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東經濟評論:天壤之別
 
2002-12-28
 
【人民報消息】遠東經濟評論2002年12月26日報導,北京說臺灣是法輪功宣傳的一個來源,也許是罷。無論怎樣,法輪功在兩岸的遭遇有天壤之別。

當北京在今年9月間指控法輪功學員從靠近臺北南面的著名渡假鄉某處進行衛星插播的大膽行動時,警察搜索了附近翠綠崎嶇的山地查找證據。

中國大陸於1999年取締法輪功並自此一直鎮壓該團體,它說在臺灣的法輪功學員通過發射信號而切入一顆名為鑫諾的中國國營衛星。北京政府對數百萬農村居民的廣播被干擾,並且在一些情況下,廣播被支持法輪功的消息和圖象所替代。

臺灣政府說指控信號來自臺灣島太過牽強。但是電訊總局的檢查人員和警察仍然使用信號檢測儀器查遍了環繞烏來的群山。北京提供的信號源坐標接近一個陡峭直立、車輛無法到達的山頂。該次搜索空手而回。當地警察說:「我們找了好幾天,但一無所獲。」

人們也許永遠不得而知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的指控毫無根據。今年6、7月間中國做出類似指控,臺灣政府調查人員在其他地區進行了毫無所獲的搜索,有些搜索持續了數天。衛星工程師說在崎嶇的山路上攜帶發射儀器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中方的坐標數據完全有可能誤差幾十公里。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曾插播過有線電視。儘管臺灣的法輪功學員說他們對此次插播一無所知,他們並沒有排除他們的一些支持者可能涉入其中。

這次事件凸顯兩岸在法輪功問題上的鴻溝──北京對法輪功的敵視和臺灣對該團體的歡迎。並且,進一步來講,它標明瞭臺灣海峽兩岸兩個社會仍有的截然不同──一方是宗教和精神信仰被多疑的統治者鎮壓,另一方是政府接受,甚至提倡多種宗教繁榮。「在臺灣,法輪功只是許多宗教和精神團體中的一個。他們受到政府的保護,」輔仁天主教大學研究法輪功在中國及臺灣歷史的宗教系教授程志明(譯音)說。

對北京而言,此次插播意味著它的兩個最大的對手可能合作:被取締的「X教」和不認同中國主權的自治的民主國家。在臺灣,人們並不認為法輪功令人不安。相反,在中華大地最後一塊能夠自由煉功的地方,法輪功在明顯但平靜地發展壯大,這提出了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如果一開始被當局忽視的話,法輪功是否在中國也會這樣。一位西方外交官說:「據我所知臺灣法輪功沒有任何政治因素,而且我一直在觀察。」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於1992年由原在政府糧食局任職的李洪志先生傳出,他傳授一套動作緩慢的功法以及李先生自己的道德原則。該團體稱其不參與政治,但其人數的快速增長使中國[江氏]政府不安,1999年4月間的一次請願觸發當局在3個月後取締了該團體。

自此,大陸開始了無休止的逮捕和[抹黑]宣傳,把法輪功描述為一個逼迫成員從事違法行為的邪惡團體。在香港和澳門,雖然法輪功未被取締,但是一些法輪功學員受到拘留或被禁止請願。學員們仍然勇敢的進行請願,並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這樣的抗爭很難與臺灣法輪功平和的生活聯繫在一起。據程教授講,在1987年戒嚴令結束之前,臺灣已經有許多宗教和準宗教團體,儘管那時當權的國民黨取締了一些。從那時起,類似的團體成倍增加。內務部列出395個宗教團體,加上好幾個功派和精神運動,法輪功也被歸為此類。

其它在臺灣的宗教和精神團體募集大量金錢並參與政治和社會活動,而法輪功卻相當低調。然而臺灣的學員強烈反對中國對該團體的鎮壓,並得到政府官員包括副總統呂秀蓮的口頭支持。該團體一位代表最近感謝司法部長陳定南懲處一名政府調查員,該人被發現把法輪功在臺灣活動的檔案文件交給北京。

法輪功在臺灣的非官方負責人張清溪是在美國受過教育的國立臺灣大學的經濟學家,他負責臺灣法輪功協會。張教授的研究主題是中國經濟改革。這位說話輕聲輕氣的學者說臺灣學員盡量避免越過海峽去抗議中國的鎮壓,部分原因是他們在中國不象大多數外國人那樣有法律保護,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對此有話。「李先生不讓我們[去中國],」他說。「他不想在兩個政府間製造緊張。」

雖然大多數專家同意臺灣法輪功近年來發展顯著,但其規模並沒有可靠準確的數字。美國國務院估計學員數目多達10萬。張先生說人數至少是此數字的兩倍。

張先生的協會有一個網站,並培訓輔導員和其他人學習該功法,但張先生說法輪功學員在臺灣不需要請願。「這裏的政府支持所有功法,包括法輪功。我們不需要請願。」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