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國特色的「腐敗洗錢」大暴光
 
2002-3-9
 
【人民報消息】「洗錢」一直與黑社會相聯,但近年來,一種新的洗錢活動,即腐敗公職人員洗錢在世界範圍內日益頻繁。他們通過各種途徑給自己貪污受賄的錢披上合法收入的外衣。之後,不僅可以公開揮霍和享受這此一菲法所得,還可用來投資和進行再增值。其發展速度,已超過了傳統的一洗錢。

這一新的洗錢現象在中國亦日趨嚴重。腐敗分子想方設法把錢「洗白」,把非法收入合法化,洗錢活動由此越來越猖獗。

「有中國特色」的洗錢方式

一種有中國特色的洗錢方式,是在新舊體制轉換過程中誕生的。隨著市場化改革的深入,利用多種經濟成分並存的局面,通過身份轉換來洗錢,是這種新型「洗錢」的重要途徑。

分析起來,它主要包括以下幾種形式:一是先撈錢後洗錢。即公職人員大量貪污受賄後,辭職下海辦公司或炒股,用新身份來解釋他不正常的暴富。二是邊撈錢邊洗錢。即搞「一家兩制」,自己在臺上利用權力撈錢,老婆孩子則利用「下海」身份掩蓋黑錢來源。三是連撈錢帶洗錢。即政府官員或國企老總創辦私人企業、代理人企業(企業表面上是別人的,但大權由自己控制)既可通過經濟往來把黑錢轉移到這些企業的賬戶上,又可通過正常的納稅經營再賺一筆。例如,不久前破獲的上海鳳凰日化公司「群蛀」案件,十四個犯罪嫌疑人,就有六人在外辦有私營企業。

其實,要識別這些洗錢方式也不難,就是他們或他們的親屬子女下海後,一般都沒有「嗆水」的,無論是辦個體私營企業,還是炒股炒期貨,不管實際上是賺了還是賠了,一般都會宣傳自己「大發特發」。他們與有些惟恐露富的私人老板不同,是惟恐別人不知道自己賺了錢。因為前者的目的可能是偷漏稅,而他們則是要給已到手的裡「錢找個說法」。

貪官通過送子女出國洗錢

還有一類就是跨國洗錢。即利用國內外市場日益密切的聯繫,設法把黑錢轉移出去,或者在境外收取贓款並「洗白」。例如,在和外資企業及境外企業交易時,有的國企人員和外方相互串通,低價銷售產品,高價購進設備和材料,差價部分則匯入海外個人賬戶。然後通過代理人或移民海外的子女、親屬,用辦空殼公司的辦法把黑錢洗白,還有的通過套匯騙匯實行資本外逃,個人占有,然後冒充外資流回國內來投資增情。

雖然國內腐敗分子的國際洗錢活動還未形成規模,但在國際洗錢中已占有越來越大的比重。某些領導幹部已經開始在國外打基礎,把子女、資金都弄出去。我曾聽有的華僑講,現在的中國留學生中出現了一種「留學貴族」。他們大多不是國內「大款」的子弟,但剛到海外,銀行存款戶頭上就有大筆進項。當發達國家的中產階還要依一罪分期付款買房時,這些留學生已在當地富人區購買住宅,而且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美元一次付清。

還有的領導幹部為了將來出境當富翁,趁大權在握時狠撈一把,胡長清和成克傑都屬於此類。成克傑的巨額贓款都轉移到香港情婦名下或存到境外銀行裡,胡長清全家都辦了化名身份證及因私出國護照,準備送孩子留學,妻子陪讀,沒辦成又籌劃讓他們辦投資移民。自己則把假護照揣在身上,準備一有風吹草動一止馬出走,如果我們的動作晚一步,很可能人去樓空。

成克傑情婦洗錢四千餘萬

現在家藏金山銀山的「和坤式」貪官減少了,他們通過洗錢把贓物贓款轉移出去或者使其合法化,以消滅證據,這無疑給反腐斗爭帶來新的挑戰。

懲治腐敗分子要犯罪證據。從犯罪嫌疑人家中搜出與合法收入明顯不符的巨額現金、存摺、貴重物品,是腐敗的重要罪證之一。但隨著洗錢「水平」的提高,巨額財產拿出「說法」的情況明顯增多,造成一些腐敗分子重罪輕判或得以逃脫。這必然進一步刺激他們的「貪欲和膽量」,並使其他不廉潔者群起效仿。

另外,把黑錢轉移到境外和洗白需經過很多環節,代價十分高昂。例如,李平將成克傑高達四千一百零九萬元的受賄所得錢物,托香港商人張靜海幫助其轉款、提款,為此付給他們千一百五十萬元的費用,占全部贓款的四分之一以上,這還是在他不敢太敲竹杠的情況下。在國際洗錢過程中,贓款被代理人或洗錢集團吞沒一半甚至大半的情況是很常見的。

據了解,為了把錢洗白,要在當地設立空殼公司,編造假財務報表,虛報營業額和利潤,在沒有任河營業活動和收入的情況下不斷繳納各種稅收和保險。在許多西方發達國家,個人所得稅稅率高達百分之四十以上,企業所得稅也達百分之二十五以上。這樣,即使我們通過種種途徑最終追回了贓款,損失也會很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