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 邪恶
 
2001-9-20
 
【人民报消息】美国大灾难,事发时布殊在小学参观,正在给学生讲故事,副官紧张地向布殊附耳通报出事的消息。法新社记者拍下了布殊在知情的一刻的神情--虽然惊愕万分,但不失果敢刚毅,愤怒的火焰燃烧著眼睛,那张脸孔透露的只有一个信息:复仇。

布殊当夜发表讲话,邪恶(Evil)这个字在讲稿中出现了三次:「邪恶而鄙劣的恐怖行动突然夺去了几千条性命」、「今天美国见识了人性至极的邪恶」、「搜捕邪恶势力的行动正在展开」。在英语形容词的兵器库中,Evil属于核弹一级,比Wicked和Criminal更加激烈而沉重,因此平时绝不滥用。在这个关头使用,是恰如其份的,令国民知道事态之紧张、政府的愤慨。

语文是有力的武器。一个形容词,如果用滥了,感觉就会粗钝,就失去了震撼的效果。愈极端的词汇,愈戒滥用,使用语文的人,如果有足够的智慧,一定会小心选择。在中国语文的生活中,类似Evil的极品词汇,像「十恶不赦」、「恶贯满盈」,无论是政府的大批判,还是民间匹夫泼妇之间的毒骂,都滥用得太多,令中国语文失去了光泽。

Evil这个字,只为这一级的集体屠杀的罪行而订造,平时不乱用,这时出自一个神色凝重的总统之口,大家就知道,这不是「八万五」,也不是任何到大陆去建居屋的「初步构思」,而是认真的。大事不好了。

在布殊的演说中学习Evil一词之使用,就会明白把「法轮功是邪教」硬译为「Falungong is an evil cult 」之可笑,完全是一句「清式英文」( Chinglish)。

哈佛学者邵新铭说特区没有领袖人才,他说得没错。比较一下董特首在政府总部对轰袭事件的讲话的语调、文词和表情,跟平时提及「今天天气很好」没有什么两样,就会明白,人家纽约是纽迹锥厥锹锥兀厍暇故翘厍?p>美国政府没有时时呼吁「团结」,美国人明知是布殊的外交政策过硬而惹祸,这时都不会大骂「都怪布殊这个丧门星」,团结一致,支持军事报复--而不会婆婆妈妈地先叫布殊「反思」,再藉此而引发高层的权斗,自己先窝里斗。

连戈尔也说:全力支持布殊。一个帝国的诞生和兴盛,毕竟是有道理的。

——转自《明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