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場第一「賭神」
 
陶弘
 
2002-4-15
 
【人民報消息】若要評中國官場的第一「賭神」,我看非瀋陽市常務副市長馬向東莫屬了。他一夜成名,創下了貪官另一項「腐敗紀錄」,狂賭:1999年6月馬向東到澳門豪賭,一夜之內就輸掉三千六百萬港幣,既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據調查,他澳門賭場兩年累計輸掉近四千萬元人民幣。
 
今年3月17日南方網最新的報導說: 據了解,美國一家參與入標競投澳門賭牌的美資公司,曾委託顧問公司作調查評估,內地人士去年在澳門賭場(包括賽馬、賽狗、足球彩票等)共輸了20億元。調查報告指出,估計來自內地的博彩資金將以每年20%至30%的驚人幅度增長。

澳門賭場去年的毛利收入接近200億元,第一客源仍然來自香港,內地與臺灣賭客數字相近,但內地客的消費力及在賭場的豪氣驚人,所占比率漸增。顧問公司曾作抽樣調查,內地旅客中有相當大比例是澳門賭場常客,「大豪客」的數量也不少。其中多宗貪案皆涉豪賭。

內地官員被揭發貪污賭賂案件中,為數頗多是涉及在澳門豪賭輸掉公款。其中包括震驚全國特大貪污事件的瀋陽「慕馬案」。「西安第一貪」周長青、廣東謝鶴亭、沈華林,廈門遠華集團走私案,也與澳門賭場扯上關係,該集團的副總經理在澳門連連賭敗,賴昌星在救他多次後再不理會,此名副總後來告發,揭發遠華集團事件,而在案發之前,賴昌星還在葡京賭場贏了800萬元,拿回遠華給職工發薪水。參與豪賭的貪官從現在有的材料顯示,可以說是舉不勝舉。

這不,發生在2000年的廣東佛山任澳門新基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魏懷,一次就輸掉港幣1000萬!到案發時,魏懷共挪用公款9330萬港元而整整輸掉了8785萬;也是2000年原遼寧鞍山市千山區水利局局長的李敬仁,在三年多時間裡,竟25次赴澳門豪賭,借公款55萬元,借私款23萬多元,且大部分輸掉;2000年12月22日貪污豪賭二千萬的巨貪原江門市城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兼城區粵雄實業發展公司經理謝建卓被判死刑。

經查實,從1993年5月起,謝建卓採取不入賬等手段,先後侵吞公款1529萬元、港幣460萬元。案發後,謝建卓不能退出贓款。經查,謝所貪污大部分贓款已在澳門豪賭時輸掉;貪污巨額公款並豪賭揮霍一空的黑龍江省雞西市第三糧庫駐大連倉儲庫副主任馬廣祿去年被執行死刑。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私自將國有倉儲庫為其他單位儲存的玉米和豆粕出售,侵吞巨額售糧款659萬多元,用於賭博和揮霍;廣東發展銀行韶關分行原行長官有仁以身試法,在澳門賭場賭博欠下的千萬元巨額債務,貪污公款2176萬元。2001年12月20 日,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貪污罪判處官有仁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以沒收其個人全部財產……

賭博作為「六害」之一,早有許多前車之鑒,其危害用不著多說了。可是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又在後來者中死灰復燃,特別是在貪官們中間泛濫和廣為流行呢?據說瀋陽「慕馬案」中號稱「馬太」歪論的章亞非有一套奇怪的「馬太」理論:男子非賭即色,但有賭決不會貪色。於是,在賭博與女人之間,馬向東選擇了前者;在豪賭與背叛之間,章亞非授意馬向東選擇了前者。

進而,從1996年8月至1999年2月,馬向東與李經芳、寧先傑等人,先後17次私自到澳門賭博,其中有5次是馬向東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以種種藉口私自去港澳賭博。就在第17次,馬向東東窗事發,「慕馬大案」浮出水面,章亞非追悔莫及。這不都是賭惹的禍害嗎?那麼,為什麼貪官們熱衷於賭,而且是豪賭呢?據說馬向東曾3天輸掉上千萬元。澳門賭場的一個老板說:「我們喜歡『阿爺』(內地官員)來賭,他們賭得大方,賭得爽,輸掉了也不會找我們的麻煩,沒有後患。」

廣東省食品企業集團公司原總經理謝鶴亭每次下注一般都是80萬港元,西安市機電設備股份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周長青的紀錄則是100萬港元。不過,與湖北貪官金鑒培之豪賭相比,他們只是「小巫見大巫」。金在賭場上每筆賭注達到700萬、800萬是經常的。出手如此之闊如此之爽真是可以寫進「XX」紀錄啦。這屢創新高的賭注「紀錄」其一是貪污來的國家財產,是公款!其二是利用職權,受賄或索賄等非法所得。是貪官們的權錢交易、貪污受賄、以權謀私等腐敗行為,為他們進行豪賭提供了雄厚的「資本」。在談到為什麼會頻頻出現在政府官員或者企業領導的手中呢?用周長青的話說是「我在公司說一不二,我說什麼就是什麼。每次都是讓財務把錢從西安以往來款名義匯往珠海一公司,再轉到澳門。當機電公司的5000多萬公款被我『說一不二』地送進賭場。」他還坦承:「說良心話,如果我單位還有錢,我還會繼續再賭下去。」

由此看來,我們的制度不健全,成套的規章制度在現實面前成了一張白紙,貪官之權得不到有效監督,權力「無窮大」。在理論上,我們有組織、法律、輿論和群眾等監督,但誰能監督住慕綏新、馬向東?誰能監督住成克傑、胡長清?胡長清的「三講」是高票通過的,馬向東就是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多次去澳門豪賭……即使「有關部門」發再多的「嚴禁官員赴澳門涉賭沾黃」等內部通報也於事無補。何監之有?何督之有?所以,與其說貪官們栽在澳門的賭桌上,倒不如說栽在權力監督的「假大空」上。
  
新近的《參考消息》報導了題為「中國豪客雕零,美國賭場蕭條」的一條新聞說,一些考察團赴美國賭城考察,除了從洛杉磯到拉斯韋加斯三個半小時的車程考察沿途景觀外,莫不一頭栽入「考察」吃角子老虎機、百家樂或21點。而且有的考察團出手之闊、賭資之高,令人咋舌,一些人每天的賭資進出都在六位數。

然而,「9 1」事件後,中國政府收緊赴美考察團的審批,考察團一下子減少了四分之三,這竟然致使賭城業務陡然銳減,空前蕭條,一些專以經營接待中國賭客的接團公司紛紛關門倒閉。無怪乎有人說:「某些中國『豪客』竟成了決定美國賭場命運的支柱,拿著老百姓的血汗錢為美國賭博業『作貢獻』。」難道出國「考察」 賭博,這也是中國又一「特色」了嗎?何況「考察」人員多為「有頭有臉」之人物,而其中官員們的豪賭,尤其是貪官們的豪賭更不能不引起深思!也不能不再次敲響警鐘!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