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的冬日 流血的工人
 
2002-1-24
 
【人民报消息】(按:因为发现窃听器,江泽民不坐他那架价值超过10亿数千万人民币的波音767“空军一号”,因为他可以用别的专机,他不住中南海可以住钓鱼台,还可以住人民大会堂,国库里的人民币用完了,江泽民可以下令发行国债卷,可以花外汇……可是,那些下岗的工人,他们依赖生存的工厂倒闭了,被贱卖了,他们的活路也就断了。这一切,江泽民知道,但是他的三十亿元大剧院工程照样施工,现在已经开始地面工程……把所有的工人都逼上了绝路,给所有的中国人的脖子架上刀,让中国人民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把党旗上那把铁锤当成推翻共产党的武器,这大概是江泽民的历史使命之一吧。)

12月10日,又是一个下雪的日子,下午13:30,被河南思达公司蒙蔽、欺骗的200多名驻留在郑州市发电设备厂内的民工受人唆使、鼓动后再一次拆扒工厂厂房时和工人们发生了冲突,冲上前阻止民工的多是体弱多病的老职工,无力和年轻体壮的民工拼打,只好拉出消防水龙带,拿出灭火器,冲水喷沫以阻止拆房的民工,民工则向工人抛掷了瓦片\砖块,当时就有数名工人被打伤,近日一直在工厂驻守的派出所民警及时叫来几十名警察,才阻止了冲突升级.

市政府\公安等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闻讯陆续赶到时,早已知晓情况的本应就在工厂内但一直不见人影的市政府派驻发电设备厂的工作组才不得不出面解决问题,来到冲突现场的工作组成员一脸怒气的埋怨着反映情况的工人:"人家民工拆房手续齐全,合理合法,你们硬要拦着,我们也没办法!"工人更加愤怒地反驳道:"法院能因为一个杀人犯逃期间没有犯法就宣判他无罪吗?思达公司不履行收购协议,欺骗国家政府,压制蒙骗工人,卖设备卖厂还想卖地,把我们工人都推上了绝路,这才是发生今天这一切的根本原因,你们工作组对思达公司的违法犯罪不查不管不问,几年了,一发生冲突就把矛头指向我们工人,说我们故意闹事,说我们违法乱纪,你们这样偏坦维护思达公司,一味压制威胁工人,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工人们知道工作组和思达公司一直是一个鼻孔出气穿一条裤子,没道理可讲,就向工作组提出:一,马上给受伤的工人看病,二,让驻留在工厂内的民工先搬走,以免再发生流血冲突.面对手捂着伤口仍流血不止的受伤老工人和愤怒的群众,工作组组长花良全然没有一点解决问题的态度,只是极不耐烦的要马上离开,被工人们几次拉回来围住,走不了了,才不得已叫一个工作组成员带着一个老工人去看病治伤,然后又急忙溜走.

民工还驻留在厂内,冲突就难免再次发生.工作组的人走了,找不到解决问题的人,无奈而愤怒的老工人们从厂里从家中搬来条凳坐椅,一个挨一个坐在了发电设备厂门口的棉纺东路当中,15:30这条路的交通彻底中断.

雪还在不停的下,老头老太太的头发上围巾上身上都落满了雪花,化了的雪又湿了老人的头发,湿了老人的衣服.寒冷使老人们本就憔悴的脸更加苍白,他们眉头紧皱,但目光坚决,子女们给老人送来保暖的衣服,帮老人换上,然后,站在马路的两旁,静静地守侯着\注视着自己的父母\长辈.子女们的眼里浸着泪,但都没让泪流下,他们支持自己的父母,今天这个社会已让他们有着太多的疑问、不解、痛苦、绝望……

有人说此时工作组正在办公室里向到来的省、市有关部门领导做汇报,相信他们是坐在有暖气的屋里,喝着热茶,抽着名烟,靠在舒软的沙发里,“工作异常紧张”----真是“人民的公仆”啊!

不知是哪里来的一位年轻、细白的记者坐进了老人们中间,多年的抗争巳使老人们很是明白:无权无势的年轻记者解决不了这黑暗残酷的现实问题,但老人们仍然止不住地向年轻人倾诉着、宣泄着、表达着……象是见到了救星!不!人一个倾吐心声的机会,对立就等于消解了一半,但今天的工人常常连这样廉价的机会都找不到。

雪仍在不停地下,领导、干部们早巳不知去向,几十名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在路旁的门面房中、居民楼过道中避着刺骨的风雪。似乎已见惯了这种事、司机们开到了堵路的人墙前,问也不问就调头回去。实在有事必须要经过的汽车很是理解地停在一旁安静地等着,时间长了,老工人会主动上前问明情况后,让开个空档让车过去。偶而有硬要闯过去的,和老工人纠缠在一起时,警察会上前来喝斥司机马上倒回去、绕行。下班时分,汽车越来越多,几个警察干脆站在人墙两侧,向着开来的车辆远远就招手让他们倒车、调头、绕行。警车、巡逻车、军车、邮政快递、大车、小车、一切车辆无一通过,这一天警察的表现工人们更愿意理解为是警察对工人行动的支持、默认,“他们大多也是工农子弟么,他们也有父母子女……”

放学了,背着大书包、穿得五颜六色、漂亮鲜艳的小学生们放学回来,看到平日总叮嘱他们不要在马路上乱跑的爷爷奶奶们突然都搬着坐椅横坐在马路当中,孩子们红扑扑的小脸蛋立时泛起了兴奋的光,眼晴都亮了,围在老人们身边又蹦又跳,邦着老人们大声喝叫着让开来的车辆倒回去、“不准过”!老人们流着泪笑了,这是他们的希望,只是孩子们不会懂得:在今天这看似和平的年月,他们的幸福,常常需要爷爷奶奶父辈们付出血的代价。一位面色惨白,气得发抖的老人这样跟年轻的记者说:“没法儿说啊!说了你也不明白,明白了你也管不了啊!我们今天和这些有权有钱的斗,巳不是什么经济纠分啊!我们之间进行的是一场阶级斗争啊!我们都是从毛主席那个时代过来的,我们非常清楚,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啊!我们今天站出来和他们斗,都是抱着去死的念头啊!”不知是天冷、还是因为老人的双眼满是血丝,老人的话令人不免心畏、发抖,这绝非危言耸听,但愿“不明白”的仅仅是这位小记者!

天黑了,警察也都撤走了,路人、附近居民过来劝解着,老人们才相互搀扶着走了。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

这天晚上得知,一名受伤的老工人头部被缝了二十三针。

第二天,很多堵路的老工人病倒了!

事后,一位驻留工厂的民工悄悄找到护厂工人反应:12月10日下午拆房前,民工头儿和一位工作组成员、一位派出所民警来到民工中间专门做了行动前的动员工作 ,告诉民工们:“不要怕,大胆拆,谁敢阻拦就狠狠的打,把工人打坏了没人管,把咱们民工打坏了,马上就抓他们……”民工说:我们才不会信他们的话,我们根本不愿意和工人发生冲突,他们是有意让民工和工人打起来、想把事闹大好抓人……

阴险毒辣的罪恶诡计!为什么个别政府、公安人员会这样不惜放弃原则、知法犯法,胆大狂妄地为思达公司卖命?11月份,在处理思达公司违规拆迁发电设备厂职工宿舍楼与工人发生冲突一事时,郑州市政府陈秘书长明令思达公司:停止扒房、给职工住户把水电接上……拒不执行政府命令的思达公司指挥拆迁的负责人秦超说过这样一段话,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他让我停我就停?凭什么我要听市政府的?政府又不给我发工资!思达公司给我发钱、我只听思达老板的……”难怪工人说:“现在政府的一打文件,真不如有钱老板的一打钞票管用!我们工人现在对政府都没法儿抱希望,因为现在钱的威力很多时候比权的威力还要大!”金钱可以左右、操纵政府,这世上常有的事!

为解决郑洲市20多家企业的不稳定问题,郑州市政府专门下发了向这20多家企业派驻工作组的郑政文[2001]7号文件,文件中要求各工作组要“深入企业、扎实工作、坚守岗位、认真负责”……而发电设备厂的工作组,“深入企业”:工人极少能见到工作组的人影,“扎实工作”:见了工人就是训斥、威胁、压制,“坚守岗位”:工作组成员们早就住进了由思达公司为他们包租的嵩山宾馆高级套房,“认真负责”:工作组不断要求派出所、公安人员找工人的晦气、查工人的毛病,似乎工人才应该“负责”……这样的工作组,能够解决问题、那才叫怪事,所以近来发电设备厂连生冲突、也就不奇怪了,政府工作人员不拿政府命令当回事、也不奇怪,当领导的知道政令不能畅通也无能为力、不奇怪,奇怪的是,工人偏偏要这么认真、为什么?

工人说:“我活不下去了!”

12月10日下午,冲突正在发生时,护厂的工人也没有松懈护厂的意识,工人拦下一辆正要开走的思达公司派来的红色桑塔纳骄车,发现里面装满了价值七、八万元的各种各类精密量具、韧具准备盗运出厂,工人叫来工厂所在地派出所钟副所长,让司机卸下东西进行清点
,这位钟副所长反向工人怒道:“卸下来不就完了吗?!如果要清点,你们工人自己处理吧、我不管了!”公安、派出所的个别干警就是这样令人难以理解地竭力为思达公司的违法犯罪行为保驾护航、甘为犬马,工人气愤骂道:“这些都是思达公司的狗!不要说人民的公仆、他们连起码该遵守、执行的政府法令法规都不放在眼里,思达公司的钱把他们的眼睛、良心全糊死了!”

工人反应,河南思达公司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地方传媒早已多次曝光、中央电视台也做过披露,但郑州市当地的公安、执法部门迫于政府中个别人的压力,从来不去过问。在发电设备厂的工人同思达公司数年的抗争过程中,思达公司针对发电设备厂及其工人实施的种种违法犯罪行为,如不履行收购协议、欺骗国家政府、压制威胁工人、盗卖发电设备厂设备物资工具、纵火伤人等等,从来无人查问,执法部门对思达公司是小事化了、大事化了、违法犯罪通通化了!而当工人为防止国有资产继续流失,2001年7月中旬,工人自发焊住了工厂大门后,政府中个别人对此倒是别有用心的“极为重视”,几个月来、工作组一直在“不懈”地要求公安部门对此事进行严密侦察,连多数公安人员都对此感到不可理解、心生厌恶。

那么工人的出路又到底在哪里?
有关方面及人士请注意后续消息:《这是一场阶级斗争!》
明天12月11日,中国入世第一天!

郑重

2001年12月10日

补记:为防止发电设备厂再生冲突,造成严重后果,郑州市副市长白鸿占代表政府发了一个通知,要民工先撤出工厂,但把通知拿到市委请有关领导签字以便使通知生效执行时,市委主抓发电设备厂问题的副书记王治业却拒绝签字。于是下面左右为难、各找托辞,问题又一次僵在那里无法处理!

最新消息:12月14日下午18点笥曳⒌缟璞赋Я矫こЧと硕〕そ⒄旁祟毂晃謇锉づ沙鏊端ぁ⒚窬现竞杲凶撸凳侨ヌ敢惶福婧蠼饺怂偷蕉吖卜志止匮浩鹄础9と巳ヅ沙鏊省⑽裁匆ト耍踩嗽彼捣ú灰唬兴凳恰吧厦妗钡拿睿兴凳恰懊?什么事、关个四、五天就放出去了。”多么轻松随意!今天的工人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这样可以被人任意驱使、欺辱,毫无生存权、人权可言!!!

郑重
2001年12月15
《人民春秋》 2002 年 1 月 总第 21 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