小平南巡十周年」的「偉大日子」卻是「秋風蕭瑟」,令眾多鄧小平的「懷念者」大發「茶已涼」的哀嘆!

據最新一期《前哨》雜誌透露,今年元旦前後,深圳、汕頭、廣東、福建、海南都有許多老幹部、民眾、團體寫信和打報告給中央,要求中央召開鄧南巡十周年紀念大會,舉辦大型活動!

面對這些報告及來信,據稱江澤民大拍桌子:這有什麼值得紀念的!一句話嚇壞了有意「大慶」的大小官吏,結果讓 死人鄧小平也嘗了一番「全退」的滋味。

但以廣東為首的南方省市及一些沿海地區的傳媒還是發表大量文章紀念鄧南巡十周年。據《深圳商報》報導,二月十九日又是鄧小平去世五周年紀念日,深圳二十萬市民登上蓮花山頂,在鄧小平像前放上鮮花。二月十九日不是週末,二十萬人登山拜謁鄧小平塑像,難道是市委組織的「特意放假」活動?!而從去年十二月起,號稱是江澤民的「南宮娘娘」的黃麗滿就已經坐上深圳第一把交椅,這一「自發」的「二十萬人行動」的確耐人尋味!

比較「六四」與「南巡」,深圳人似乎更不忘後者,因為他們是「南巡」的巨大利益獲得者,在他們的心目中,比較而言,江澤民幾乎沒有位置。

相比之下,北方傳媒的紀念文章就「鳳毛麟角」了,不過也有報刊打「擦邊球」,轉載南方傳媒的報導和評論。

對江澤民而言,鄧小平有如「再生父母」,江對「鄧小平南巡」如此諱莫如深引起了許多人的迷惑不解。

「六四」屠殺後,查封支持學生運動的《世界經濟導報》「有功」的上海市長江澤民由當時保守派大佬李先念、陳雲的「力薦」,在鄧小平無法提出更適當人選的倉促之間「黃袍加身」。有李、陳的撐腰,把改革開放認為是「資本主義復辟」的江澤民小人得志,一上臺就對改革開放進行反攻倒算,大反「和平演變」。江澤民甚至揚言要讓個體戶「傾家蕩產」,搞得全國個體戶人心惶惶。在江的主持下,幾個主要打手王忍之、高狄、賀敬之、袁木操控的大陸傳媒更是殺氣騰騰,大肆質問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事業到底是「姓社還是姓資」。並且,江澤民還親自在九一年七月一日紀念中共成立七十周年的大會上肆意攻擊改革開放,一時間向「資產階級司令部」反攻倒算的氣氛蒸蒸日上。

那時,正是十四大即將召開之際,中共又臨換屆。鄧小平意識到,如果讓江澤民之流反攻倒算在「十四大」上被確認,他藉以在歷史上揚名的改革開放事業就將毀於一旦,他因改革開放才建立起的歷史地位就將徹底動搖。為此,鄧小平決意在「十四大」上重新確認改革開放路線,並拖著老態龍鐘九旬之軀,出其不意地在深圳等地爆光,刻意強調改革開放,矛頭暗中指向以江澤民為首的保守派。鄧更發出警告:「不換思想就換人。」

鄧小平的「回光反照」使中共黨內改革派如「久旱逢甘露」,胡耀邦舊部喬石和趙紫陽舊部田紀雲立即發表大膽講話,把矛頭直指江澤民。特別是田紀雲在中央黨校的講話,譏諷左派最好自己去搞一個紅色特區,與經濟特區比較,在全國造成很大影響。

當時掌握軍方實權的「楊家將」更提出要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這無異於宣稱「人民子弟兵」只聽受鄧小平的指揮,讓江澤民這個「軍委主席」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當時,海外的中國問題觀察家都密切地注視中共的一舉一動,甚至有人猜測江澤民將會步胡耀邦、趙紫陽的後塵,被鄧小平攆下臺。

另外,此時推薦他上臺的李先念已病入膏肓,而陳雲則明哲保身,不願因保江澤民和鄧發生正面衝突。江澤民驚慌失措,在王震的勸告下,到鄧小平那裏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低頭認罪才換來鄧冷冷的一句「以觀後效」。

九二年六月九日,江澤民幾乎是被喬石「押」到中央黨校「作報告」,在除了黨校高級班的學員之外還有中央各部門和各省市自治區的主要負責人的面前,江澤民大談自己如何經過「學習」鄧小平的南巡講話,「提高」了認識,決意「改邪歸正」等等。後又揮淚斬馬謖,撤掉王忍之、高狄和袁木等的職務才算逃過一劫。

如此尷尬的歷史,怎能不是江澤民的「鉆心記憶」。因此,為「鄧小平南巡十周年大慶」砸桌子當然是「情理」之中的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