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下)
 
曹长青
 
2001-9-23
 
【人民报消息】据最新一期《时代周刊》介绍,宾.拉登的父亲和沙特阿拉伯建国之父有私交,因而获得经商特权而发了财,其总资产达50亿美元。老拉登有4个妻子,52个子女,去世后遗产主要分给了20个儿子,那时宾.拉登13岁,分到了8,000万美元,从此小拉登成为阿拉伯世界的大富豪。

虽然宾.拉登把8千万遗产通过生意滚成了2亿5千万美元,但拉登组织恐怖主义活动花费巨大,他在阿富汗可能就有5,000名追随者,在全球60多个国家有分支组织,还要购买大量武器弹药。按照他的组织和活动规模,他的2亿半美元在过去十年中早该花光了,但拉登总有花不完的钱,显然很可能来自其他渠道。

拉登曾多年在苏丹居住(苏丹近年一直为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势力掌控),1996年苏丹在美国压力下让拉登离开。拉登乘坐包机,带著他的3个妻子和50个保镖去了阿富汗,不久就成了塔列班政权的座上客。一位原苏丹官员在美国作证说,拉登在苏丹的恐怖份子训练基地,费用几乎都是由苏丹神学政权提供;而伊拉克、利比亚、伊朗等穆斯林世界的独裁政权,也暗中向拉登提供资金,利用他组织恐怖袭击活动,打击西方国家。

《纽约时报》精通中东问题的专栏作家弗瑞德门(ThomasFriedman)分析说,穆斯林独裁国家所以支持拉登,最主要的原因是,恐惧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和价值进入阿拉伯世界,动摇他们的独裁统治;另一个是用支持恐怖主义组织,来换取他们保证不在这些国家惹是生非,制造麻烦,其目的仍是保持这些专制政权不受威胁。

因此,美国要想真正根除恐怖份子活动,必须把窝藏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的国家,同恐怖主义组织相等看待,使用战争手段,实施军事打击。布什总统20日在国会的演讲已向这些国家发出“最后通牒”:“站在我们这一边,或者遭到和恐怖主义份子一样的命运。”

有人强调,美国的这种新型敌人是无形的,根本没法对付。但事实上主要的恐怖主义组织都是有形的,而且有名有地点:“哈玛斯”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管辖地,“圣战”在埃及和黎巴嫩,“解放阵线”在叙利亚。另外在苏丹有恐怖份子训练基地,伊拉克、利比亚、伊朗也都暗中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美国必须有决心、敢于和这些窝藏支持恐怖主义的专制国家打一场全面的战争,因为只要这些穆斯林独裁政权不垮台,恐怖主义份子就有庇护之地,恐怖活动就不会有完结。

这一点可以从土耳其的变化看出来。1999年我曾到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采访了两个多星期,更加直感到土耳其的独特之处。虽然土耳其也是穆斯林国家,清真寺每天5次呼吁人们去祈祷,大街上可以看到黑纱蒙面的女性,但土耳其却是一个相当亲西方的国家,过去半个多世纪一直实行西方式的民主选举制度,并有相当程度的新闻自由。我不懂阿拉伯文,但从当地的英文报纸《土耳其时报》(TurkeyTimes)上,不仅读不出反美情绪,而是从那熟悉的英文字母中读出了共同的人类文明。在这种民主制度下,不要说绝无可能有政权力量支持恐怖主义组织,而且土耳其政府向来以严厉打击恐怖活动著称。土耳其不仅不是反美或恐怖主义活动的庇护地,恰恰相反,这个穆斯林国家过去50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19个成员中唯一的穆斯林国家,并且早在50年代就加入。韩战时,抗击北韩和中共军队的联合国军,除了美国之外,土耳其的兵力最多,超过英、法、澳、加等国。

土耳其的变化证明,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不是穆斯林宗教,不是阿拉伯文化,而主要是专制制度,是这种大邪恶在背后支持那些拉登小邪恶、在前台的邪恶,目标是攻击民主制度和人类文明,以保持专制制度在阿拉伯国家的继续统治。恐怖主义份子为什么多出在中东地区?主要原因就是那个区域基本掌握在专制政权手中。

今天,联合国191个成员国中,三分之二以上是民选政府:在欧洲,全部的共产党政权都已垮台,使欧洲成为全部国家都实行民选制度的洲际大陆;在有35个国家的美洲大陆,除了共产古巴之外,其他全部34个国家都相继实行了民主选举;在有48个国家的南部非洲,27个国家实现了多党选举政治,包括中国人一向视为极为贫穷落后的坦桑尼亚、赞比亚、马拉威等;在亚洲,菲律宾、南韩、台湾、印尼、东帝汶的民主进程令世界瞩目。但是在中东阿拉伯世界,除了埃及实行了一定程度的民主选举,和比较开明、倾向西方的约旦、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之外,其他国家基本上被敌视美国和西方文明的独裁者劫持。尤其是伊拉克、伊朗,和北非的利比亚联手,成为恐怖份子的井冈山和威虎山。美国和文明社会要想根除恐怖主义组织,必须下决心,炸毁这些威虎山,摧毁座山雕,才可能根除那些小炉匠和小拉登们。

第七,坚持美国有军事自卫权利:

美国还没有对塔列班开战,中共就进行杯葛,强调一切战争行为要经联合国决议批准。而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具有否决权。当年伊拉克侵占科威特,美国率全球36国军队打击伊拉克之际,中国就是百般阻挠,最后看大势已去,投了弃权票。后来美国率领北约军事干预南斯拉夫对科索沃的种族清洗时没有经过联合国,主要原因是中共及俄国坚决反对,根本没有通过决议的可能。

这次恐怖份子攻击美国本土,造成大规模平民死亡,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权进行自卫并回击,向那些恐怖组织和窝藏支持它们的国家开战,而不需要经联合国决议,更不需经中共那种专制国家同意。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没有联合国,当然也谈不上经联合国批准,美国等盟军不仅照样参战,并打败了德日意轴心国。

另外,联合国已越来越成为专制国家联手杯葛正义行为的国际场所。不久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竟秘密投票“选”掉了美国在这个组织中的席位,而由全球人权记录最恶劣的苏丹等国家递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此,索尔仁尼琴在197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书面领奖词中就指出,“在一个不道德的世界里,联合国也变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员国政府不是自由选举产生的,而是暴力强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夺取的。”像中共、古巴、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缅甸、越南,苏丹等专制国家,人权记录极为恶劣,但它们照样有“一国一票”,且很多时候形成“多数”,把联合国变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乐部。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花销庞大、效率低下、官僚腐败严重的国际机构除了每年花掉几十亿人民的纳税钱、满足西方左派的国际大政府幻想、以及每年那些权力者们聚集开个大Party(吃得更加“圆首”)之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美国应该利用现在没有了苏联共产帝国的牵制,又是世界唯一超强的机会,凝聚一切可能的力量,打一场摧毁专制、根除恐怖主义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历史正给予美国和文明世界的领袖们以机会,关键的不是美国有没有能力,而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有没有战胜法西斯的丘吉尔、罗斯福,有没有抗衡共产主义的里根、撒切尔!我们拭目以待。

2001年9月22日于纽约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