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外泄!人民大會堂職工「罷工」事件
 
2002-3-9
 
【人民報消息】由於北京市政府以精簡公務員編製為名,從人民大會堂職工開刀,引發了人民大會堂三百名職工罷工,長達二十天之久。最後在中共承諾不追究事件!不改變公務員編製的條件下,工潮方告平息。

人民大會堂已經是中共的象徵,它不但是天安門廣場的一部分,而且中共每天在這裏接待各國元首,召開重要的會議,不可想像,中共若沒有了人民大會堂 ,或人民大會堂發生了任何事情,中共將會怎麼辦。但那裏,從新年後到春節前卻發生了職工罷工的工潮。工潮從一月十二日(週六)開始,至二月二日才結束。這在中共史上也屬罕見。

人民大會堂職工編製

人民大會堂的職工、警衛分屬中央、北京市的四個部門負責。

職工分別屬於國務院管理局和北京市政府辦公廳。食堂服務員由國務院管理局管轄;食堂的勤務員,則由北京市政府辦公廳管轄,都屬於公務員編製。

人民大會堂的警衛分為內衛、外衛。內衛屬於中央警衛局,外衛屬於總參保衛局。

隸屬於北京市政府辦公廳管轄的人民大會堂勤務工作的職工,有四百名,他們基本上來自外省和北京市近郊區縣幹部、軍隊家屬、子女。據聞,無論從政治條件還是自身條件,他們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因為工作的重要,他們所享受的經濟、醫療等待遇,都比地方政府公務員要高一至三級不等。

北京市政府要精簡人民大會堂職工

導致人民大會堂職工鬧工潮達二十天之久的罷工事件,其直接原因是北京市政府以精簡公務員的名義,從這批職工「開刀」而引起的。

今年年初,北京市政府以中央要求精簡機構、控制公務員編製的名義,把精簡指標落實到人民大會堂職工身上,而且由副市長出面,提出二個方案:一是把現時公務員編製改為分三年、五年、十年合同制,附加改制後發放一筆特殊性的補貼金:二是由職工內部評議,再經政府復議後,精簡一半職工,發放一筆一次性補償金,作為自動離職。據一月的《動向》報導,中央要求精簡機構、控制公務員編製以節省開支,江澤民近日竟然用了兩億元在中南海安了一個音樂廳。

精簡方案遭職工反對

精簡方案一下達,立刻遭到職工中的十個黨支部首先反對,提出:是誰搞的?這是哪一家的法律和規則?他們當著副市長、市政府辦公廳主任、市委組織部門幹部的面說:行不通!要下、要精簡,叫賈慶林、劉淇(北京市市長)和我們一起精簡!這十個黨支部的代表,說完便起身離去。

當天,市委、市政府又派一名市委組織部負責人,向這些黨支部的頭頭髮出警告,威脅說:不服從,就要採取組織措施、行政命令。

工潮高峰期約三百職工罷工抗爭

一月十二日(週六)起,中班就有五十多名職工「調休」「病假」。北京市政府臨時從北京市黨校、市政府機關抽調了十多名技術工種的職工到人民大會堂頂替。另一方面,又採取高壓方式應對。但卻「下錯了藥」,從一月十二日這一天起,請病假、調休、事假、探親假、公假的職工,高達二百多人次,高峰的幾天有近三百職工以形形色色的「假」來罷工抗爭,致使人民大會堂陷於半癱瘓狀態。

1月23日,江澤民下午在人民大會堂與埃及總統穆巴拉克舉行會談,中共當局無奈,只好從國務院隸屬的部門,如國賓館、京西賓館調人頂替。中央軍委又從總參、國防部屬下的機關,抽調二百多人趕到人民大會堂當值。

事態惡化後禁止外傳

事態進一步惡化。國務院下令:人民大會堂職工、警衛對事件不准外傳。如外傳,查證後,一律開除出黨、開除公職。

但事件仍被外傳。

人民大會堂職工罷工事件,不僅震驚了中央,而且還逼迫江澤民、朱熔基親自過問,並委派中央辦公廳主任王剛、國務院副秘書長馬凱親自到人民大會堂做工作。朱熔基指示:情況有其特殊性,要以特殊方式解決好。江澤民也指令:要做過細工作,要注意影響。

江朱耍滑頭「承諾」不如放屁

事件最後由國務院辦公廳、北京市政府承諾:不追究事件,不改變編製,不影響晉升後,到春節前夕的二月二日,工潮方告平息。但工潮一平息,春節前對參加罷工的職工下達了調令,調到軍方屬下的賓館、機關、招待所工作。職工們憤怒地說:「早就聽說江澤民這老王八蛋不是個好東西,這次才算真正領教了。」「朱熔基也不是個好玩意兒,說的話還不如咱放的屁!」「連這麼重要的地方都要裁人,可見國庫都讓江澤民他們給蹧蹋得空了。」「能給宋祖英花30個億修大劇院,沒錢給咱們發工資,這是什麼世道!」「這不剛剛又花2億元在中南海修了個音樂廳,江澤民快死了吧,要不,怎麼這麼發瘋呢!」

國務院辦公廳發出中共謠言通報

二月中旬,國務院辦公廳就這一事件發出了通報。該通報竭力淡化事件的影響,稱:有關部門忽視了對職工思想政治教育,沒有認真、深入做好職工工作,沒有掌握、了解職工思想動向、要求,等等。該通報又指出:部分職工沒有正確對待自身工作的榮譽,云云!並指出,確有不少職工個人主義膨脹,提出了不合理要求,在受到否定後,在職工中散怖煽動性言論,挑撥職工之間、職工和行政部門之間的矛盾,最後和政府搞對抗,使事件擴大化。該通報又稱:國務院有關部門採取了適當措施、安排,使事件不致惡化,得到解決,云云。

人民大會堂的留用人員至今人心惶惶,他們說:「上頭真夠狠的!咱還是現在就得想後路,等整到咱頭上的那一天就晚了。」,「真是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看來咱以前相信的那些話都是瞎扯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