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往矣,属刁竖、易牙还看罗干
 
罗英
 
2001-8-23
 
【人民报消息】谈人性的崇高,人们想到岳飞、文天祥;论人性的卑鄙,人们想到齐桓公的宠臣刁竖与易牙。其实,政治的肮脏、权势的追求、人性的下流是圈外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由平民到实现野心并非一步之遥,如火箭般高升,越千层而达宠幸,排群小而被重用,处心积虑,挖空人性,平常人绝对做不到:刁竖卑为近侍,为解除齐桓公病痛而添痔,易牙为超过刁竖竟把亲生幼儿蒸熟作佳肴献齐桓公,后导致齐国大乱,齐桓公暴尸三月的正是这两个“人”。

当代对政府要员的尊崇,尤以中国为甚,国家主席、国务委员,道貌威严,谁也不知所藏之污、所纳之垢是什么玩艺?葫芦里卖的什么毒药?只会溜须拍马屁者,竞争中甘败下风,自古华山一条路,百丑齐拥独木桥。由李鹏外系而得江重用,跨李山头而邀江宠,处心积虑,干出绝活,比易牙、刁竖高明百倍的中共酷吏之中当属罗干,其长期惨淡经营,苦心邀宠手段远远超过武则天宠臣酷吏周兴、来俊臣。

罗干出身自视特权的高干子弟群,他们自造的口头禅是:出生以来会唱的第一只歌是“东方红”,会说的第一句话是“毛主席万岁!”。他们在特殊高贵的中、小学就攀比父母级别,部级鄙视局级而仰视副总理级。

文化大革命中他们是血统论的狂热派,得意对联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尤其得意的横批是:“鬼见愁!”。

他们创编的造反歌谣杀气腾腾:

“忠于革命忠于党,党是我的亲爹娘;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她)见阎王!”

北京以此血统组织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专门打杀地主、富农、右派、反革命及敢于造反的狗崽子。北京六中一学生批驳血统论,被十人以木枪练刺杀,活活戳死。

罗干便是这批‘杀人狂’、官家弟子、红卫兵的老大哥。当时工科是热门,他被派到东德去学习机械。因对改革开放的经济工作一窍不通,只成了机关杂务、工会、救灾种种的万金油。

江泽民重用元老曾山之子曾庆红给元老子弟一律部长级安排,给离休老干部提高待遇之后,一拉还有一打,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将军的死缓便是警告。高干子弟“当然执政”的幻想破灭,上海帮已据各路要津,许多衙内下海官倒眼看李鹏“六四”后由与江泽民在党内平起平坐,渐沦为聋子耳朵摆设而已,急于跳槽的罗干远比春秋时代的刁竖、易牙急迫而高明,效仿刁竖为江淫公舔痔,那是一提谁都知道的那位大歌星的专利,连中央电视台的某位艳丽的播音员都巴结不上,被大歌星轰出瀛台;效仿易牙蒸子献菜又太笨,上访的王丽萱有八个月的婴儿,吉林舒兰市有19岁的黄花幼女初丛锐都是俎上肉,不到与贾庆林争抢政治常委的最后关头不必牺牲自家骨肉,但与江泽民力保的亲信巨贪贾庆林争位却是力不从心的硬仗,好在手下500多法轮功人士判刑,一万多人在劳改,五万多人被捕,600多人关在精神病院,罗干知道这些不怕死的人都是他俎上的人肉,可以任意宰割。他还知道眼馋江绵恒为官商两造第一巨富没有用,临时改变血统也来不及,不如重施1989年故技,为李鹏策划屠杀,具体实施。

那时高干子弟口号是“不准狗崽子翻天”,都热烈赞同南泥湾种鸦片,新疆屠夫王震的名言:“共产党夺政权牺牲了三千万。要想夺权拿三千万颗人头来换!”王震因此当了国家副主席,罗干也成了李鹏亲信。而今仅仅是中央委员,连政治局都没进,想在中共十六大挤进七人政治局常委,难比登天,只好效仿易牙狠心辣手:于是山西放狼狗噬人赛过日本宪兵队,捆四把牙刷摧残阴道,令人发指!湖北麻城白果镇,广场火烧活人,警察摩托劲驶拖死两个活人;河北刑台警察在押车上拷住手脚轮奸大批无辜女性;黑龙江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一天虐杀15名女性,长林子劳教所一天虐杀人11名男性,罗干赞道:“劳教所干警素质高。”当然再高也高不过教唆犯教师爷罗干自己。不知罗干在图什么,值得把人性堕落到如此地步?

至于探索人性的高尚,倒该看看这些宁死不屈,和平忍受迫害虐杀的法轮功修炼者,正如一位香港人与一位北京人对江、曾、罗的起诉书中所言:

“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经商的,没有一个是奸商;做官的,没有一个是贪官污吏,社会上烧、杀、抢、劫、嫖、毒、骗、偷等不良风气与违法犯法行径都与法轮功无缘。”

法轮功弟子明白了法理是发自内心地不愿做,也不会去做任何坏事。

在社会上、在单位里和在家庭中法轮功修炼者都是任劳任怨的好人。这无疑在修炼自己的同时起到了净化社会空气,使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作用。这是任何只治表不治本的法律、运动、规章制度都办不到的,是任何国家政府求之不得的好事。两位原告之言真是振聋发聩,可惜他们的声音世人听不到。告状的两原告都被被告江、曾、罗捕入死囚。

人妖颠倒,视听混淆,罗干该升官乎,该下地狱乎?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