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華民:可欽可敬、流芳千古的中國總領事
 
哀華民
 
2001-8-9
 
【人民報消息】上世紀三十年代末,希特勒以個人意志,以劣等民族的妄造罪名,屠殺了600萬猶太人。

1936年柏林奧運會,更激起大日爾曼民族主義狂熱。1938年3月希特勒的納粹鐵軍侵吞了奧地利,上萬猶太人被關進納粹集中營,天天有大量猶太人被捕、被毒打,陷於絕望與恐怖之中。當時在奧地利註冊的猶太人18萬5千多,只有得到外國簽證者,方可逃生。

許多人想去美國,但美政府以移民額滿為由,只收有財力擔保的富人;英國在阿拉伯國家的壓力下,嚴格限制猶太人前往巴勒斯坦,斷絕了他們的後路;1937年7月參加法國艾維楊會議的32國一致決議拒收猶太難民,更是雪上加霜。維也納各國領館大排長龍,遭到50多國拒簽的可憐的猶太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歷史上從來如此,斥王莽、罵曹操、揭發希特勒、聲討「四人幫」都是權勢消失以後的事。後來揭出秘簽亡國二十一條給日本,被冠以竊國大盜的袁世凱,如日中天之時六君子之一的楊度也去捧場,連京師妓女也組團呈勸進表,請袁世凱大總統早日登基;1976年「四人幫」滅亡前夕各界上書江青表忠心;1938年希特勒來到維也納,奧國人民夾道歡呼迎接,天天看到無辜的猶太婦孺老幼在家被捕、被毒打,似乎無關緊要。

常言所謂墻倒眾人推,破鼓濫人捶。市民趨利避害,鄉原錦上添花,市儈落井下石,絕少雪中送炭,與今日雷同:

什麼「中國共產黨80年為人民謀幸福」呀,「江主席日夜辛勞、奔訪各國」呀,沒人覺得肉麻。其實,中共自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江澤民沒一張選票,這誰都知道,不過是「勝者王侯敗者賊」。中共解放軍在二戰後若與馬來西亞共產黨游擊隊、龐大的印尼共產黨一樣被政府軍消滅,今天同樣是萬民聲討的共匪。如1989年5月踏著「六四」學生的肩膀戰戰驚驚、誠惶誠恐、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奉調進京的江澤民,斯時肯定不會如印尼共黨領袖艾地那樣寧死不屈,多半會跑到美國避難討生活,「竊國者誅,竊國者侯」,不過如彼。

但是當時卻有一位中國青年,中華民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先生對市民夾道歡迎希特勒感到噁心。當時的中國政府與德國關係非常密切,蔣介石建藍衣社,即仿意大利黑衫黨命名,年青的中國總領事不顧違反在柏林的中國駐德大使的命令,冒著生命危險,爭分奪秒,天天為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的落難者發放逃往上海的「生命簽證」。歐洲歷史學家認為,就高尚的個人行為而言,何先生救助的歐洲猶太人比任何人都多。1939年二戰爆發前,1萬8千名猶太難民逃生到上海,為中華歷史留下了永遠閃爍人道主義光輝的一頁。

看看今日中共外交仔,江共是依照聯共(布)傳統把外交人才當特工栽培的,內部叫「外交戰線上的戰士」。他們絕不是大漢使節蘇武的承繼者,在貝加爾湖畔牧羊十五年,渴飲血,饑谷氈,他們絕不幹。他們想的是保烏紗或向上爬,賣護照,會虞姬,斬人蛇,撈世界。

中俄邊界密約永遠不敢公布,是誰背叛民族?你們比誰都清楚。

對你們主子「人權惡棍」、「新聞公敵」這兩項國際桂冠的由來更不會陌生:

89年「六四」後,中共元老搞起氣功健身熱,國家副主席王震授命體委主任伍紹祖大力支持法輪功,上海、廣東電視介紹,天津、長春電臺採訪,公安部長王芳在公安報表揚,七年發展到上億人。人大委員長喬石組織醫學界調查,得出療效96%,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朱熔基總理接受記者採訪,說上億人年均節約醫療費5千元,這筆錢可投到經濟方面去,為何不支持?遂親自批復200多名老幹部的要求,但被羅幹扣壓。

消滅15種氣功、14種教派,總共鎮壓29種所謂邪教全是江澤民個人意志,與鎮壓<<上海經濟導報>>、人權、工會、民主、經濟組織一脈相承。政協主席李瑞環至今不表態,連李鵬也留後路,中國人大至今不敢通過某一種功是邪教的法律,和今日捉放李少民、高瞻一樣。先秘捕,後立法,從家裡抓人。只要宣布不練,馬上放人;堅持不「洗腦」則判刑、勞改,完全是中世紀宗教裁判所的法律遊戲。如今骨幹人員早已抓盡,現在天天打殺的堅持煉功者都是工人、職員、農民,許多是共產黨黨員,至今曝光的只有250多人被打死,你們內部消息早已超過千人。

於長新少將是試飛功臣,只因幫助出版<<轉法輪>>一書,被判刑17年。被判重刑的紀武烈、王治文、李昌都是原公安部監視氣功的高級特工,由監視、偵察而體驗、了解至堅持煉功,個中真理,中共諱莫如深,如今軍隊高級機關宿舍大院照樣集體煉功,前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就堅持煉法輪功。

你們口是心非,什麼被勞教人員受法律保護,只好騙國外傻子。

別的可以裝不知道,在人道主義大是大非上不能裝糊塗,人命關天。歷史上最簡單的法規,劉幫入鹹陽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者及盜抵罪」。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千古不易。你們知道江澤民不署名公安秘劄:「對不肯『洗腦』者,打死白打,打死也算自殺。」這只是他管轄範圍內的賭博。

打死活人豈能白打?連江澤民自己也自身難保。權勢得失,變在頃刻。米洛舍維奇轉眼公審,齊奧塞斯庫夫婦瞬間槍斃。

你們沒見識過1989全美華人反共大遊行的陣勢,江澤民若在現場,必定嚇昏。被你利用的人中就有喊出驚天動地的口號「打倒萬惡共匪」的,一旦真相大白於世,會找你算帳的。

莫謂外交人員上命嚴逼,發表騙人不擔責任,鄧拓詩雲:

「莫謂書生空議論,頭顱擲處血斑斑!」

希特勒的外交部長裡賓特洛甫,不過外交幕僚,白手套上從未沾過鮮血,1946年10月1日紐倫堡照樣判絞刑。他聽到宣判後說:「死刑?......我連寫回憶錄的時間都沒有了。」當上外交部長又怎樣,說盡鬼話,向後人如何交代?現在就考慮寫回憶錄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