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朱熔基進一言
 
東海一梟
 
2002年3月1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要「以德治國」呀,要「牢記黨的宗旨,踐行三個代表」呀,用盡了人間最美好最莊嚴的詞彙。對比一下我們的官場,就可知道,寫這類文章,作這類報告,發這類指示、文件的人,不是白癡、蠢才,就是自欺欺人的僞君子、騙子,就是把民衆當作白癡、蠢才!

中國是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儒家學說作爲歷代國教,特別重視德治,重視官德的培養和官風的維護。「爲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衆星拱之」。在專制時代,道德,不乏欺騙性,同時作爲封建統治者和各級官員的一種制約力量,也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而今歷史的車輪駛入二十一世紀了,在歷史的、現實的多種因素的作用下,社會道德已瀕臨崩潰的邊緣,道德的制約力量愈來愈小,對於大權在握的「公僕」而言,可以忽略不計矣。 我黨一貫狠抓各級「公僕」的思想道德教育,什麼「要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呀,「要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牢固樹立正確的權力觀、地位觀、利益觀」呀,要「全面的經常的教育,真正打牢思想政治基礎、築嚴思想政治防線」呀,要「以德治國」呀,要「牢記黨的宗旨,踐行三個代表」呀,用盡了人間最美好最莊嚴的詞彙。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別說高貴的公僕,就是老少邊窮地區廣大卑微低賤的主人,耳朵也聽得起繭了。

可是,對比一下我們的官場,就可知道,寫這類文章,作這類報告,發這類指示、文件的人,不是白癡、蠢才,就是自欺欺人的僞君子、騙子,就是把民衆當作白癡、蠢才!

睜眼看官場,已成了最大的垃圾場和假貨市場,有官皆貪,無官不腐。請看露出水面的十大貪官,瀋陽市市長蔡綏新,副市長馬向東,雲南省省長李嘉延,公安部部長李紀周,福建省副省長丘廣鍾,中共福建省委副書記石兆彬,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中國海關總署副署長王樂毅,廣西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劉知炳,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無不與財色掛□、與腐敗結緣:他們動輒幾百幾千萬甚至幾億幾十億的收受賄賂、貪墨公款,而且私生活腐化墮落,有包二奶,養情婦多至十餘人,嫩至十六歲的;有以權獵色姦淫下屬的;不一而足。

據經濟學家胡鞍鋼在一篇《腐敗造成了多少經濟損失?》文中所說:最近中國官方不同部門先後公佈了不同領域查處腐敗行爲以及經濟損失的情況,概括爲10類系統性腐敗經濟損失,這是指不同政府機構或公共機構任意濫用本系統的公共權力,爲本系統人羣謀取私利,形成鉅額經濟損失,僅1999-2001年期間這一損失竟平均每年高達佔GDP比重的14.5-14.9%。與此相比,官員個人腐敗的經濟損失只是「九牛一毛」,中國腐敗的經濟損失主要發生在那些集團性腐敗、行業性腐敗、單位性腐敗,是典型的系統性腐敗,突出表現爲涉及金額巨大,涉及公共權力濫用程度高,造成的經濟損失在世界同行業內也是居前列的。

腐敗,不但大量消耗國家經濟產出,剝奪大多數人民享受珍貴資源的權力和過上更好生活的希望,而且敗壞社會風氣、破壞社會穩定,惡化民族精神,遺禍無窮、遺惡無窮啊。

有網民給中國人道德排等級,官僚居於民工、市民、妓女、商人之後,雖非嚴肅,不無道理。不能肯定公僕隊伍中絕對沒有高風亮節、一心爲公,殫精竭慮、一心爲民的,不能說對官員的德育絕對無效,但效果之有限,是早被事實所證明了的。

西方政治學有個政治家無賴假定:官員若無監督,必定成爲無賴。柏拉圖說過:「不能過分相信統治者的智慧和良心,即使是一名年輕英明的統治者,權力也能把他變成暴君」。孟德斯鳩也說過:「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易的一條經驗」。關鍵是制度,誰說的,好的制度讓壞人變好人,壞的制度讓好人變壞人。至理名言啊。

我國的監督,縱向看,是自上而下的,橫向看,公檢法都在黨委領導下,這監督不足流於形式了嗎?再說新聞輿論監督吧,口頭上倡導、歡迎,實際上卻設定許多條條框框,總搞什麼輿論導向,這個不能報道,那個又要慎重。一部《新聞法》,嚷嚷了二十多年,至今不能出臺。甚至有的記者行使監督權力、揭露腐敗行爲,反而受到打擊報復,被抓被關被判刑!

前不久,總理又發出號召,要向腐敗發起新一輪打擊。老梟以爲,只有把縱向錯位的監督糾正過來、把橫向缺位的監督懇請回來,才能收到最佳效果。不然,腐敗打不勝打、反不勝反,乃至愈打愈多、愈反愈烈,總理心願,終究成空。

從某方面講,那些因腐敗而倒下的官員,也是受害者。是權力制約、監督機制的缺失和貪官失事率過低,導致了他們的膽大妄爲、黑手亂伸啊。

 
分享:
 
人氣:9,36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