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装神众共官留后路、大厦将倾覆亡征兆遍及神州
 
2001-9-11
 
【人民报消息】在北戴河会议上共产中央要求,参加者事前必须学习八个文件,这八个文件的重中之重是:“社会各界对党和政府评议的调查和考察”,这是共产中央书记处、中央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和中央党校研究室,借调地方部门、民主党派二百五十多名工作人员,对十二个省区)、直辖市、五十八个党政所属部、厅级部门、九十八个乡村、林、牧场,通过五百二十多次座谈会,征求十二万两千五百多人意见,然后写出的民意调查报告。

中共元老宋平在看过这份文件后批示道:现在的共产党已“犹如一堵朽墙,人民起来一推就倒”。政治局的匪头们在拿到这份显示共产党大势已去的报告后,也曾担心下发这份文件会动摇党心,但那些想要江泽民好看的匪头们坚持在一定范围内公开,于是这份不祥的文件就到了参与北戴河会议的大小红顶共官手中。

这份民意调查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对所属地区党政部门及其主要领导干部的评价?被调查者回答很不满意的占百分之二十,回答很差的占百分之六十七,表示满意的仅百分之十三。

调查的第二个问题是,你对当前社会最不满意、最反感的是哪些方面?调查结果依次是以下十个方面:
一、党政部门及其领导干部腐败,占百分之九十二;
二、人治,民主、法治建设停滞,占百分制八十八;
三、贫富两极分化、扩大,占百分之八十五;
四、下岗、失业、强制退休,占百分之八十二;
五、治安恶化,危害正常生活,占百分之八十;
六、社会风气、道德败坏,占百分之八十;
七、干部家属特权,占百分之七十七;
八、医院拒收贫困人员医治,占百分之七十五;
九、中小学乱收费,家长负担沉重,占百分之七十五;
十、假、冒、伪、劣充斥,危害社会,占百分之七十四。
民调的第三个问题是农民对现实的满意度:称很不满意的,占百分之三十;不满意的占百分之五十二;满意的仅占百分之十八。

该调查报告还有两个调查数字引起了党匪头目们的极度恐慌,那就是:有百分之五十五以上的群众表示,他们会上街参加反腐败、反特权的游行示威,并且认为一旦出现群众上街的反腐败场面,全国会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民众和党员紧跟着投入运动。

这么一份反映中共极权统治危机的民调,在北戴河共产高官手中传阅,岂能不让红朝的大大小小匪头们不感到大厦将倾、末日的清算即将到来。也正是因为出于这种内心的惶恐,江泽民才会不顾身份,在北戴河会议上变态地叱责众高官留后路、准备逃亡海外。

反映党国现实的政治谣言泛滥、显示江共王朝正重蹈四人帮覆辙

中国历史上,每一个王朝灭亡之前,几乎都会出现预示王朝灭亡的流言和民谣,今天的党国江共政权当然也不能例外。八月二日,就在众匪头聚会北戴河之际,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宣部、中组部受命联合发出文件,要求对社会上的“政治谣言”、“敌对势力”的宣传、党内的“错误论调”进行追查和讨伐。该文件称,当前的“政治谣言”、“敌对势力”宣传、党内“错误论调”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针对社会主义制度,针对江泽民为首的第三代领导核心,针对党中央的正确领导,针对即将召开的党的十六大,针对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思想,针对我党目前存在的问题,针对我国在国际上的参与。文件特别强调,要坚决防止不自觉地扩散政治谣言带来的消极、恶劣后果。

残暴而血腥的统治者向来都自以为聪明、自以为得计,其实它们才是天底下最愚蠢的动物,而且永远都在自掘坟墓。党匪公布的辟谣文件也是如此,它们原本想利用镇压机器防止所谓的反动言论扩散,然而却因为文件的下传反而提高了这些民间舆论的声价,弄得许多原本不敢关心政治的党国愚民也趋之若鹜,拚命地打听、收集、传播。

该文件纪录的“政治谣言”大致有以下一些:

党领导层有亲俄派、亲美派、保守派和改革派;
退休元老对中央领导核心不满,指腐败风源在政治局;
军队鹰派逼江泽民在军费上让步,江、朱安抚高级军官以换取支持;
今日共产腐败病毒已深入党的肌体、血液,不出五年便会有大乱,进而垮台;
接班的干部大多数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受益族群;
中共没有一个党员是不贪、不捞、不占、不搞特权的;
中共搞改革开放,等于承认它过去的政策、路线是错误的、失败的、违背历史发展规律的;
现在的政治体制已经退回到了四十年代末期的国民党体制;
党现在的凝聚力不到开国初期的百分之一;不到刚刚粉碎四人帮时的百分之二十;
江泽民的“七一”讲话等于公开承认了共产党已经不适应今天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了;
江泽民正在全力捧曾庆红进入权力最高层;
曾庆红要夺胡锦涛第四代核心的权力,曾、胡正在较量、斗法,扶植自己的亲信;
江泽民是庇护贾庆林腐败、走私的总后台;
李长春是文革期间的“三种人”,是专搞“打、砸、抢”的核心人物;
政治局常委会和政治局内部,随着十六大的临近,权力斗争已经白热化;
党内高层都在加紧提拔、安插自己派系的人马到关键岗位,以保证交班后朝中仍有亲信发挥影响;
军方向江核心要求更多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名额,江、朱、胡已作出让步,在一定程度上予以满足;
地方和中央关系紧张、矛盾激化,在要求党中央下放权力方面已是剑拔弩张;
中共的思想工作在领导干部中早已失灵、没有市场,现在搞的政治宣传全都是为了装饰门面遮羞;
某夫人贪污、受贿几百万、上千万,某子女资产几千万、几个亿;
江泽民一心要抓住军委主席的位子,以便用军队控制新一届权力班子;
“三个代表”思想是江泽民想抬高自己,让自己的历史地位高于毛、邓;
党又在造新神,大树特树江泽民个人权威,是背叛马克思主义,践踏党的决议。

平心而论,党匪文件要求追查的这些所谓政治谣言,又有哪一条没反映中共国当前的社会现实呢?没有空穴,岂能来风!无怪呼,上述党国文件自己也承认,不少领导干部对“政治谣言”、“敌对势力”宣传、党内“错误论调”也大感兴趣,而且相信这类“谣言”的“煽动宣传”,并且自觉或不自觉地帮助传播、扩散,做了违背中央精神的事。

中共国人如果不健忘的话,四人帮末期也曾杀气腾腾地追查过“政治谣言”,结果弄得整个共产国风声鹤泪、草木皆兵,最后得到的却是自己的灭亡。今天,当中共国人得悉上海帮又要老戏重演时,他们能不联想到江共王朝死期不远了吗?(摘自闻军<江泽民装神众共官留后路、大厦将倾覆亡征兆遍及神州 >)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