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姆暗殺兒子懼其篡位 贊助拉登私藏生化武器(圖)
 
2002-10-4
 
【人民報消息】美國廣播公司在9月12日的新聞雜誌《Primetime Thursday》(週四黃金檔)中播放一段特別的訪談錄,受訪者是一位54歲的阿拉伯婦女,自稱曾是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最疼愛的情婦,現居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一個隱密場所。該女子透露了薩達姆很多怪癖的性格,並表示,拉登至少兩次訪問過巴格達的總統府,並獲得了大筆贊助。

邂逅薩達姆,改變了她的一生

回想起20歲那年第一次遇見薩達姆的時候,帕裡索拉·蘭普索斯(Parisoula Lampsos)的臉上依然掛著微笑。「他年輕、英俊,穿著筆挺的軍裝,讓人感到溫暖……然而,現在他整個人都變了。」

蘭普索斯是1968年在巴格達的一個晚會上初識薩達姆的。當時她的父親、一個希臘工程師,正在伊拉克參加石油管道鋪設工作。那天的晚會是當地一個紡織巨頭舉辦的,到會的除了貴族成員外,就是軍方人士。在主人的介紹下,蘭普索斯結識了薩達姆,二人迅速墜入愛河。

薩達姆為她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沙克拉(Shaqraa),阿拉伯語中「金髮女郎」的意思。但是,蘭普索斯的家人很快就發現了她與這位伊拉克軍官之間的戀情,由於擔心同伊軍方人士扯上干系,給家庭帶來災難,於是強迫蘭普索斯回到貝魯特,兩年後又匆匆為她辦了婚事,讓她嫁給一個富有的伊拉克商人。

1972年,蘭普索斯定居巴格達,從此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時任伊革命指揮委員會副主席的薩達姆將蘭普索斯的丈夫關進了監獄,沒收了他的所有財產,並為蘭普索斯和她的兩個女兒找了一個新的歸宿——讓她嫁給自己的一個朋友。但是,占有欲望極強的薩達姆要求朋友不得碰蘭普索斯一根指頭。1979年伊前總統貝克爾稱病辭職後,薩達姆愈發得勢。他明目張膽地將蘭普索斯接進總統府,安排她住在一個漂亮的房子內,成為自己公開眷養的情婦。

在薩氏的3個妻子和6個情婦中,蘭普索斯是最吃香的。她的房間內堆滿了各種精美的禮物、昂貴的首飾服裝和鮮艷的花朵,薩達姆還允許她隨意在「宮內」活動。但這一切,在蘭普索斯眼中,無異於一個「黃金製成的監獄」。

暴戾成性,曾試圖暗殺兒子

自從掌握伊拉克的大權後,尤其是在海灣戰爭失利後,薩達姆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他曾經當著蘭普索斯的面高喊:「美國是什麼呀?他們以為自己是誰呀?我是薩達姆!」但是,當得知多國部隊將伊拉克軍隊趕出科威特的消息時,薩達姆眼睛紅了,他對蘭普索斯說道:「我輸了,他們把科威特從我手裡搶走了!但我早晚會再把它拿回來的!」

從那時起,薩達姆的性格越來越讓蘭普索斯難以接受。他飼養瞪羚,經常親自餵養,但喜歡的方式比較特殊,隔一段時間就會挑一隻殺了來吃。薩達姆喜歡看的電影是《教父》,愛聽的音樂是《午夜陌生人》,晚上,還經常欣賞最喜歡的節目——折磨自己仇人的現場錄像。每當看到這些鏡頭的時候,「他都特別的高興,高興極了」,有的時候還要點著雪茄,品著威士忌,站在大石頭上觀看。


不善的薩達姆侯賽因

最讓蘭普索斯難以置信的是,薩達姆竟然親自下達命令,暗殺自己的長子烏代。那時的烏代狂妄之至,當他聽說薩達姆的一位助手為薩達姆提供女人的消息後,竟帶人用棍棒把那位助手活活打死。事後,薩達姆曾公開表示要「嚴懲」烏代,但表面上只是將其放逐瑞士半年。誰知,1996年,烏代突然遭到不明身份槍手的襲擊,身中數槍,雖然保住了小命,但廢掉了左腿。

蘭普索斯表示,薩達姆曾經親自告訴她,是他派人暗殺烏代的。薩達姆說:「我不想看到他(烏代)這個樣子,他應該死,因為這樣對他來說更好一些。」至於刺殺兒子的原因,一則是懲罰,二則是擔心兒子野心太大,最後將他也趕下臺去。

偷偷贊助拉登,私藏生化武器

蘭普索斯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採訪的時候,透露了兩條驚人的消息,同時也是美國政府最希望得到的證據——薩達姆曾贊助過本·拉登並擁有生化武器。

20世紀80年代末,蘭普索斯在總統府內第一次見到了本·拉登,當時她並不知道這個高瘦的男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也不知道他到總統府來幹什麼。第二次獲悉有關拉登來到巴格達的消息,是從烏代嘴中傳出來的。

那個時候,烏代是伊拉克奧林匹克委員會的總幹事,而蘭普索斯則受聘成為烏代的私人秘書。1996年的一天,烏代無意中說到,父親在王宮接見了沙特富翁本·拉登,還給了他一大筆錢。蘭普索斯表示,據她所知,得到薩達姆贊助的除了本·拉登外,還有一些巴勒斯坦的組織,不過不知道這些人拿著錢幹了什麼。

至於盛傳的薩達姆擁有生化武器的傳聞,也得到了蘭普索斯的證實。她表示,在海灣戰爭結束後,聯合國準備派遣核查小組前來調查伊拉克是否藏有核武器、生化武器。而薩達姆則在一天深夜,命令部隊將生化武器藏了起來。對於聯合國的核查小組,薩達姆從來就沒放在眼裡,只是嘲笑他們愚蠢。

薩氏老邁不堪,遮掩身體狀況

薩達姆最不喜歡別人知道他的身體狀況,今年65歲的他曾經多次患重病,但都被搶救過來。幾年前,薩達姆心肌梗塞突發,險些送了老命。此後,他的身體每況愈下。蘭普索斯說,薩達姆很喜歡照相,讓國人看到他健康的一面,但實際上,他的狀況很差,嘴巴經常都是歪的。

每天,薩達姆都要使用一種草藥製成的特殊面膜,據說可以減少面部的皺紋。他經常染髮。

他還有潔癖,早晨5時起床喝上一杯咖啡後,就要仔細地洗全身,而且還要噴上香水。如果屬下要行吻禮,薩達姆絕對不會讓他們親吻自己的臉頰,而是讓他們親自己的肩部、腋部,否則會把細菌帶到臉上。

薩達姆幾乎每天泡藥浴增強體能,還會經常服用性藥,以「使自己更加年輕」。美國輝瑞制藥生產的「偉哥」也是薩達姆最常用的藥品之一。

女兒遭強暴,蘭普索斯逃離巴格達

30年來,蘭普索斯見慣了人間最醜惡的景象,對這種生活愈加厭煩。尤其是在女兒被薩達姆的大兒子烏代強暴之後,她就下定了逃離巴格達的決心。

那個時候,烏代主動邀請蘭普索斯當自己的私人秘書,並借此接近了她的兩個女兒。1987年的一個週末,烏代把她的女兒帶到哈巴尼亞勝地參加聚會,並在那裏強暴了年僅15歲的女兒。當蘭普索斯得知此消息後,被驚呆了,她不敢告訴任何人,只是將其當成一個秘密,埋藏在心裡。那一次,蘭普索斯也真正感覺到,薩達姆根本就瞧不起她和自己的女兒,她只不過是薩達姆王宮中的一個「高級妓女」而已。

2002年初,蘭普索斯偷偷逃出了巴格達。起先她來到伊拉克邊境,試圖從那裏進入約旦。不過,途中蘭普索斯又遇到了一個專門從事情報收集工作的小組。聽到了蘭普索斯的傳奇經歷後,小組成員決定將她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把她所知道的一切公諸於世。

就這樣,蘭普索斯回到了貝魯特,開始了隱居生活,因為害怕被薩達姆的特工發現並殺死,她整日穿著厚厚的長袍、帶著黑色的面紗。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