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華網的報導中看門道
 
青晴
 
2001-9-27
 
【人民報消息】關於對阿富汗塔利班武裝實施制裁的問題,新華社去年12月19日的電訊只說「聯合國安理會19日以13票贊成、2票棄權通過一項決議,決定對阿富汗塔利班武裝實施更加嚴厲制裁」,拒不報導本國政府的投票意向是支持還是反對制裁。看了外電報導才知道在一面倒的贊成聲中,2票棄權中就有中國一份,另一棄權的國家是馬來西亞。中共不同意嚴厲制裁這個恐怖政權。

911事件後,不少媒體報導說,中共有參與該事件之嫌,而且還有證據說中共和塔利班非法政府以及本·拉登關係不同尋常。

近來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特別忙,光為發表中共與塔利班政府無瓜葛的「嚴正聲明」就跑出來不知多少趟。做這種聲明的目前只有中共政府。其他的國家都在忙於聯絡國際反恐怖力量,準備反恐怖活動,他們的行為已經表明不可能有私通塔利班政府和本·拉登之嫌。

媒體報導,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內外交困,不但外交孤立,內戰也失利。反對派北方聯盟已推進到首都喀布爾外圍40公里。北方聯盟指出,只要巴基斯坦停止支持塔利班,他們可以在六個月內直搗喀布爾,把塔利班趕下臺。

巴基斯坦的地理位置至關重要,所以恐怖與反恐怖雙方都在爭取它。目前除了塔利班政府的死亡威脅外,只有中共不斷給占軍事戰略要地的巴基斯坦施壓,使巴基斯坦成為唯一的不放棄與塔利班政權斷交的國家,並且重新開放邊境,放阿富汗人進入,這無疑給本拉登及其追隨者們逃跑的可乘之機。

據華盛頓郵報26日報導,隨著塔利班民兵準備迎戰美國軍事攻擊,喀布爾似乎陷入更深的混亂。難民報告說,政府人員敲門抓壯丁,包圍首都。食品和燃料很難得到。土匪自由出入,幾乎不用擔心警察。有時,土匪就是警察。

剛剛逃離首都幾個小時的卡利德說,「我們再也忍受不了。」他說,不是因為害怕美國人的攻擊才離開,而是害怕塔利班。他說,「我們已經熟悉炸彈。但更重要的是(塔利班)懲罰人民,並且日益增加。」 塔利班重新部署力量,轉移彈藥等重要物資,同時強迫公民入伍。塔利班的警察開始在早上五點鐘闖入家中抓壯丁,每家至少一人。警察尤其要抓塔吉克人。

目前世界上承認的仍然是前總統布爾漢丁·拉巴尼組建的北方聯盟,那基本上是塔吉克人的組織,所以塔利班警察要抓塔吉克人去當炮灰。布爾漢丁·拉巴尼1940年生於阿富汗中部的巴達赫尚省;1963年畢業於喀布爾大學神學院,曾在該大學擔任講師,1966年赴埃及阿樂·阿茲哈伊斯蘭大學學習並在該校取得碩士學位,1992年6月28日任游擊隊政府臨時總統,12月30日當選總統。普京表示將向拉巴尼領導的阿富汗合法政府提供軍事援助,指的是前總統布爾漢丁·拉巴尼組建的北方聯盟,而非塔利班二號領導人穆罕默德·拉巴尼。

塔利班二號領導人穆罕默德·拉巴尼,其患癌症醫治無效,已於今年4月下旬在巴基斯坦的一家醫院中病故,終年44歲。

江澤民說反對一切恐怖活動,問題是哪些活動叫恐怖活動,中共沒有下定義。這就和中共定的泄露機密可以判死刑一樣,沒有具體的內容。想怎麼判怎麼判。高瞻被判15年間諜罪後遞解出境,回來以後提起中共給定的罪名不禁失聲大笑。美國法輪功學員滕春燕因為把江澤民集團在精神病院殘酷迫害大陸法輪功學員的事實拍照給了西方媒體就被以泄密罪判刑至今倍受折磨。

中共所說的恐怖活動到底指的是什麼,指的是誰?從去年12月聯合國安理會表決時,中共不同意制裁阿富汗恐怖組織塔利班政權來看,911事件後,江澤民給布什打的電話只不過是在外交辭令上耍太極拳。說了半天等於是不插電源的電燈泡,啥作用也不起。

當然也有起作用的時候,今天新華社網絡版頭版頭條用超乎尋常的特大號字寫道:「美國大軍撲向阿富汗」!這幾個字中「美國大軍撲向」是血淋淋的大紅字,而「阿富汗」用的是蘭色。看得叫人目瞪口呆、心驚膽戰。

這不是中共政府的態度和立場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