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高干每人持二至十五本外国护照狂奔海外(图)
 
陈东
 
2002年10月9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有一位乡镇干部每天有三分之二时间是在喝酒和醉酒中度过的,有一次他酒后说了一句名言:「一天不喝党的酒,不知路线怎么走;一天不吃党的饭,不知工作怎么干。」

谁都知道在中国当官最舒服,不但自己有权、有钱、有玩有乐,而且亲戚朋友都跟着沾光。但自从江泽民掌权以后,往外跑的高官越来越多。到后来中央都不知谁的老婆孩子入了外国籍还吃着党的饭。

至2002年七月底,中共失踪高干九千多人。已证实外逃的有六千五百多人。据知,有关当局现已掌握另有二百多名高干正准备外逃,没有掌握的中低层已外逃和要外逃的干部就不知有多少了。

高干外逃携款的最新统计数字

《争鸣》杂志10月刊报导,9月12日,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在内部通报:2001年全年外逃资金达四千五百三十亿元人民币,合五百四十亿美元;2002年至6月底的不完全统计,外逃资金达二千五百五十亿元人民币,合三百零五亿美元。

九月初,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在内部通报:至2002年七月底,失踪、潜逃、外逃党政干部九千四百四十多人,已证实潜逃到外国的有六千五百多人,公安部门已发出通缉令六千二百七十五份。

没职权的高干已交出外国护照七千五百多本

五月初,中纪委、中组部曾发出通知,要求高干交出各种非正常渠道取得的外国护照、外国居留权证后,至九月,各地区、部门已上交了七千五百多本外国护照。这些护照来自三十二个国家,其中以美国、加拿大、澳洲和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为主。上交者有现职副省级干部、前中央委员、已退休的正省、部级干部、军区副司令员等。

而职务中不带“前”,不带“已退休的”的现职高官还没有人敢动,一动牵扯的面可就大了,直接牵动中央。

中纪委中组部的最后通令看对谁执行


贾庆林
中纪委、中组部根据所掌握的情报,确定在党内持有非正常途径所取得外国护照或外国居留权证者,约有一万五千至二万人,而这次上交的只是少数,所以在九月十二日,又发出最后通令,将上交的最后时间限于十月七日。十月七日是“国庆”长假后工作的第一天,而各省级纪委、组织部门在国庆假期,将照常处理此项工作。

该通知还要求:申报配偶、直系亲属在国内用假名拥有的物业、资金、债券;申报个人、配偶、直系亲属持有外国护照、外国居留权或已加入外国国籍的情况。

有人提出如果贾庆林等不带头,该通知恕难从命。

高干持二至十五本护照

在此次清查中,已掌握到地厅级或以上高干,有二百名以上正部署外逃,基本上都属于经济问题,都持有二本至十五本外国护照。其中,正部级有三名,副部级十四、五名,省级有四名,副省级十七名,地厅级一百六十多名。这二百多名准备外逃的高干,涉及的部门有:对外经济合作部、国家经贸委、中国人民银行、体育总局、中央驻港联络办、省部驻外中资机构;涉及的省有:广东、福建、江苏、湖北、河北等。现在已有七十多名地、厅级以上的高干,因此而被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出党,并列入禁止出境名单。

高干为什么要外逃

尉健行在一次报告中说:这些败类已经蜕化变质,在等机会外逃到西方度过余生。他们有的是怕共产党垮台后被清算;有的怕中国政局一旦发生变化再外逃就难了;有的怕新班子上台后会从严查办。

受惩罚的最重要因素

不管您相信与否,受惩罚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在起着作用。下面我讲个小故事给您听听:

七月份的一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河南淮阳县新站镇村北一棵大树下乘凉,还有几个村民也在乘凉。这时雷某匆匆从村里走出来,他听见学员正向村民讲清真相,就说了许多对法轮功不满的话。两名法轮功学员立即劝他不要反对大法,不然对他以后会没有什么好处的。雷某不但不听,还要动手打骂法轮功学员并恶狠狠地说:“我就骂大法……,看他能把我硌蹦死了。”

几天后,雷某四肢瘫痪,卧床不起,口舌烂的不能说话,不能吃饭,大小便失禁,多处医院检查不能确诊,吃药打针无效,雷某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痛苦不堪,生命奄奄一息。

一天他那修炼法轮功的弟弟来看他,面对忍受疾病的二哥说:“你有病的根本原因,就是上次骂大法的结果。你要为自己的罪行向大法的师父悔过,从此以后不反对大法,才能得到挽救。”又问他现在后悔不后悔。雷某说:“后悔后悔,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反对大法了。”说来也怪,第二天他能坐起来端碗吃饭了,第三天他能手拄拐杖自己来回走动了。

雷某诽谤法轮大法遭恶报、幡然醒悟保住性命的神奇事例,在村民中引起强烈的轰动,村民们议论纷纷:“法轮大法真神啊!”

我在文章最后加上这段小故事,看起来好象不伦不类,其实我泄露的是秘密。请被查办清算的干部和他们的亲朋好友们冷静地想一想,自己和自己的亲人除了贪污受贿之外有没有做过故事中雷某做出的事,如果做过,不管身在何处,可真得悔过了。

 
分享:
 
人气:18,39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