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红卡一晃财富滚滚 陈佩斯触江痛脚惨遭“枪毙”(图)
 
鄂新
 
2002-4-10
 
【人民报消息】《每日新报》4月2日在《这些明星懂艺术吗?透视明星真实生活》一文中写到:好几位电影界的前辈苦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心思都放在出头露面上,很少把表演当成一门学问来钻研。”好几位电影学院的老师曾摇着头说:“和一些演员根本无法交谈,你说的他全不明白,其原因是‘没文化’。”

记得电影《舞台姐妹》中有句台词给人印象颇深,那是位老艺人在临终前的遗言:“认认真真演戏,规规矩矩做人。”后来,又听戏剧界一位著名表演艺术家说:“要把戏当生活,切莫把生活当戏。”对演员来说,这两句话是演戏和做人的真谛。

在摄制组中,女演员对导演、制片人投怀送抱者不乏其人,这其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迫型。一位男演员曾对记者说:“有些女孩子本来很规矩,不愿意出卖自己,可是到了剧组里就由不得她了,如果她抗拒了导演、制片人,那么这些‘大权在握’的人绝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在组里人们是很势利的,那种气氛会彻底毁灭女孩子的自尊,瓦解一个人的意志。所以女演员被导演、制片带上床是太平常不过的事。”

另外一种情况是,女演员为了多争取镜头、多上戏或者为下一次合作奠定基础,主动“以身相许”,或者对方也有“意思”,二人一拍即合。

(左图:右边陈佩斯和朱时茂) 有人说,没有人可以否认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巨大“魔力”,能够有机会在晚会上说一句“给全国人民拜年”,就像传说中阿里巴巴念念有词的“芝麻开门”一样神奇。从1983年至今,进入这个“山洞”的寻宝者大多都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明星。用“造星工厂”来形容春节晚会,该是当之无愧的了。有多少星从这里升起?有多少星升起又落下?有多少歌唱家不能上台,而上台的有些竟是下九流的混混?演出都是凭着本事吗?看来不是。极受欢迎的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选上的,最后却因为触犯了中共的痛处而使老百姓失去了一次开怀大笑的机会。

看来春节晚会不重艺术水平,而是要让当权者看着舒服。如果不是为了让江泽民开心,宋祖英这颗星恐怕还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落灰呢。

有人说:“一个女人漂亮并不难,难的是才貌双全,如果有幸两样俱佳再能兼之有德,就可谓难上加难了。我说小宋这人难得,就是因为她三样全占了,所以才能被三位一体的江主席占了。”

杜恩湖4月10日在大洋网发表文章《汽车洋房与白水馒头 歌星身价两极分化》中说:春暖花开时节,演出市场开始复苏活跃起来。如今,内地歌坛出现了哭笑不同的“风景”。大牌歌星应接不暇,肥得流油;无名小辈门前冷落,举步维艰。有的小“星”甚至可怜巴巴地沦落到靠借钱度日。

有专业人士感叹2001年歌坛几乎没冒出什么引起歌坛震动的歌曲,竟让雪村的东北小调《活雷锋》打了主力,和宋祖英媲美。


雪村春节晚会和宋祖英同得二等奖,是做反衬用的

在低迷的市场下,歌星们商业演出出场费也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大牌歌星们的价格月月不同价,两万元唱一首歌,演出商们只有目瞪口呆。在京城,大牌歌星频频走穴,个个赚得盆满钵满,肥得流油。因为他们知名度很高,捧场的人很多。

有的时候,演出商抱着几十万白花花的“银子”端送到他们面前,歌星如看他不顺眼,连头都不愿抬一下。于是,大腕们添置高档轿车,在北京、上海、广州购置豪华私宅。歌星们今天飞这城明天飞那城累死了。

海政文工团的宋祖英却不需要这么辛苦,只要给江爷爷一个电话或一次约会就全搞惦了。据全国总发行深圳聆听音像公司负责人介绍,宋祖英首张精选DVD一张售价六千多元,于农历新年前夕已经在全国上市。每首MTV的创作造价高达六十万元之多,十五首MTV的总创作费用高达近千万元,如此庞大的MTV制作没有江主席把守着国库,监守自盗,宋祖英连作梦都不敢想。

文章《汽车洋房与白水馒头 歌星身价两极分化》中说,而小歌星们却门前冷落。她们平均每月要花上万元的食宿、房租、交通等费用。这还不算,平常请导演、词曲作家吃饭喝酒出的“血”,不是靠家中父母就是靠借钱度日。

一位姓弓的演出商说了一句大实话:“在北京,小歌星们与大牌歌星们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其实有的大牌歌星并没有后起的小歌星唱得好。”

试想一个小歌星走调行吗?想混这碗饭吃,门儿也没有!可是走调儿明星宋祖英不但在春节晚会上拔了声乐奖的头筹,而且还要到国际上去展现走调儿的风采。

凭良心讲,这都不是宋祖英本人左右得了的,那为什么网上这么多炮弹对着她呢?在四川演出时让万民羞辱呢?是妒忌吗?没有人妒忌她傍上个无德无才、荒淫无耻、卖国害民的人权流氓江折民!人们只不过是想告诉她做人要有人格、品德,有品德才有尊严,有尊严才能被人敬重。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一个下三滥鬼混在一起,那人家能把你看成贞节烈女吗?

记住吧,认认真真演戏,规规矩矩做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