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慘遭「裂名」
 
作者:林柏呂
 
2002-3-17
 
【人民報消息】公告:朱熔基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位常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位總理,仍能日理萬機,勝任連任。

本文標題似乎聳人聽聞,但並非無中生有:朱 基,朱熔基也,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絕大多數海內外簡體中文電子傳媒。這意味著什麼?兩字名字棄了一半,猶被腰斬;三字姓名,空著一格,猶被挖心。俗話說,虎死留皮,人死留名。身未敗名未裂的朱熔基總理,何故殘遭名裂之刑?歷史上何曾有過哪怕遺臭萬年的十惡不赦罪人遭受如此殘酷的名裂刑罰?堂堂一個大國的堂堂總理長期名裂,能不心碎嗎?

這是一種減字名裂法。另有一種增字膨脹名裂法,如"朱容(加金旁)基"、"朱容(加钅旁)基"、"朱(金)容基"。看這些怪名,令人以爲這個朱總理的父母是個怪人,怎給孩子取個電子字形檔沒有的怪名字,害的記者和媒體必須當業餘倉頡?——爲電子漢字簡體世界造出又醜又長的怪名。與其說是業餘倉頡,不如說是朱熔基的再生父母,爲朱熔基取個進入電子漢字簡體世界的名字;與其說是爲朱熔基怪名入世取名——加入電子簡體漢字世界的再生父母,不如說是拙劣的翻譯——漢字繁體國至漢字簡體國的翻譯,完全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的翻譯——金旁容的簡體"镕",早已有之。故與其說是翻譯,不如說是拍馬屁,拍朱熔基嗜好繁體名寫法的馬屁。與其說是拍尼屁,不如說是搖馬尾——馬尾巴的功能,就是根據馬腦中樞的指令搖尾:保健脊椎神經的同時,保護馬屁股的衛生,鞭打蠅蚊,掩護馬屁股的醜陋。醜陋是什麼?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棧道是什麼,陳倉是什麼,詳見文末分解。

——增字名裂法主要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最著名的喉舌網站,如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新聞網、中央電視臺等網站。

兩種名裂造名法産生的混亂是,至少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擁有三個名字相似的朱總理。實際上又只有一個朱總理。

朱熔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來,唯一近乎剛直不阿、出聲如虎嘯山林的核心大人物,唯一似乎有心肅貪打假的虎總理,以至所有貪狼曾經一聽其虎音就尿頻,一夢其虎相就尿床,以至青天情結嚴重的人民曾把重開天日的希望寄托在他。然而,當所有貪狼知其是只瀕臨絕跡、只逮不慎進入其視野的弱狼以解饑的華南虎時,便不再聽其音、夢其相而我行我素,以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天更黑更暗、狼更多更殘、人民苦難更深更重。

儘管知道朱熔基政府不是朱熔基的政府,儘管知道朱熔基政虎的所有罪惡不是朱熔基政虎個人的罪惡,儘管知道他也許沒有那麼多對人民和領土犯罪的故意,不少罪行應是他作爲脅從犯的罪行和過失犯的罪行,但無論他的罪惡大小,從《民法通則》規定的公民姓名權和《著作權法》規定的作者署名權均受法律保護的立場出發,也無法容忍對一個尚未被剝奪姓名權利的高貴者姓名,以毫無法律依據的名裂刑法刑罰他的名字、剝奪他的著作署名權,更無法容忍朱熔基對名裂自己名字和侵犯自己著作署名權的普世性戕害熟視無睹、無動於衷、麻木不覺、或不當回事,而且仔細推敲,發現沒有一支刀筆有名裂朱熔基、侵犯其著作署名權的絲毫惡意。

朱熔基曾經表示過,只要人民給他個"清官"之名以垂史就夠了。給不給垂史"清官"之名是人民的權力,但即使不是"清官",留個有智慧、有膽量、有權威、有剎氣的"虎官"大名,我想是沒問題的。在中華史和世界史上肯定有位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史和世界史都起過重大影響的朱總理,也一定會同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一起載入史冊。然而,向前看,虛擬的網路資料雖然不可能千古,但可以被保存在種種存儲硬體中;將來的圖書館很可能是光碟組成的世界,未來也很可能是沒有紙筆的時代。這就意味著,朱 基、朱容(加金旁)基、朱容(加钅旁)基、朱(金)容基將永存於光碟世界。如果所有古籍和至今爲止的文字資料都被裝入光碟,如果簡體字具有永生的生命力,朱熔基就將以朱 基、朱容 (加金旁)基、朱容 (加钅旁)基、朱(金)容基同時入古。史海只有朱 基諸名而沒有朱熔基也。後代讀史者唯讀光碟,後人只知有朱 基諸名,而不知有朱熔基也。具有高瞻遠矚眼光的朱熔基對此不可能沒有預見,但爲何對當今網路名裂其名的惡行不吭一聲呢?難道他又改變主意,甘當無名總理了?然而,他不生氣我生氣,他不悲哀我悲哀。因爲,我腦子裝的主要是中華文化。對橫行文化領域的惡行不能不令我怒發沖冠:住手,諱文化屠刀!請立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朱熔基所以異變爲"朱 基"諸名,正是諱文化的復辟結果。

何爲諱文化?據說,諱文化初建於周朝,稱避諱制度:地位高貴者的名字神聖不可侵犯。特徵是諱名不諱姓。地位低微的人必須在取名、行文、說話時回避使用地位高貴者名字的同字、同音字乃至諧音字,否則便是犯諱,犯諱即是犯罪,輕者處罰,重者處斬。避諱制度推行的結果是擴大化:爲尊者諱,爲親者諱,爲賢者諱,凡屬尊者、親者、賢者忌諱的名字、生理缺陷和言行缺陷都在避諱之列,否則,樹怨樹恨樹敵。普及至黎民百姓,便衍生出"入門而問諱"的民俗諱文化。

避諱制度早在辛亥時被革了命,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復辟。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三代"偉人",雖然都喜歡用寫慣了的繁體字簽字題詞,但沒有要求人民避諱,人民也沒有對他們的姓名特赦。爲什麼到了人民思想更解放了的二十世紀末以來,在朱熔基就任總理後,在他沒有要求、起碼沒有公開明言要求避諱的情況下,海內外華人單諱朱熔基之名呢?

在紙上書寫私用文字,簡體、繁體聽便,繁簡混用也隨意——象形字,是字也是畫,寫字如畫畫,怎麼寫怎麼畫,是公民的權利;寫美術字,怎麼變異,用啥字體,也是公民的自由。然而,強制推行簡體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法規,嚴禁在新聞、出版、教育、廣告等領域夾用繁體字,也發動過多次文字規範化運動。如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我福建省,各地市就多次聯合組織文化、工商、城管、交警、公路等行政機關橫掃城鄉街道、公路兩旁使用繁體字或夾有繁體字的廣告招牌。這對於一國文字的規範化無疑是必要的行動。

問題是文字規範化法規成了"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把戲——在新聞、輿論、出版等專政領域,對朱熔基實行特赦,用熔字的繁體字以專討朱熔基之好,或專避朱熔基之忌,編輯出版。可電腦有眼無珠,不會拍馬屁,不懂諱文化,GB就是GB,BIG5就是BIG5,用GB輸入就找不到"熔"的繁體字。沒有怎辦?總不能省略,那太不敬畏虎總理了,絕大多數偷懶的媒體只好以空字位以示深隱之字,以表敬畏而避諱之心;負責任的搖尾媒體便以括弧加註法以諱其真名。以至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叫朱熔基的讀者,就以爲"朱 基""朱容(加金旁)基"、"朱容(加钅旁)基"、"朱(金)容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或以爲換了個新總理,或以爲同時有三個朱總理,並産生一連串的問號。

官方電子媒體這樣做,似乎也無可厚非——專政的新聞輿論媒體專爲專政政權和專政權貴服務也。但如此服務,卻是好心辦壞事:以敬畏之心侵犯偉人姓名權和著作權,專諱朱熔基成了專害朱熔基。同時還反映著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在實行簡體字爲國語四十多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什麼還允許簡體文海中漂浮著一具繁體屍?爲什麼所有的海內電子媒體都以"朱 基"諸名代表朱熔基,爲什麼幾乎海外所有的中文簡體電子媒體都在避諱?

文字是文化的主要載體,文化是民族的重要紐帶。因此,文字,有時是判斷文章出自哪個國度作者的區別特徵。如英語,就有美國英語、英國英語之分。但除了象形字,其他文字均無需語言翻譯軟體也能在電腦和互聯網中與人交流。雖然漢語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紐帶,但簡體和繁體又是不同的政治分區的民族分紐帶,爲中國的統一造成了語言障礙和割據局面。中國要統一,應是臺灣海峽兩岸同胞的共同心願,只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中華民國堅持以民主統一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以專政統一中國,毫無統一基礎,無法形成統一共識而已。如果大陸建成全民主權制度,民主大一統的民族統一必是民心所向、水到渠成的小事一樁。

如果說,簡繁兩體語言並沒有造成傳統方式上太大的交流困難,那麼,在電腦世界則造成了語言交流的天大困難:GB和BIG5簡直就是兩個國度、兩種文化的語言割據轄區,沒有語言"護照"不能入境:沒有翻譯軟體翻譯,就是亂碼;不經過語言翻譯軟體翻譯,就無法閱讀。

毫無疑問,國標簡體代表著中華民族語言的進步方向,是遲早取代國標繁體、大五碼簡體、大五碼繁體和種種方言、少數民族語言而成爲整個中華民族通用的語言,猶如用慣了繁體字的人絕不願意以甲骨文爲國語一樣。所有護古、復古的努力都是徒勞的。這是後話。

文字,是思想的載體。無論是反對還是擁護中囯共產黨,反對還是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制度,都離不開文字工具表達。無論反對還是熱愛製造和推行專政愚民制度和文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種種罪行,朱熔基都是批判或肯定的物件之一。名裂朱熔基,則等於沒有表達對朱熔基及其政府的感情。尤其是反對者、控訴者、批判者,近乎無的放矢。

我相信,絕大多數知識份子特別敬重和敬畏朱熔基,不論是出於真心敬重的誠意還是出於害怕引火肅貪的假意,不論是代表私意還是代表公意:他喜歡以繁體簽字題詞,就敬重他的習慣,敬畏他的權威,書寫和出版時便以繁體字投其所好,表達對他的敬畏。因爲,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強姦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精疲力竭時的偉哥,又是令早已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古井無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興奮起來續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的偉妹。可是,在電子簡體字庫中,沒有繁體字,又不敢動用簡體字。於是,或以空格代表繁體"熔"以避諱——以表諱莫如深,深到隱藏不露,隱到一格空白的水平;或自造"朱容(加金旁)基"、"朱容(加钅旁)"、"朱(金)容基等長而複雜的名字、比輸入外國人名字更麻煩的方法來表示對朱熔基的絕對忠誠,這是最負責任媒體的行爲:既達到獨諱朱熔基的目的,也以示對簡體漢字負責。

——注意:兩種名裂法都同時構諂Richwin、中文之星、南極星等當代倉頡圓桓涸鶉蔚姆椒ā遠廊苯鶉菖約蛺遄值姆椒ㄆ蘋迪執鶴值耐暾裕渥鋃衲康氖峭ü隣懩訓徹砩啾澩鐧徹煨涿值氖侄危蠡徹煨洌圃煲還喔鱟芾渺淖搪易鐨小K痙ɑ廝媸笨梢鑰馗嫠俏:野踩鎩?p>更重要的是諱文化隱藏著破壞性極大的人腦病毒。什麼病毒?——奴隸文化。

奴隸文化,源自封建專制文化,是疊加了專政愚民文化的文化。專政愚民文化,是專政愚民制度的産物,它由專政文化和詐騙文化構成,它的作用是強化專政愚民制度。它的特徵是:奴隸腦袋六神無主,凡能統治他的人都可以作他的主人;以依附主子爲光榮,以忠誠主子爲驕傲,以交付自己的權力給主子爲明智,以主子代表他並專政他奴役他爲天經地義,以主子願意詐騙他爲自豪,以主子樂意強姦他爲恩愛……一切以主子的言行爲自己的思想準則和行爲準則,是非、黑白、善惡、真僞概念任由主子顛倒,無論指鹿爲馬還是指馬爲鹿,都沒有也不會産生異議。主子對自己殘忍,自己就對他人殘忍;主子怎麼詐騙自己,自己也怎麼詐騙別人——聲稱自己沒有責任,只是仿照、只是搬運;主子要自己死,自己不敢不死,臨死時還要高聲感謝賜死大恩:謝主隆恩,我皇萬歲,我主萬歲——幾乎所有的中共黨員、參加革命者,在被中囯共產黨整死前刻都高呼"中囯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

五十多年來的樹人教育方針是黨國不分,高壓灌輸中共就是中國,中國就是中共,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國,愛黨就是愛國,愛國必須愛黨。愛國主義就是愛黨主義。黨國由領袖代表,領袖就是黨國。於是,愛國方程式又等於愛國必須愛黨國領袖,領袖賣國被視爲天經地義,是偉光正的決策。於是,毛澤東集團以赦免日本鉅額的侵華戰爭賠款表示感謝日本侵華幫助打江山的最大賣國罪行,無人義憤;弱女趙薇穿有日本國旗圖案表演時裝表演的商業行爲,卻被視爲賣國,舉國同仇敵愾,遭到暴力和語言暴力的同時歐打;對50多年的96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教育,沒有任何憤怒;對江核心繼承毛澤東集團讓地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遺志而簽定《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的新聞報導,沒有任何群衆性抗議;對製造兄弟相互殘殺式的武力統一臺灣號召,同聲支援。同時,奴隸文化混淆祖國與國家,反黨即爲反華,打倒中華人民共和國即是反華和叛國,它的最新成果是,對9.11恐怖襲擊的傾國性和國際性的幸災樂禍。因此,打倒奴隸文化,對於中國民主化過程,比之打倒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和制度,具有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的地位。因爲,建立在奴隸文化腦袋基礎上的民主,必將是一波三折、多災多難的民主(此處恕不展開討論,可參閱《中國問題和解題鑰匙》中的《愛國糾紛探源和青天文化救國》,它公開於並可下載於【明月網站】:http://pages.quicksilver.net.nz/bolin/index4b.html)

再回頭談論"朱 基"諸名。爲什麼朱熔基對如此肆無忌憚地名裂之刑或對其姓名之心刑,毫不在意,竟也樂在其中?他是否滿足於整個中華民族都贊同他的名字專利寫法?是否因爲他在專政政權核心無法實現唯我獨尊的權威夢,而滿足於在思想、文化領域擁有獨諱其名的權威?是否認爲名字只是符號,沒有什麼比在世界上最大民族的思想、文化領域中,既擁有傳統媒體獨用繁體表示其名的專利符號,又擁有電子媒體獨諱其名的專害名裂符號更有價值呢?

然而,我以爲,名裂和名字被篡改,卻是不是刑罰的刑罰,未入《刑法》的刑罰,人間最殘酷的刑罰:浩浩衆生,多爲名利也;而名列利前,是沒有生存權憂愁者的頭等大事。所以才有"虎死留皮,人死留名"的俗語;中華文化又認爲,是大丈夫就應當"坐不改名,行不改姓"(除非原名太醜、難記、或要溶入僑居民族而自改名字,或爲避迫害而化名)。可見姓名之於華人,尤其對於名華人,具有何等重要的利害關係。

傳說,嘉慶年間,有位犯過輕罪的學者(我老家傳說叫陳廣),極有才學,應詔爲皇太后大壽撰寫壽聯,他竟一氣哈成張貼整個皇宮所需的壽聯,只要認住寫作順序,依序張貼任何地方均宜。壽聯水平當然也是一流的。

在旁欣賞寫作壽聯的皇帝龍心大悅,要特封"狀元"給他,因他曾被朝廷刑罰過,有前科的人無權獲得狀元,便要求他改姓,以隱其史,以避法律,以瞞社會。可他答曰:改姓賣祖宗;皇帝又給一條路:改名;答曰:改名辱骨肉(即辱父母,因名字爲父母所取)。如此狂妄傲慢,皇帝氣極,降旨:"永世不得入考"。但他毫無悔意,好象凱旋者一樣,昂首挺胸地走出皇宮。他雖然失去皇封的"狀元",卻得到百姓所封的"民間狀元",並代代相傳於民間。

此例意在說明,無人不看重自己姓名的尊嚴,沒有一個大丈夫不維護自己姓名的尊嚴。維護自己姓名的尊嚴也在維護祖先和父母的尊嚴。爲維護姓名的尊嚴和不可篡改,華人便有私章。私章雖小,本錢也微如一個水果,卻不可盜用或盜刻,否則犯法。因而,《民法通則》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姓名權受法律保護,侵犯他人姓名權要承擔侵權責任,姓名受侵害者,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並可以要求賠償損失。侵害嚴重者,則構成侮辱罪。而對黨國領袖的姓名,無論是多一字少一字,多一筆少一筆,無論是故意還是過失,都是最嚴重的政治犯罪,如寫錯毛澤東、林彪的姓名,在過去是坐牢、死刑的反革命罪;後來則是危害國家安全罪,如把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寫成江折民、江賊民或江民,就可能獲得此罪。因爲天無二日,國無二帝,篡改江澤民名字,既是無中生有,造謠一國多帝,屬造謠滋亂、破壞安定團結局面的罪行,又侮辱黨國領袖;侮辱黨國領袖,等於侮辱偉大的黨國。而姓名權,對於作者,屬於作者的署名權符號,與姓名、筆名不同的署名,即構成侵犯作者著作權。中華人民共和國領袖和所有官員的講話、報告、演講、命令等方式,經常是他們發表並非其擁有又確爲其擁有著作權的著作方式。報導和評論他們講話、報告、演講等而署錯姓名,當屬侵犯他們的著作權。侵犯黨國領袖和黨國代表的著作權,就是侵犯黨國著作權,就是危害國家利益,可以獲得政治犯待遇。黨國官員著作代不代表黨國的認定權,掌握在各級黨委書記手裡。在執法司法領域,姓名權更是保護自己、控訴冤假錯案的利器。尤其在人命關天的時刻,必須驗明正身。驗明正身,即是姓名與罪犯必須一致,因爲法律規定不殺冒名頂替者。

——注意:

一、名裂朱熔基兩種方法的人也有可能被控"以醜化、生造黨國領袖名字的造謠滋亂之法,危害國家安全"。

二、報導、評論朱熔基消息、言論署錯其姓名,既侵犯其著作權,也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

可見,姓名權和署名權,不僅是民俗習慣和道德的保護物件,也是法律的保護物件。

毫無疑問,朱熔基不可能不想當大丈夫,且是想當歷史地位最高的清官型大丈夫,知名神州天下的大丈夫,知名世界的大丈夫。因而,他對自己的姓名不可能不看重,不可能不依法維護自己的貴姓大名。

難道朱熔基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受到侵害?除非他不看報,不訪問互聯網,從未收閱電子信件。然而,不看報、不入互聯網,怎知天下大事?不收電子信件,不是自斷一條重要的聯繫官僚與民衆以成清官的途徑?即使這類了解天下動態、聯絡他人的業務都由秘書代理,秘書也不可能不下載、複製互聯網的資訊作爲呈閱件。

唯一的解釋只能是,朱熔基默許他的名字被名裂、姓名被挖心,默許他的著作權被侵害。

這就更令人糊塗了:既要知名權,又不維護自己的姓名權和著作權,朱熔基可不是思維邏輯如此混亂的人。

我只好冒充析字先生淺析朱熔基相容專諱其名的專利和專害的思想成因:

他並非不懂"熔"是金旁容的簡體字,並非不知道簡體漢字電子字形檔沒有金旁容的繁體字,並非不用互聯網或並非不利用互聯網資料,並非不看報、因而也並非沒看到報紙專門爲他的名字使用唯一的金旁容繁體字;也並非反對漢字簡化。只是,他不在乎電子世界對他姓名權、著作權的侵害。他在乎的似乎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民中是否具有姓名獨尊性,是否具有在思想、文化領域享有最高的奴隸主地位,是否享有專諱其名的專利。這是其一。

其二,他的使命可能見不得人,見不得人的使命需要掩飾。熔基者,熔化基礎也。這是任何認識這兩個字的人都容易産生聯想其義或解讀其義的辭匯,而望名生義、猜義,以名算命、猜命,甚至以諧音字改名生義、造謠中傷,都是中華文化的特長:如讓朱熔基總理一國民生,將熔掉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掠奪半個世紀的全民所有的罪惡金基。而金旁容,雖是火旁容的同義異體,但不是所有人都認識兩者實爲同義之異形,並非所有人都有學究式精神去查字典;即使查了字典,看到總理與媒體都當作兩個字使用,再有學問的人也會消除疑問,認同官方對這兩字在同文或同時使用的官方標準。而金旁容外觀有金,按傳統從右向左閱讀法,是容金納金之意。時代不同了,全民向錢看,成了認錢不認字的金錢動物,金錢動物最喜的是金,最惜的也是金,由有金、容金、納金、惜金之人總理一國財政,令人放心。這樣,他就可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借只限經濟領域的體制改革開放之機,放心出臺種種改革開放政策,熔化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掠奪全民鑄成的全國金基,分送各新老專政權人及其親屬,並默許他們轉移到西方世界。此事做的、揚不的。能夠掩飾所做的簡易方法便是金旁容取代簡體"熔",以示他是能夠並正在收容貪金污銀歸國庫的肅貪清官,不是熔化全民金基爲權貴所有的敗家子、害國賊——儘管他沒有從中牟利,只是謀名。堵民之口,勝過防洪也,顯然,名字繁體寫法是堵民之口的最簡最佳之法。但方法雖然簡易,卻需要專諱其名的專政喉舌幫忙,否則不起作用。好在專政喉舌善於察字,專討其好,專諱其名。否則,如何理解:爲什麼他對所有簡體字沒有意見,又獨容"熔"字的繁體字於傳統媒體呢?國標簡體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國語,所有一黨專利媒體爲什麼不依法定國語編輯出版金旁容的簡體"熔",而獨刊"熔"的繁體?爲什麼以雍正第二爲光榮、以肅貪打假爲己任的朱熔基,不以其過人的智慧和膽識開放新聞輿論以肅貪打假呢?——在98洪災沖毀豆腐渣堤岸邊,他號令新聞輿論媒體應成爲社會監督警察,受命媒體確也曇花一現地成爲社會監督警察,說明他並非沒有這個能耐,至少也有專屬他管轄、耕作的新聞輿論自留地。

至於面對電子媒體以空格取代熔字的普世行爲而不動聲色的表現,也好理解:朱者,紅也;紅色,主血色也;朱 基,紅色之基也;朱熔基總理的業務,是以犧牲各種生命鮮血爲代價以保護紅色"江"山的基石穩定,礎柱堅強。既實現核心人物應起的作用,又讓子虛烏有的總理"朱基"替他承擔罪名。可謂一箭雙雕。否則,聰明智慧的朱熔基,不會不懂得,消滅蒼蠅的最好辦法是消滅孳生蒼蠅的所有污水溝、垃圾堆等孳生環境,不滅並維護蒼蠅孳生環境的同時打蒼蠅,是兒戲,是草菅生命、屠殺生靈的罪行。而消滅政治蒼蠅孳生環境之法,不論制度是否專政,都以取消新聞輿論專政法爲最神。一取消新聞輿論專政,不用動員,不用工作隊,不用三天兩頭地學習,不用五湖四海地取經,不用文山會海地貫徹,不用目標責任制的鞭策,不用檢查評比考核的煩瑣,不用監察局,不用紀委會,不用運動,不用一場又一場的嚴打加酷刑加亂判,不用一而再地給"公僕"加薪以養廉,不用他"殫精竭力"、"三申五令"、"周密部署"、"運籌帷幄",不用他拍桌瞪眼怒吼(臺下臺外的貪狼早已知道這是技窮黔驢的最後一招,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反腐肅貪、反騙打假、嚴禁集資攤派,均可立竿見影出神績。而且,不用任何方法促生産、激"市場",不用加水浮誇,國民生產總值就會自然而然地超過8%,城鎮居民生活水平就會自然而然地大幅度提高;不用越扶越貧的政策,貧困農奴就會立即脫貧;不用越建越沒希望的希望工程,失學的農奴子女就會主動回校;不用費改稅以減輕農奴負擔的策出而難行的尷尬,集資攤派罪行就會一令而除。不用集資攤派全民資金、吸引世界資金去開發大西部,大西部就會神奇地在某一天成爲繁榮的大西北;更不用"處心積慮"地爲農業白條、教師工資白條、乃至基層"公僕"工資白條找米下鍋、發行債券,單單省出的上述犯罪性浪費金額,制止國有資産犯罪性流失和"水流東海永不回"的貪金污銀外流洪水,就是數十個8%,絕不需要以"朱 基"總理代理"赤字總理"。至於屢試不行的機構和"公僕"精簡,推行阻力將全部由媒體克服而一舉成功。一句話,取消新聞輿論專政,才是真正的相信群衆、依靠群衆,才是開闢青天的最佳清天工具,永保青天常青的保潔工具。至於做夢都想當人民"清官"、"救星"的朱熔基,人民就會立即通過開放而自由了的新聞輿論,送號上門,封星全身。

所以,"朱 基"名裂我心碎!但願人民不再專諱朱熔基之名,不再避諱任何人之名;更願朱熔基立即消除諱名專害,不再讓人心碎,並致力於消滅孳生"蒼蠅"的環境,做一個熔化專政國基、以功贖罪的民主英雄,名留青史的青天總理!

命學家宣稱:先天定初命,後天定終命;命運可掌握,命運可改變;改命依據在於是否改變行爲:行善,命改善;行惡,命改惡;善行,行善命;罪行,行罪命。我想朱熔基們的使命也一樣可改,只看他們願不願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