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緣春節晚會!陳佩斯朱時茂被「槍斃」的真實原因
 
姜青
 
2002-2-10
 
【人民報消息】陳佩斯朱時茂是深受全國人民喜愛的演員,每年他們表演的小品都給春節晚會增光加彩。他們所演的節目對於貪腐欺民弄虛作假等現實生活中的醜惡抨擊得非常巧妙,讓人們在連連笑聲中深思。

對於闊別春節晚會多年的這對黃金搭檔終於重回春節晚會的消息傳出時,令媒體爭相報導,讓小百姓也翹首期盼。但據中新網北京2月10日報導,他們精心排練的小品《醫托兒》在事先沒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被拿掉了。

昨晚陳佩斯接受《北京日報》記者採訪時說,2月7日他們還參加了彩排,而且也知道了審查通過的消息。直到2月8日下午5時,他們倆人和導演王寶社還在對作品進行認真地修改,以期達到最佳效果。然而,誰想到最終卻被「槍斃」了,而且令人感到蹊蹺的是,至今沒有接到來自晚會劇組和總導演陳雨露的正式通知,而是通過一位資深老導演間接地得到了這一消息。而奇怪的是在此之前的當天中午就已經有一些人向他們透露了作品已經被「槍斃」的消息。只不過他們誰也不相信這是真的。

對此,陳佩斯感到疑惑不解。首先從藝術上說,他和老茂等人主演的舞臺喜劇《托兒》呼喚的是一種呼喚「誠信」精神,抨擊的是一種社會上的虛假行為,從全國巡演的情況來看非常受觀眾歡迎,場場爆滿,作為《托兒》的精華版的《醫托兒》應該不存在質量問題。

《托兒》這個詞是由北京開始風行的,「托兒」就是幫助行騙的人,比如,您走在街上看見一個人手裡拿著金項練,當您猶豫買不買的當口,馬上不知從哪裏鉆出幾個人來,大聲稱讚如何好如何便宜,並搶著買,您被這麼一煽乎也暈了,怕錯過好機會再也買不著了,也搶著買幾條,等回家一看,原來是假貨,上了個大當。這幾個煽乎的就是賣主的「托兒」,他們其實是一夥的。當「托兒」的就是為了一點眼前的利益而明明白白、甘心情願做幫兇的人。

您不會忘記吧,為了十六大上繼續連任,江澤民的「托兒」以「中共北京市委、上海市委部分黨員、群眾」集體的名義搞了個「 懇請江澤民同志繼續擔任黨、國家和軍隊最高領導人網上聲援簽名站」,這個簽名站不搞還好,一搞江澤民在中央的可憐處境就被暴了光。江澤民要真能賣得出去,何苦用「托兒」呢?掌管國家最高權力者還需要一個地方的群眾來幫助推銷嗎?由此可見此貨實在太爛太壞,實在推銷不出去,所以才要滿大街吆喝著賤賣。

去年《鏡報》2001年10月號刊登署名唐文成的報導《江澤民再談十六大全面交班》,該報導說:江澤民再次提出他將於中共十六大上退出他擔任的全部職務的問題。江說:「提出這個要求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考慮了方方面面的關係,我認為我這樣做對黨和國家是有利的,對我本人也是有利的。一九八九年我那時已經準備退休了,由於發生了突然情況,我被小平、陳雲、先念等一些老同志點將走上現在這個位置,那時我也六十多歲了,比現在胡錦濤同志的年齡略大一些。現在我就在想,如果當時我的年齡再小幾歲,這些年我一定會學習更多的東西,有更多的精力把一些工作做得更好,年輕同志全面接班的各種條件都已成熟,他們應該有更多的機會來發揮自己的才能。我們這個年紀出出主意是可以的,自己親自幹已經力不從心,自己不幹又佔著位置,讓能幹的人也不能幹,這樣對各方面都沒有什麼好處。要退就全退,我當的總書記沒多久,小平同志就提議讓我接任軍委主席,後來也是按小平同志的意見辦的。所以十六大上我也要從所有職務上退下來。」

因為《鏡報》是中共的傳聲筒,所以該文發表後,大家以為消息是經過老江審查後才發表的,因而都斷定江澤民全退無疑。很多西方傳媒機構當作重大新聞發表。結果鬧了半天是徐四民表錯了情,大家也都誤會了,原來江澤民需要的是讓他留任的「托兒」!而不是馬屁拍在馬腿上的跟屁蟲!

中新網香港2月10日報導,這臺大型的春節聯歡晚會明天就可和觀眾見面了。除了全國可以收看到外,還有14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會轉播,預計有20億華人收看。

有人說,對江澤民有益的就是不讓咱挑明的,比如,老江要江綿恒「悶聲大發財」,有人給他到處嚷嚷能讓嗎?老江需要替他歌功頌德的「托兒」,在春節晚會上演《托兒》、向20億海內外華人揭露用「托兒」的目的能允許嗎?

陳佩斯說,他們三個主創人員為了參加春節晚會甚至犧牲了首輪的一個月黃金巡演檔期,經濟上損失不小。可他們沒有想一想,經濟上的損失好補,或者補不上也活得下去,可江主席的政治利益要是損失了,那接下去的一連串損失可怎麼補啊?

無奈的陳佩斯表示:「從自己來說,我已經本著為觀眾負責的態度盡力而為了。」佩斯啊,光為觀眾負責不行啊,你想過對江主席負責了嗎?!你的戲咱可以不看,可江主席的「托兒」可絕不能穿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