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開政治殺場中的情人 羅幹重判董文華入獄八年
 
羅噬
 
2002-2-24
 
【人民報消息】中國的大歌星、大明星都是「通天」的。

記得當年總政歌舞團漂亮的新報幕員瞰麗君剛在電視鏡頭上出現沒幾次,就被葉帥家接走了,不知後來是否做了他家的兒媳婦。雲南少數民族的楊麗坤因為在電影《五朵金花》中扮演了社長金花,而被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劉允諾看上,雖然事情未成,但在劉少奇被打倒時,這是折磨她成神經病的正當理由。據太子黨說,江澤民剛到北京在鄧小平家遇到了劉曉慶,還虛心地向她討教電影藝術。至於江澤民的幾個二奶中,歌星是其中最年輕受寵的。

當我們翻開歷史,會發現那些大歌星、大明星的命運其實是非常可憐的,臺上她們很耀眼,可是一旦她們被權勢人物選中,就會身不由己地捲入政治的旋渦,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有時她們會被當作官場上的一件做政治交易的禮物或酬碼;有時她們會被當作審判中的替罪羔羊。

別看有時她們的權力很大,很有辦法,很能辦事,其實那不過是當權者在逗自己的寵物高興;一旦權貴們對她膩煩了、或者她成了他們向上爬的絆腳石時,她立刻變得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能,而且還可能成為階下囚或被滅口。

遠華走私案為什麼被炒得那麼熱?表面上是反腐敗,其實不過是中央內部在找機會削弱對手的勢力範圍和消滅對方的人馬而已。案子沒結,已經有不少人頭落了地。這哪裏是反腐敗,這純粹是流血的政治。

不知出於什麼非同小可的原因,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熔基親自出面表態,無論花多大代價也要將賴昌星引渡回國。回國後,要是和每天小火慢慢熬,讓你頭髮白、牙齒掉,五臟六腑都出毛病相比,一顆槍子兒崩了你那還真是照顧。是因為這個案子太大了嗎?不是,中共高層的人說比這個案子大的還不止一個、兩個。是因為腐蝕的官員太多了嗎?也不是,老傢伙們的老伴和親屬說,「紅樓」的氣派還不如一個省軍區的招待所!況且那裏依舊歌舞昇平。

中共非常重視媒體的作用,所以連白宮、五角大樓也要研究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的消息。在2001年10月11日人民日報突然極不尋常地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賴昌星和女人──查處廈門特大走私案紀實」,裡面露骨地寫道:「與賴昌星交往且有曖昧關係的女人中,有個紅極一時的女歌星,身份特殊,擅唱主旋律,長著一張娃娃臉。賴昌星由喜歡她的歌到喜歡她的人。賴昌星除了錢一無長處,很難理解這位並不缺錢的歌星怎麼會淪為賴昌星的獵物,讓賴昌星「如願以償」。」

要是小報上這麼登,還說得過去,可這是中共的舌頭哎,查遍新聞報導,在自由世界加拿大的賴昌星從來沒說過董文華已經成了他的「獵物」,更不承認自己有「如願以償」的非份之想。有人說,連京城最火的私家偵探查二奶還得向雇主提供照片呢,人民日報就是沒幾個人看也不能這麼天馬行空、閉門造車啊,況且就是董文華被逼供信了,人家老賴在海外也還能喘氣兒呢!

文章還幸災樂禍地說:「據雲,賴昌星贈送給她的「感情費」是在京城一幢價值700多萬元的別墅,外加兩三百萬元現金。賴昌星案發,女歌星在京城為他到處說情遞信喊冤,竟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令人可悲可嘆可惜。還據說賴昌星付給她的這些「感情費」均被依法沒收,到頭來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

在文藝界爭風吃醋、爭角色的事情太多了,可董文華是全國公認演唱很好的演員,一般演員還不夠和她一比高低的水平,所以也就沒有妒忌她的心。那麼是誰這麼醋溜溜的呢?還有這麼大能耐在人民日報上刊登出來一解心頭之恨呢?

更加蹊蹺的是,2001年6月4日出版的第23期《新民周刊》,根據「來自中央4.20專案組的第一手資料」披露:「有個以專門演唱革命歌曲著稱的「豪情萬丈的著名女歌唱家」,始終不理解中央為什麼要「動」遠華公司,在北京多次為賴昌星鳴冤叫屈:「賴老板,多好的一個人哪,為什麼要查他呢?」據說這名歌唱家只是陪賴歡娛數夜,賴竟給了她1000多萬元的「感情費」!」

那麼這位女歌星在京城到底向誰說情遞信喊冤了呢?既然她不避諱地講出賴昌星給她的好處,那麼一定和這位大人物「感情」非淺,無話不說。

據報導,賴昌星在接受《遠華案黑幕》一書作者盛雪採訪時披露道:「我是通過董文華向政法委書記羅幹反映的。我請某記者寫好材料以後,我就交給董文華,通過董文華把這份材料送給羅幹。」當盛雪問道:「你為什麼要通過董文華送材料給羅幹呢?她能有這個辦法?」時,賴昌星強調道:「她跟羅幹很熟,她跟中央領導都熟,沒想到她如今也受了牽連。」

據內部透露,土包子賴昌星仰慕大歌星,認為她沒有架子很賞臉,尤其是她在自己落井時不但沒有跟著下石而且還拉兄弟一把,這個恩情就是傾家蕩產也還不完。董文華在文藝界是個有頭有臉、吃過見過的人物,高官她認識的多了,但她認為憑自己和那些人的親疏遠近來看,有把握能幫賴昌星脫罪的人非羅幹莫屬。所以她能「多次」找羅幹幫忙。從人民日報的惡毒報導來看,她一生中最大的錯誤就是眼瞎。

有人說,在今年春節聯歡會上有個圓圓臉的姑娘似乎是董文華,後來才知道是新出道的李瓊。1962年6月29日出生的大連人董文華從15歲考入瀋陽軍區前進歌舞團開始了她的藝術生涯,1989年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進入解放軍總政歌舞團擔任歌唱演員。儘管1984年因演唱歌曲《十五的月亮》一舉成名,《十五的月亮》的姊妹篇《望星空》再次被她唱紅,儘管1994年因歌曲《長城長》獲得首屆中國MTV音樂電視大獎賽金獎和個人演唱獎雙獎,同時獲得中央電視臺首次公開評選春節節目的歌舞類二等獎,儘管她還是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但不到40歲的她就因為知道羅幹的事情太多,所以已被判八年重刑,能不能活著出來都很難說,就是羅幹手下留情能讓她熬到出獄,那時折磨成什麼老奶奶樣兒就不知道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人七嘴八舌地說:「董文華和遠華走私案也掛不上邊兒啊,怕對立面兒調查,使自己在十六大上沒法再上一層樓,就把人家給重刑侍候了。沒病你怕什麼?」「真夠可怕的,羅幹這手兒也太黑了吧?」「董文華找誰不好偏找他!你想,羅幹連天安門自焚都造得出來,劉春玲在火中掙扎不但不救反而讓人滅口,那個十二歲的小孩都給「喀嚓」了,還有什麼事情幹不出來?」「董文華真是有眼無珠,投錯了靠山。」大家越扯越遠,竟扯到了江澤民身上:「宋祖英是不是也得注意啦,她和三位一體走得太近了,知道的事情越多就越危險。」「要是我呀,我不要那個中南海紅卡,我要命。」「嗨,誰給教育部陳部長和深圳黃立滿那幾個人透露透露董文華的事?別到時候腦袋掉了都不知是怎麼掉的。」

不管董文華現在身在何處,每年春節聯歡會必不可少的她今年沒有出現,看來「通天」不一定都是好事,她的遭遇就是因為和一個恐怖的名字緊緊連在了一起,它就是「羅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