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铁的纪律"才是出路──从资本家入党问题谈起
 
2001-9-12
 
【人民报消息】有人说,"允许资本家入党标志著中国新一轮政治体制改革已经啓动,中囯共产党终于走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中囯共产党行将变成全民党。"令人吃惊的是,持这种观点的人居然是一些自称爲自由主义者或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人。

  财富的力量是巨大的。没有财産,人类可能是自然界最弱不禁风的动物。因此古今中外的统治者无不借助财富的力量来维持其统治。允许资本家入党,实在是中囯共产党在市场经济(尽管是扭曲的)形势下很自然的一种变化,也是邓小平改革的继续,不值得大惊小怪。刘邦、朱元璋早年可能对对地主老财恨之入骨,但一旦自己做了皇帝,自己的亲友都成了新的地主老财,他们还能继续仇视地主老财吗?中囯共产党刚刚取得全国政权的时候,不是曾经让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宋庆龄等做了中央人民政府的副主席吗?后来共产党在中国消灭了资产阶级,财富完全集中到了国家(政府)手里,共产党不是跟政府官员紧紧团结在一起,来了个党政不分吗?邓小平改革二十多年后的今天,非政府资本的力量已经有了巨大的发展,中囯共产党爲什麽不予以利用呢?邓力群之流只允许共产党官员发财(表现爲赞同邓小平改革)、不允许资本家入党做官,不是比现在的当权派更贪心、更短视吗?

  即使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邓力群之流的说法也更加站不住脚:大量共产党的高官把不义之财存在外国银行取利息("一等公民掌大权,外国银行存美元"),这些食利者的收入不同样是剥削吗?他们不是更腐朽的资本家吗?

  其实早在毛泽东时代这一理论破绽就已经存在了。那时由于没有什麽工资外收入,也没有私企、外企,谁的官大谁的钱就多,而毛又提倡人们存款以"支援国家建设",所以银行存款的多少显然是与官员级别的高低成正比例的。而根据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利息收入不但是剥削,而且是离劳动最远的、最不用操心的、从而也是最腐朽的剥削!完全可以说,那时最大的剥削者在共产党内据有最高的地位!那些说毛泽东思想英明伟大只是实践中出了些偏差的人,我希望他们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真理的追求》据说是因爲登了一篇题爲《资本家入党开国际玩笑》的文章被当局关了门,于是有许多人爲它叫屈。新、老左派这样做很好理解。但是竟然有一些自称爲自由主义者的人也跟者说什麽"不赞同它的观点但更不能赞同政府剥夺它讲话的权利",这样的弱智真让我惊讶!

  关闭《真理的追求》与关闭非官方的网上论坛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关闭非官方的网上论坛不但侵犯了公民的言论自由,而且侵犯了公民的财産权。但是《真理的追求》是由政府开支而专门给某一反自由、反民主的政治派别发言的阵地,不符合公共财産的使用应当向所有的公民或个人平等开放的原则,我看是早就应该关闭它了!政府有权关闭由公共财政支撑的报刊、电台、电视台,党有权关闭用党费开办的报刊、电台、电视台,就像股东大会经公司法规定的特定多数票同意可以关闭自己的企业一样,是天经地义的。在中国,对言论自由的侵害并不在于共产党不让它自己的大报、小报发表反对自己的言论,而在于共产党不允许公民个人、个人合伙与企业法人自由办报、办刊。这既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也是对财産所有权的侵犯。

  我看还有许多像《真理的追求》这一类的报刊应该关闭!我看从中小学到大学的政治课如果不愿取消,至少也应该修改教科书了。一方面允许资本家加入共产党,另一方面又在教科书里大批资本家剥削,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不是把学生培养成僞君子,就是在幼小的心灵中种下对资本家、对共产党、对政府的仇恨。一旦有一天政府对社会失控,仇恨爆发出来,恐怕就要血流成河,后果不堪设想。这既不是政府所希望的,也不是自由主义者所希望的。自由主义者主张对过去数十年间所有犯有反人道罪行的人进行公平、公开的审判,主张对邓小平改革以来所有个人取得的非法或来源不明的钜额财産依法进行清算--该没收的没收,该补税的补税。但是自由主义承认合法的资本利润,承认合法的资本与劳动都对社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自由主义坚决反对贫富歧视与贫富仇视,坚决反对以暴易暴。

  但是说"中国新一轮政治体制改革已经啓动"显然爲时尚早。允许资本家入党合乎逻辑的结果,可能意味著共产党将修改宪法给予私有财産与公有财産同等的地位,可能意味著共产党将修改教科书承认资本的经营与劳动的提供都是对社会的贡献。从原则上讲这当然是共产党在民主与法治问题上的一个进步。但是即使共产党不久之后真的这麽做了,也不过是对它过去早就该做的事情的补火,不过是对邓小平改革的彻底承认。它最可能的结果是使江总书记变成李光耀,在中国建立一种类似二十世纪后期新加坡的政治体制。

  真正的新一轮政治体制改革应当从共产党放弃"铁的纪律"开始,而不是从"允许资本家入党"开始。当中囯共产党放弃"铁的纪律"--人们加入共产党不再是"站这进去,躺著出来"的时候,当共产党真正成爲一个信仰者的团体--人们可以自由进出的时候,以共産主义爲终极关怀、以自由民主爲现阶段唯一可行制度的人们才能在共产党内诚实地生存,真正的党内民主派才能産生,和平过度到自由民主社会的曙光才算是露出了地平线。到了这一天,党外人士才能通过大批进入共产党的方法来使自己所爱戴的共产党人成爲当权派。下一步是开放报禁、党禁。到了这个时候,共产党就成了一个适合在民主社会里生存的政党。再下一步,就是地方与中央代议制政府的直接选举了。

  说"中囯共产党终于走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更是缺乏常识。一个在野的无产阶级政党放弃暴力革命主张,转而从事和平竞选,指望通过自己的执政在现行宪法的框架内爲无産者谋福利,那才叫做走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这里改变的是取得政权的手段,而非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团;这里与放弃暴力革命同时发生的现象之一就是放弃"铁的纪律",因爲"铁的纪律"在和平竞争中已不再必要了。一个执政党,在通过暴力革命消灭了资产阶级后,又凭空造出了一个资产阶级,先是暗送秋波,后是公开承认,活脱脱一个对自己的私生子从生産到准正的过程。正如一个父亲或母亲通常不会要自己私生子的命,中囯共产党对于中国的新资产阶级何曾有过暴力革命的主张?没有的东西,如何谈得上放弃?就算中囯共产党在邓小平改革后还是无产阶级政党吧,在目前中国劳工处境极其悲惨的情况下,它向资本家暗送秋波,也只能说是对工人阶级利益的背叛,背叛工人阶级的利益居然被说成是"走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何况中囯共产党并没有放弃"铁的纪律"呢!

  尤其不可掉以轻心的是,中囯共产党数十年来一直是在党政机关、军队、学校、企业管理层中而非在劳工(包括正式工人与农民工)中拥有较大的比例的党员,中国新资产阶级又是党的私生子;因此允许资本家入党的结果恐怕不是劳资矛盾的调和,而是导致对不义之财的承认与权钱勾结的合法化。虽然亲生子对私生子的嫉妒并不道德,虽然允许资本家入党在一段时期内肯定是加强了共产党的统治基础;但劳工的生存将更加困难,腐败现象将更加严重,劳资矛盾与官民矛盾将一步加剧,社会的长治久安危如累卵。尤其可怕的是,这种官商勾结的局面很容易导致底层人民受新、老左派的煽动,把对专制与腐败的仇恨扩大爲对所有政府官员与所有资本家的仇恨。这样下去,一旦有一天现政府无法维持其统治,就可能使中国重新走上毛泽东式的革命道路,发生大规模的暴力报复("无产阶级专政"),血流成河,然后进行所谓的"社会主义改造"。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文化建设所取得的成就,又将毁于一旦。

  这个危险江总书记好象也认识到了,所以他说要坚决反腐败,所以他说决不允许党内出现一个既得利益集团。但是如果我们敢于正视现实的话,应该承认这样一个既得利益集团早就在共产党内形成了。爲了避免反腐败的形势进一步恶化,我认爲共产党必须放弃"铁的纪律",让人民群衆能够自由进出共产党。反腐败主要不能依靠党纪,而应当依靠国法。"铁的纪律"在维护党员对党的领袖的忠诚方面的作用是虚假的(前苏联、东欧的例子可以爲证),在反腐败问题上更是经常与国家的法律相冲突。几十年来中囯共产党一直靠"铁的纪律"反腐败,腐败却越反越多,这是爲什麽呢?我认爲就是因爲"铁的纪律"把广大人民群衆关在共产党的大门之外,使共产党成爲一个脱离群衆、高高在上的特殊利益集团。

  放弃"铁的纪律"与修改教科书,现在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否则很可能来不及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