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上不了鏡頭 「人民網」慌亂中添亂
 
方鳴
 
2002-4-18
 
【人民報消息】如果您看到江澤民國事出訪的圖片中有舉著小旗子的歡迎人群,您可千萬不要以為,我們這位三點水領導人——國際著名人權惡棍受到僑胞歡迎。因為那些搖小旗子的都是大陸領事館花錢雇傭來喊歡迎的「托兒」。

最喜歡搞「風光工程」的老江好久不敢出京城,這次一出國門,不料那九十公斤竟然因為一句「迫害法輪功下無生之門」就嚇得差點橫屍境外。雖然被氣功師和醫生搶救過來,然而老江只剩半口氣的樣子好嚇人,經常給它編輯「新聞」的喉舌們看著老江身子僵硬,呆板表情,驚嚇得不敢喘大氣。已往每月出鏡55次的頭號新聞明星江澤民,忽然變成大陸新聞媒體的「稀有動物」!而江喉舌「人民網」許多關於老江的訪問報導都沒有老江的影兒,飛機、建築物的圖片代替老江視察三軍儀仗隊,「人民網」不得不從側面證實了老江在德國「不行」的消息。

出訪歐亞非五國這麼重要的一齣戲,竟然沒主角!中宣部為此緊張的不得了,「人民網」更是一派亂糟糟!今天的「人民時評」竟然「無意中」給了老江屁股一腳——揭批文藝界租用「喝彩」的「托兒」,不料撞倒了老江的租用歡迎「托兒」的風光工程!

人民時評《「喝彩」也有「托兒」》說:

[ 有一次去看演出,戲不太好,演員的表演也乏善可陳,劇場裡觀眾也不多。可是臺下的掌聲、叫好聲卻時常有,有時還很熱烈,並且聲音每次都來自劇場中間的同一塊地方,老是那麼十幾個人在叫好。不少觀眾有些納悶,看不出"彩兒"的地方他們怎麼老是鼓掌?後來才知道,這幫人是劇團請來的。劇團是外地的,進京演出是想拿個獎什麼的,所以請了一批同鄉、朋友來助威。這些被請來的「觀眾」既然受老鄉朋友之邀,當然就不遺餘力地時時鼓鼓掌,熱烈地喊上幾嗓子,也算為家鄉的劇團盡了點力。]

老江出訪德國,我們從中央電視臺傳回來的新聞看到,與以往的嬉皮笑臉,手舞足蹈不同的是,老江站在舷梯門口哆嗦了半分鐘才邁出第一步,動作緩慢無力,全然沒有了往日的「戲子」瘋勁兒。而在機場搖小旗子的,居然全都是我們的老鄉——大使館花錢租來的黃面孔。老外呢?老江還沒到德國,德國媒體就已經開始「轟炸」他,德國不少人權組織在報紙公開聲明:歐洲不歡迎人權罪犯!德國人和德國所有的組織都對這個國際著名的人權惡棍不置一瞥,因此,中國駐德國大使就使出看家秘方,花錢租用搖小旗子的「歡迎托兒」。不過這些「托兒」好像不肯「賣笑」,一付付冰冷的臉面對老江,江戲子連個外地劇團都不如,真可謂江河日下!

文章還說: 又有一次去看京劇演出,拉拉隊員中有一個人馬首是瞻,這個人鼓了掌,其他人再緊跟著一齊鼓掌,他先叫一聲好,其他人再立馬跟著叫好。這個人對京劇比較內行,所以「領掌」、「領好」火候把握得比較到位。

這段話也套得到老江身上:在柏林市政廳,江的隨從不時地走到那些稀稀拉拉拿小紅旗的中學生「托兒」面前討好:「請各位在江主席出來時高聲歡迎他,把他們(大赦國際的抗議團體)的聲音壓過去。」老江看見黃、藍二色就犯嚴重恐懼症,聽見人權組織或法輪功學員的抗議聲音就魂飛魄散,幾乎灘倒,這幾個隨從最清楚。所以,歡呼的「托兒」應該在什麼時候「歡呼」,聲音要大到什麼程度……他們跟上文提到的「馬首是瞻」的「領掌」、「領好」好不相像。

無論老江走到哪裏,都需要領事館掏納稅人的錢雇傭「托兒」,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早已失去理智的老江在托兒們的「歡迎」聲中滿足於自欺欺人的核心「禮遇」外,就是拍成新聞片子拿到國內行騙。

文章的作者還說:劇場的「托兒」是演員功力不足、缺乏自信、劇團急功近利的一種折射,沒有唱念做打樣樣出色的本領,便不會有充足的底氣,所以只好在場外下功夫。

自從江澤民踩著六四民眾的屍骨登上中共總書記,成為三位一體的獨裁者,十二年來,大陸人民見識了這位辦事能力連地方小科長都不如的「江黑心」:謀權術精通,搞幫派分裂起勁,帶頭放縱貪污腐敗洋洋得意,欺民賣國不知羞恥,打擊異己不手軟,肅貪毫無半兩之力,封鎖新聞計窮力竭,陷害好人機關算盡,屠殺民眾不眨眼……治理國家一竅不通,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早已是地獄之鬼,哪來的功力和底氣在陽間見人演戲!只好在場外下功夫。

黨喉舌說江澤民出訪德國是為了增加兩國人民的友誼,可是老江整個訪問期間拒絕與媒體和民眾見面,是一個完全處於「真空」狀態下的「玻璃人」,不知如何增加友誼?!而且,由於老江把天安門的惡霸帶到德國,德國政府史無前例地動用兩倍於接待外賓數量的警察、便衣,所到之處一級戒備,封路堵街,關閉商店,任意搜查行人,攪得雞犬不寧,被德國人指罵「不受歡迎!」……只好在場外出點本錢租請「臨時演員」當歡迎托兒,蒙蒙國內人民!

「人民時評」文章說:舞臺藝術的最大特點是演員和觀眾可以近距離地交流,互相感染,互相促進,臺上與臺下是一種真實的「磨擦」。

老江敢跟圍觀的群眾「摩擦」嗎?他執政以來,揮霍無度致使國庫虧空,每年因為貧窮、繳不起國稅而自殺的超過幾十萬,民眾各類抗議示威每年高達十萬起,光是鎮壓法輪功三年來,被活活折磨致死的就超過一千六百多人,3月5日長春法輪功學員利用有線電視播放了五十分鐘的真相錄像,老江立即下令長春警察可以當街開槍殺人,「殺無赦」,一個多月來,長春公安破門入屋抓了五千多名法輪功群眾,據聞已有超過一百人死在警察的棍棒之下。老江欠下的人命血淚債無數,他連身邊的守衛和官員都不信任,白天睡覺都得開著一隻眼睛,晚上在家抄寫《地藏經》都不敢入睡,出門要坦克軍艦保護,裡三層外三層的人墻保鏢,膽子小得不行,怎麼有膽量面對大眾「近距離地交流,互相感染,互相促進」,摩擦摩擦?!

文章還說:「托兒」製造的是一種虛假的效應,表面的「轟動」掩蓋了觀眾的真實回應,……更重要的,「托兒」現象是當前舞臺藝術鑒賞低級趣味的一種折射,對演員、對藝術容易產生侵蝕作用,此風決不可長。

江澤民什麼時候「真」過?他何時不是在製造虛假的效應?人權協約?經濟數字?市場潛力?合作前景?新聞自由?信仰自由?宗教傳教自由?上訪權利?連北京接待申奧委員會的草地都噴上綠油漆……全部都是製造出來的「轟動」效應,用於掩蓋其見不得人的血腥醜惡真相。

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華古國,竟然出現這麼一隻怪物,真是炎黃子孫的不幸。執政十二年,導致多少旱澇蟲害沙塵暴,毒害了多少生命!他還想繼續連任?天不容也!看他訪問德國車隊後面緊跟著救護車,訪問突尼斯取消所有記者會,訪問伊朗,只有一張鬼模樣圖片給幾個喉舌媒體勉強共用,看樣子何止是江河日下,大概離「馬踩蛤蟆」只有寸步之遙!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