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兩大報刊將朱熔基「赤字總理」的稱號「兩筆」鉤消 (圖)
 
兩筆
 
2002-3-20
 
【人民報消息】「人大」、「政協」兩會結束,按照國際媒體的普遍說法:兩會「什麼也沒有幹」。閉幕的當天,總理朱熔基照例舉行了「記者招待」。在該次「記者招待會」上,印象最深的一幕,是這位最善於舞臺演出的中共大員,主動否定自己不是「赤字總理」。

據說,「赤字總理」這一稱號,是香港媒體授予朱熔基的。指明在他任內,年年提出龐大的「赤字預算」,目的在於強行維持8%或7%的經濟增長。

朱熔基否認自己是「赤字總理」,列出的根據是:第一,今年預算赤字占國民生產總值的3%左右,共拖欠國債餘額占國民生產總值的16%。這兩個數字都在公認的國際警戒線以內;第二,這個赤字不是用來彌補經常性的預算,而是用於基礎設施建設;第三,「朱熔基內閣」數年間共發行國債5100億元,帶動了銀行資金和其他資金流動,一共完成了2萬億元的工程,包括10萬公里的公路、500萬千瓦的電站等。

朱氏借機誇耀說:「我留給下屆政府的不只是債務,而是2萬5000億的優質資產。」因此,朱熔基自己認為,這些「積極的財政政策」「恰到好處」,他「為此感到自豪。」否則,「中國經濟早就垮了。」

那麼,朱熔基究竟是不是「赤字總理」?

國家財政赤字連年遞增,是朱熔基任內的最大特色。今年,即2002年的預算赤字高達3098億元,這一赤字規模,創下了中共建政以來的最高記錄。財政赤字超過國民生產總值的3%,本身就達到了國際公認的危險指標。

國債累積已達2萬5600億元,占國民生產總值的16%,離國際警戒線即20%也為時不遠,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赤字」。僅從這兩點而言,朱熔基是當然的「赤字總理」。其中不論功過,皆不可沒。

最重要的,除了公開的財政赤字,中國的隱性財政赤字更是驚人。根據世界銀行對中國實際國情的研究資料:

首先,中國養老金債務高達12萬億元;僅1994年的1.9萬億元,就已占到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50%。1997年,中國勞動與社會保障部社保所測算的隱性債務,為3.4萬億元,占到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58%。

其二,國有銀行不良貸款,即呆帳壞帳,達3.5萬多億元,相當於2000年國民生產總值的40%;其他研究機構甚至認為,國有銀行的呆帳壞帳,可能使政府債務占國民生產總值比重高達70%。如果不是由於國內的高儲蓄率對消化債務構成支撐,國內銀行體系的金融危機早就已經出現了。眾所周知,中國銀行儲蓄高達6萬億元,所以,發行國債,或者預算赤字,其實,花的都是老百姓的錢。

其三,國有企業負擔中,必須轉移到中央政府的社會福利支出部分,每年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3.3%,相當於中央政府1997年的總支出。

其四,世界銀行1997年的報告還表明,包括醫療、教育、扶貧、年金、基礎設施及環境保護在內的重要財政支出項目,中國每年至少短缺資金占國民生產總值的4.6%,相當於中央政府1997年總預算的135%。

此外,世界銀行估計從1995年到2004年,中國在基礎設施方面至少需要投入6萬億元,相當於1995年全年的國民生產總值。

「朱熔基內閣」強行維持8%或7%的經濟增長,目的顯然在於維持中國經濟的表面繁榮,進而維持所謂「社會穩定」。與其說是經濟目標,不如說是政治目標。然而,即便是這一強制維持的中國經濟增長數字,也受到世界上的廣泛質疑。比如,中國公布去年經濟增長率為7.3%,國際上卻認為只有3.5%左右,縮水一半。

而且,高速的經濟成長率,卻與高失業率與低通貨膨脹率、以及下滑的能源消費共存,這些不可思議的矛盾經濟現象,更引起各國專家的懷疑。

最後,還有股市泡沫,互聯網泡沫,以及國營企業以「債轉股」形勢的虛假脫困,等等,都屬於隱性赤字的種種。

因此,從隱性赤字的角度而言,朱熔基也是當仁不讓的「赤字總理」。

耐人尋味的是,朱熔基在記者招待會上,竭力把赤字增長的原因,解釋成基礎建設的需要,或擴大內需的需要,只字不提的卻是,在這一增長中,軍費增長占了多大一塊?美國今年軍費預算增長14.4%,是因為反恐戰爭的需要;中國在和平時期,卻無故狂增軍費17.6%,又是為了什麼樣的需要?中國官方公布今年軍費開銷1660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6%,已經令國際社會吃驚。而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的實際軍費開支,還應該是當局所公布數字的幾倍,有的專家甚至認為可能高達15倍。果如此,又加上了一筆天大的隱性赤字。

不過有幸的是,美國《華爾街日報》3月17日發表的評論以及《華盛頓郵報》3月16日發表的長篇文章似乎將朱熔基「赤字總理」的稱號「兩筆」鉤消。

華爾街日報評論道,可能於明年卸任的中國總理朱熔基,已由一九九一年時意氣風發地表示誓死打擊貪官的副總理,淪落到今日敲桌子嚇唬人的「跛腳鴨」。華爾街日報認為,在中國政壇,一個人的背景通常顯示他擁有的權力,而非他占據的職位。當總理的職位掌握在周恩來這樣的人手 時,這是個很有權的職位。相反,朱熔基卻是中國最弱的總理之一,在許多領域,他沒多少影響力,對人事任命也說不上多少話。部分原因是他缺乏建立起自己政治根基的能力。他的權力來自兩個來源:一是來自他的上司中共總書記江澤民,二是來自他的個性。

《華盛頓郵報》的長篇文章,介紹了朱熔基過去四年來的成敗,並暗示,朱熔基未能達到人們預期的主要限制在於江澤民等人的制肘。報導認為江澤民是個玩弄權術的領導人,他需要朱熔基的經濟專長和在中國及西方的威望,但同時又感到受威脅並限制朱熔基的權力。作者說,總之,江澤民要利用朱熔基的形象,但又時時處處捆住朱熔基的手腳。

觀察家道,上述兩家刊物的評論對於否定朱熔基「赤字總理」的稱號似乎並非毫無價值。眾所周知,起碼在消減軍費──一筆天大的隱性赤字的問題上朱熔基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

資料來源(新世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