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引火自焚 共產惡瘤將遭鏟除
 
曉峰
 
2001-9-23
 
【人民報消息】恐怖襲擊震驚世界、美國竟然找不到敵人。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八點四十八分,一架被恐怖組織劫持的民航飛機撞向美國和世界的心臟----紐約世貿中心大廈北樓;十八分鐘後,另一架同樣被劫持的民航飛機,從另一側再次撞向世貿中心大廈的南樓。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大廈,這個高達一百一十層的美國最高建築,頃刻之間,在滾滾濃煙和吞天火舌中轟然倒塌,化為塵埃。有超過五萬多名困在世貿中心的美國人和外國遊客,以及兩架民航飛機上的一百六十五名乘客和機組人員、三百多名消防隊員、八十五名警察,與世貿中心一起灰飛煙滅,倒在了新千年之初的曙光裡!

世貿中心是美國的標誌性建築,它與紐約海港上的自由女神像一起,成為美國的驕傲,成為自由、民主、繁榮的象徵。但是今天,恐怖分子使它變成了插入美國人民心臟的一把毒刀,變成了災難和死亡的地獄。不僅如此,就在世貿中心遇襲後不久,美國的最高神經中樞----國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樓西側也同樣受襲,濃煙和火光交織成成了一道黑色的風景,又有多達八百人瞬間死於非命。這是人類有史以來不曾有過的恐怖活動,也是和平時期的人民永遠想象不到的慘劇!

美國震驚了!世界震驚了!這一天、這一刻,是永遠載入歷史的一刻!是刻在全人類心口上的永遠傷痕!美國的慘案,世人震驚悲痛!全球各大國首長:英國首相布萊爾、法國總統希拉克、俄國總統普京、中共國主席江澤民....均致電譴責、吊唁;反美、仇美最極端的巴勒斯坦組織、伊拉克魔頭薩達姆、阿富汗塔裡班原教旨主義政權、恐怖大亨本·拉登,也紛紛出面否認。與當年的珍珠港慘劇不同,也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份子歷來好漢做事好漢當的慣例不同,全世界沒有一個人、一個組織、一個國家站出來承擔這起曠世罪案的責任,美國竟然一下子找不到誰是它的敵人,製造慘案的首惡之徒竟然在諾大個地球上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美國人和世界愛好和平自由的人民,他們在痛定思痛之後,當然會進行反思。面對阿拉伯極端份子手舞足蹈地忘形歡慶,面對中國大陸不斷傳出的幸災樂禍和仇恨宣傳,面對流氓國家、恐怖組織和特大嫌疑犯本?拉登的矢口否認,人們開始揣測、探究,美國政府也調動了傾國的力量跟蹤、追查,誰是這次恐怖襲擊的發動者?誰是這次攻擊行動的幕後黑手?那個偷偷摸摸地向美國發動不宣而戰的戰爭的國家又是哪個?它攻擊美國究竟是出於什幺樣的圖謀?

*共產文化與伊斯蘭文化合流、中共步蘇聯後塵煽動對抗美國霸權

熟悉二次世界大戰後冷戰歷史的人們肯定不會忘記,所謂阿拉伯人對以色列乃至美國的仇恨,完全是前蘇聯控制下的「社會主義」陣營為實現其共產主義統一世界的野心煽動起來的。在德日意法西斯投降之後,聯合國通過決議,讓倍受法西斯淩辱、迫害的猶太人返回家園,讓亡國兩千年的以色列重新建國。然而蘇聯,卻對它自己贊同的聯合國決議陽奉陰違,暗中以武器、金援支持阿拉伯人「保衛」所謂巴勒斯坦固有領土,煽動阿拉伯人同西方對抗,並多次挑起中東戰爭,開始了二戰後五十多年中東局勢和、戰不定的動蕩局面。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本來完全格格不入的共產文化和伊斯蘭原教旨文化在對抗所謂「美帝國主義」的共同利益下走向合流,從而使針對西方自由世界的暴力與仇恨一浪接著一浪、永無休止,而以暴力恐怖、攻擊平民著稱的阿拉法特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則更因此得以迅速膨脹,為禍中東,延及世界。

九十年代初,隨著蘇聯的瓦解、美國在中東地區影響力的提高,殺人魔王阿拉法特失去了靠山,他不得不接受美國人的和平建議,坐下來同以色列進行和平談判,中東和平出現了曙光。而阿拉法特本人,也正是在這一大前提下,才得以以一個臭名昭著的恐怖份子身份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實實在在地同愛好世界和平的眾生開了一個莫大的國際玩笑。

然而好景不常,就在阿拉伯世界仇恨的慣性還沒消失之際,妄圖取代蘇聯的又一個共產野心國冒出來了,這就是今天人們所熟悉的中共國。中共國的頭目們,對自己的百姓、對世界僅剩的幾個共產國家聲稱,他們是繼蘇聯之後高舉世界共產大旗的唯一領袖,而對中東、對第三世界國家,則以反「美國霸權」為號召,力圖將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和亞非洲弱小國家變成他們同美國對抗的「第五縱隊」。於是,近十多年來,只要是能同美國搗亂、對抗的國際事件中,無論大小,人們總能看到中共的賊影和他們站在旁邊獰笑的嘴臉:聯合國制裁伊拉克侵略科威特,中共支持薩達姆,並通過北朝鮮給以武器支持,甚至直接派出工程技術人員幫助修建現代化防空體系;北約懲罰米洛舍維奇搞種族滅絕,中共就向南斯拉夫派出電子戰特務,幫塞爾維亞人擊落美國飛機;美國從世界和平大格局出發,要求中共不要擴散核子和導彈技術,中共卻刻意向北朝鮮之類的流氓國家提供導彈、核武技術,向共產孤島古巴供應能攻擊美國的中程導彈,甚至幫助巴基斯坦進入核國家俱樂部,破壞南亞次大陸的軍事平衡。

*「超限戰」紐約得逞、天真的人們必須認清中共土匪嘴臉

不擇手段與「美國霸權」對抗、以提升其與自己國力明顯不對稱的「大國地位」,乃是從毛澤東以來中共國向外滲透、擴張的主旋律。早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在中共秘密派軍隊進入越南、同美國作戰、滅亡了經日內瓦會議承認的南越合法政權後,毛賊就自命是第三世界當然領袖,公然向外輸出革命,他到處煽動亞非拉各民族用武裝暴力顛覆自己國家的政府、屠殺自己的人民,以致直到今天,菲律賓、南美等地仍有毛主義恐怖武裝組織活動。到了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中共更通過其秘密的特務組織和北朝鮮等流氓國家聯手向菲律賓莫羅回教組織、斯裡蘭卡猛虎組織、巴勒斯坦極端組織、巴基斯坦克什米爾遊擊武裝秘密供應武器、提供金援,甚至直接派出軍事顧問協助策劃,其總目標就是要從搗亂、破壞入手,打亂西方世界既定的遊戲規則,以方便中共國得以躋身世界事務,進而實現它這個共產惡魔稱霸世界的野心。

為此,中共國軍方還專門編造出了一套對付「美國霸權」的理論,那就是所謂的「超限戰」。「超限戰」宣揚以恐怖主義手段打擊科技高度發達的西方社會的軟腹部,打擊毫無心理準備的民用設施和普通平民百姓,通過在不設防的自由世界大後方製造社會混亂,來實現中共享政治、經濟、外交乃至軍事手段難以實現的目標。這次,紐約發生的恐怖襲擊,可以說完全是共產「超限戰」的一次實戰操練,所不同的僅只是在第一線實施「超限戰」的不是中共土匪、而是被它們煽動、唆使、甚至可能是直接資助、派遣出來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第五縱隊」恐怖份子。美國和世界必須清楚認識,「超限戰」同這次紐約、華盛頓恐怖襲擊的內在聯繫,這樣才能從千絲萬縷、漫無頭緒的線索中層層剝繭,找出是次恐怖襲擊的發動者、策劃者,並進而對恐怖份子的最後根據地和總後臺給以致命打擊,一勞永逸地徹底根除危害世界的恐怖活動。*條條線索指向北京、中共土匪才是恐怖襲擊的總後臺指控中共是紐約、華盛頓恐怖襲擊的幕後黑手和總後臺決非空穴來風。還是在襲擊開始前,中共設在香港的喉舌鳳凰衛視和共資控制設在美國洛山磯的一三○○電臺就圍繞撞機事件和中東局勢頻頻煽動仇美情緒,鼓動海外華人和阿拉伯世界同所謂「美國霸權」拚命。鳳凰衛勢在他的廣播評論中煽動說:「阿拉伯人已經忍無可忍,他們除了拚死一戰之外,已經沒有其它選擇」;而一三○○更是極力調動美國本土親共華人輿論,以所謂聽眾對談的方式,有意識地抨擊「美國充當世界警察」,在美國華人中醞釀、累積、擴大反美情緒。

與此同時,就在巴以和平會談難產之際,中共突然邀請阿拉法特訪華。人們看到,這個昔日的恐怖份子從北京討得某種支持回來之後,以色列各地的巴人自殺式攻擊就頻頻升級、益發不可收拾了。如果我們把巴人自殺炸彈攻擊同「九、一一」恐怖份子劫持四架民航班級攻擊紐約世貿中心及華盛頓五角大樓聯繫起來,那幺中共喉舌在事發前竭力宣傳的「拚命」說,裡面就大有文章了。

如果人們再聯想到下列的一些事實:中共曾派出代表同本拉登秘密接觸,其後本拉登五次秘密訪問中共國,三次會見中共軍情系統要員,並得到了中共提供的一名特別顧問,專門指導進行「超限戰」、「點穴戰」;庇護紐約恐怖襲擊主嫌本?拉登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除了同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維持僅有的外交關係外,竟然同中共簽有經濟和技術合作備忘錄,並且從中共那裏得到修建水壩、建立電話系統的「援助」;在美國要求巴基斯坦開放領空、提供打擊隱藏在阿富汗的兇嫌本?拉登方便之際,巴基斯坦總統突然宣布將於十七日訪問北京,然而北京對這位昔日南亞友幫領袖的要求卻反常地迅速作出回應,毫不留情地一口予以回絕。所有這些浮出檯面的信息,顯然在告訴人們,中共同本拉登、或者通過巴基斯坦同本?拉登有著某種秘密交易。與此同時,本?拉登及阿富汗政府卻一再聲明,憑他們的能力和技術是不可能組織如此規模、如此精密、如此協同一致的紐約、華盛頓恐怖襲擊事件的,那幺這句話的潛臺詞等於告訴美國,在他們的後面還有一個更大的後臺、更大的流氓國家。

*中共國上上下下齊聲叫好大有文章、國際社會必須警惕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當伊拉克電視臺為「九、一一」恐怖襲擊幸災樂禍、巴勒斯坦人手持國旗歡欣鼓舞上街慶祝之際,北京竟然也有人沖上街頭燃放鞭炮,叫嚷「這次炸死的美國人太少,應該把美國夷為平地方解心頭之恨」。

無獨有偶,在中共控制的網站上,反美、仇美、幸災樂禍言論更是鋪天蓋地而來。那些未來的恐怖份子們寫道:「不可一世的老美早晚都有這幺一天,向那些不畏強暴、不惜生命的勇士們致敬!」;「美國活該!哇哈哈哈!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今天應該是我們值得幸災樂禍的日子,嘿嘿,該怎幺慶祝呢!?」;「幹掉越多越多的美國佬越好,太爽了,哈哈哈哈....」;「難道這是美國亡國的開始?阿拉伯兄弟,向你們致敬!」;「撞得好,絕對準確、及時!對這種超級大國,明打打不過他,只能用恐怖襲擊,幹得妙不可言!巴勒斯坦萬歲!」。天真的人們,你可千萬不要以為這些都是網上失控的輿論。須知,在中共國控制的網絡論壇上,不按政治局給定的聲音說話,那可是要吃官司、蹲監獄的呀!

這不,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網隨即發表了署名文章:「美國火警九一一:霸權主義不除,國際恐怖主義難消」。文章稱:「世界本來就是一個矛盾統一體,自古以來,恐怖主義常常是弱者反制強者的銳利武器」;「九、一一事件,在美國人看來,是恐怖主義活動、是黑暗、是邪惡,但對那些倍受美國霸權主義、強權政治欺壓的國家、民族、組織、人民來說,卻是被迫的反制行動」;「現在,美國正尋求中、俄兩大國全力支持他打擊國際恐怖主義,這預示著一場猛烈的軍事風暴即將開始!而這場風暴結束後,美國的下一個目標是誰呢?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要提高警惕!」

九月十三日,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喉舌「明報」也發表社論,題為:「一隻手掌拍不響,美國也應反省」。該報煽動說,「回教文明和西方文明之間衝突的加劇,正是美國這次受到襲擊的根源,值得美國深刻反省」;該報甚至發出威脅:「如果美國執迷不悟,繼續採用冷戰時代的手段來處理對外關係,不但會處處碰壁,而且會形成一個殺戮與報復的惡性循環,最終會使更多美國人和其它國家無辜的人民遭殃」。

中國軍方「超限戰」的作者喬良和王湘穗也站出來講話了,他倆毫不掩飾地宣揚「超限戰」理論的成功,稱:「這次攻擊不像過去的恐怖行動,僅僅完成就可以了。這次是讓兩架飛機撞擊世貿中心,而給予的間隔,是為了讓新聞記者和媒體有足夠的時間,讓全世界有適時的現場轉播。因為,看到整個過程造成的震撼,比一萬人的傷亡要大,對國家的隱痛也將會非常長久。」

在中國軍事天地(http://www.chinajunshi.com)上,人們看到的言論就更加具有挑釁性了:「美國政府是大多數美國人民支持的....大多數美國人民理所當然要為此付出代價,從這個意義上講,系列攻擊而導致的美國人傷亡豈不是罪有應得,形象地說,如果不是美國不讓其它國家活,其它國家何至於要美國人民死」;「不幸的事情也終於在美國發生了,我覺得是不是有點來得太晚了?打倒美帝國主義,打倒走狗漢奸,我們永遠追求和平,我們永遠熱愛和平,誰還可以告訴我第二次美帝國主義被襲擊是什幺時間!」

如果,人們對中共政權的運作機制有一個較為透徹的了解,那幺「九、一一」恐怖襲擊發生後,面對北京出現的放鞭炮慶祝、整個中共國民間輿論拚命鼓噪、叫好、黨國精英紛紛發表談話指稱「美國人惡有惡報」、宣傳喉舌一個勁地鼓吹「美國即將發動戰爭」、「美國應該檢討霸權政策」、「美國打擊恐怖主義必須尋求中國合作」等紛至沓來的怪現象,就不會覺得不可思議了。相反,卻會得出如下結論:圍繞「九、一一」發生的一切,之所以配合得如此周密、如此恰到好處,在在顯示中共正在推進並實現一個它預先設計好的國際政治大陰謀,而紐約、華盛頓的恐怖襲擊,則僅僅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因此,世界輿論和美國政府,實在有必要密切關注中共國在這方面的新動向,從而徹底揭露並鏟除中共這個暴力恐怖活動的總後臺。

*中共的狐狸尾巴正在被抓住、江澤民開始尿褲襠了

北京官方眼下的新動向是什幺呢?新動向是:

十一日晚,中共國主席江澤民在發給布什的電文中輕描淡寫地稱:「中國政府一貫譴責和反對一切恐怖主義的暴力活動」;

十二日晚,江應約與布什通話時突然提高調門:「強烈譴責這起駭人聽聞的恐怖活動」;

十二日晚,共產中宣部更發出緊急通知,知會各地主管部門,強調媒體在報導恐怖襲擊事件時,要以譴責襲美的恐怖行為為主調,同時禁止各媒體自行發表評論,議論述評一律以新華社稿為準;對於互聯網上的出格行為,中宣部的通知強調,對美國遇襲幸災樂禍,同情恐怖份子,起了很壞的影響,並被海外某些反華輿論所利用,要求各主管部門必須馬上糾正,加強監管,嚴格把關;

十三日,人民日報網刊登署名文章,強調「影射中共與本拉登有關係,這是對中共莫大的栽贓與侮辱」;
 
十三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朱幫操強調,美國打擊恐怖主義活動和組織,或擬對如阿富汗等支持恐怖組織國家採取報復行動,須在聯合國憲章的基礎上進行,美國不能侵犯他國的領土和主權;在被問到如果美國未同中共磋商即對庇護或支持恐怖主義組織的國家施以報復、中共是否會反對時,朱幫操強調,國際反恐怖主義有其必要性和迫切性,但打擊恐怖主義組織必須在聯合國憲章的基礎上進行。

十四日,東方日報報導,共產軍東山島演訓結束後,原計畫廣州軍區也要演訓,但發生美國遭受恐怖分子襲擊事件,中共決定推遲;

十五日,北京否認曾為喀布爾提供技術和經濟支持,但是承認,北京同塔裡班政府有接觸,雙方貿易規模極小,目的是在阿富汗勸和。

共產中國在「九、一一」慘劇發生後,從不疼不癢地譴責迅速升級到同恐怖份子、同本·拉登劃清界線,其態度變化之快,給人的感覺是娑約毖哿說拿攔爸嚼匣ⅰ保蛩閿米吧黨混短庸攔飼逅愕摹胺老摺閉詒覽#暮晡舶駝諞壞愕懵凍隼礎?p>中共官方的另一個新動向是,開動所有受它控制的宣傳機器誤導輿論,聲稱受戰爭襲擊的「美國要徹底反省」,美國遭襲是它「錯誤的中東政策所致,是應得的報應」,「美國同伊斯蘭開戰將挑起再一次的十字軍戰爭」。其目的無非是把這個世界搞亂,讓阿拉伯人同美國人拚命地斗,它中共國可以在旁邊隔岸觀火,一屁股壓住狐狸尾巴坐收魚人之利。

共產官方的第三個新動向是,強調「打擊恐怖主義的國際合作可以透過聯合國、透過安理會、也可以透過區域性合作」來進行。一句話,他們顯然不承認美國在遭受恐怖攻擊後有反擊的權利,他們企圖利用聯合國擠入懲罰國家同盟幹賊喊捉賊的勾當,並企圖以「美國發動戰爭攻擊主權國家」為藉口,干擾並阻止對「九、一一」慘劇製造者的軍事打擊,阻止世界反恐怖同盟最終把懲罰矛頭指向這次紐約、華盛頓恐怖襲擊的總後臺----中共自身。

然而,中共頭目的這些如意算盤顯然正在落空。十四日,亞洲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質問中共:「在未來的數月中,是想真正成為文明世界的一部份,還是繼續沉浸於怨恨的錯誤意識中」?該報指出:目前,中共國頭目正在「細心培養大陸人民被傷害與怨恨的國民意識」,煽動仇美情緒;此外,中共國也積極「在流氓國家中尋找朋」,與流氓國家為伍。該報最後告誡中共,不要企圖「對大陸人民再次灌輸毛澤東的老路線,對抗美國帝國主義」,否則就無法跨入「文明世界早已打開的大門」。

十六日,法新社報導,由美國國務院資助的交流計劃的一批中國記者,在美國進行二十八日訪問期間,當中部份人在看到電視播出紐約世貿中心遇襲的片段時,竟然鼓掌歡呼,結果被美國國務院要求中止行程、立即離境。

各種跡象表明,中共偽善的嘴臉正在被揭露,美國人和世界反恐怖同盟正在抓住中共的狐狸尾巴往外拽,中共自己大概也已經感覺到了,全球打擊的矛頭正在慢慢朝它合攏。所以,世人現在看到的是,面對急了眼的「美帝國主義紙老虎」,江澤民嘴巴開始發軟了,褲襠開始流尿了,共產土匪過去常見的那種兇悍、無賴,奇怪地一掃而空了。

*反恐怖戰爭被魔頭引入新疆、中共黨匪最終難逃世紀懲罰。

人們知道,中東恐怖組織的恐怖活動向來具有一個鮮明的特點,那就是從不隱晦自己的攻擊目的,也從不對自己的做為賴帳。但這次,「九、一一」自殺式襲擊卻格外蹊蹺,在史無前例大規模攻擊造成數萬人傷亡慘劇之後,居然沒有人出來認帳。這次襲擊獨有的特點是中共國式的:採用了毛澤東的「打了就跑」的方式,所有的策劃者都迅速躲藏了起來;採用了中共對付「美國霸權」的新戰術,專打不設防的民用設施、平民百姓,製造社會混亂。美國人指控的兇嫌本拉登和其它伊斯蘭恐怖組織,這次為什幺要改變他們「好漢做事好漢當」的「英雄本色」呢?這就又不能不使人聯想到,恐怖份子後面有以輸出革命為業的中共顧問在給他們出主意。

無庸置疑,當美國人一切準備停當,開始對本拉登設在阿富汗的訓練營地進行毀滅性打擊之前,這些阿拉伯原教旨主義恐怖份子肯定會逃跑。往那裏跑?人們只要看一下地圖就會發現:往南,伊朗是塔裡班的死對頭;往北,有阿富汗的反塔裡班武裝阻住去路;往東,原來支持塔裡班的巴基斯坦已經同美國合作,發誓要生擒本拉登;最後的一條路只有往西北,竄入新疆。新疆是荒無人煙的沙漠,那裏有本拉登「九、一一」恐怖襲擊的顧問兼參謀——中共政權,又有本拉登訓練出來的伊斯蘭疆獨戰士,他們都會有情有義地向逃亡的恐怖份子提供掩護。所以,在世界上已經找不到落腳之地的本拉登,必向新疆逃竄。

十六日,鳳凰衛視報導,中共國已經關閉了它同阿富汗、巴基斯坦的邊界,駐南疆的部隊也已經奉令全面戒備;與此同時,共產中央軍委更向全軍發出指示,要求做好一切準備,防止戰爭延燒到中共國領土。對時局發展敏感的朋友也許會立刻想到,本.拉登實際已經進入了新疆,因為這樣一來,中共就可以同本拉登談條件,要他停止支持疆獨;而另一方面,美國人就會從此找不到本?拉登,中共這個「九、一一」慘劇的策劃者也就永遠不會被揪出來。

然而,美國人也不是那幺好騙的,本拉登的去向,豈能逃過日夜監視著地面活動的衛星慧眼。布什已經講了,不管本拉登逃到哪裏,美國軍隊一定追到哪裏,而且對於恐怖份子的庇護所也要嚴加懲罰。因此,追擊恐怖份子的戰斗一旦打響,不管中共匪頭們承認還是不承認它是「九、一一」慘劇的策劃者或總後臺,只要本拉登往新疆一鉆,往他那「超限戰」教唆犯的懷裡一鉆,全世界徹底消滅共產惡魔的戰爭也就開始了。到時候,中共當然會求助於中亞五國軍事合作組織,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可是朋友別急,老奸巨猾的俄國不見得願意替中共陪葬,因為當年的全世界反希特勒法西斯戰爭,俄國人還是明智地站到了正義的一邊。如是說來,美國人聲言消滅恐怖主義毒瘤的持久戰,就會自然而然地變成從地球上徹底鏟除共產惡魔的世紀之戰,而受共產奴役、壓迫五十多年的中共國人,或許就此獲得新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