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留美學人的旁徨和迷茫
 
作者:淩鋒
 
2002-3-11
 
【人民報消息】黃谷陽殺害主管事件引起中國留美學人的關注,因為他也是一個名人。其中看到劉永川的評論,認為事件反映了留美學人的旁徨和迷茫。

1989年8月和劉永川在三藩市見過一面,其後沒有聯繫,很高興知道了他的下落。但是到底黃谷陽行兇前沒有留下遺書,也沒有人發現有任何蛛絲馬跡,因此是否真同旁徨迷茫有關的確很難說,但是留美學人的困境倒是人們比較關注的話題,我也願意談些自己的看法。

所謂旁徨和迷茫,就是在美國得不到重用,回到中國也得不到信任,所謂「兩頭不到岸」。

在美國不容易受到重用,有人歸咎於「種族歧視」。如果說到歧視,政治歧視或者更為恰當,根源在於美國和中國在制度、理念和意識形態的根本對立。以色列在美國有龐大的間諜網,但是美國不會感受到安全受到威脅;美國和日本過去是交戰國,日本的經濟發展同美國也有許多利益衝突,但是同美國也不是「你死我活」關係;李文和間諜案,雖然李是臺灣人,但美國懷疑他是中國間諜而不是臺灣間諜等等,說明同種族沒有太大關係而主要是政治問題。

加之於中國的間諜政策是「廣種薄收」,很多人同中國的間諜機構有這樣和那樣的聯繫;而中國駐外國的使領館又常常號召當地華裔和僑民要「愛國」,當然是愛中國而不是愛僑居國和入籍宣誓效忠的國家,因此美國懷疑華裔的忠誠度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能怪美國政府,而要怪中國為何要那樣做而導致美國有這些反應。

可是當留美學者真是「愛國」而投效中國的時候,安全部門又會來找他們的麻煩!如果中國政府連「血濃於水」的留美學者都不能信任,請問又怎能怪美國不能完全信任後半輩子才宣誓效忠美國的中國人呢?

要解決信任問題,留美學人不能患得患失,必須「一邊倒」,倒在美國一邊。遇到不公正的待遇固然要爭取,但是爭取不到也要忍受,不能因此靠到中國一邊,而且必須幫助美國改造中國,只有中國同美國在制度理念上趨於一致,才能在根本上解決「歧視」的問題。留美學者的「中國情結」要用在改造中國方面,特別是政治方面的改造。一旦中國實現民主化自由化,放棄美國國籍和居留權也不遲。有的人現在回國傍住權貴自然也可以,然而現在可以傍上江澤民家族,但是江下臺後如果清算江家族的腐敗又如何呢?

美國有些華裔精英組織,常常指責美國對華裔的種族歧視,但是他們對中國政府迫害留美學人的事件卻視而不見,不願提出任何批評,反而在一些事情上同中國政府站在一起。這不但無助於改善留美學人同華裔在美國的地位,反而有害,更加使美國人懷疑他們對美國的忠誠。

中國留美學者行兇殺害主管的案件不止這一宗,還希望心理學和社會學的學者多多分析原因,避免以後再有類似事件發生而造成更嚴重的「歧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