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恶警在罗干的指使下疯狂制造血案
 
2001-8-21
 
【人民报消息】右图为法轮功学员刘爱琴被摧残后的大腿照片,这是江泽民政府迫害善良民众的铁证。

俗话说:“亲不亲故乡人”“兔子不吃窝边草”, 山东人罗干不但吃窝边草,而且还吃窝里草,媒体报导,惨无人道的罗干多次前往祖籍老家蹲点,直接具体地指使恶警摧残、虐杀修佛修道的老乡。他每去一次,山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升级一次。

受害者刘爱琴,25岁,未婚,原山东寿光磷肥厂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6月初被警察毒打重伤。一个善良的中国女孩,怎么也想不到如此的残忍会降临到她的头上,她用自己柔弱而又坚强的身躯承受了这一切非人迫害。

据《新生》报导,王兰香,女、60岁左右,山东省寿光市孙集镇马家村人,2001年6月7日在潍坊寿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李银萍,女、37岁,山东省潍坊市畜牧局职工,2001年6月7日在潍坊寿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01年6月4日上午,刘爱琴、王兰香、李银萍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潍坊地区寿光市孙家集镇马家村的一位学员家,被寿光公安局无故抓走,恶警们竟无视街上围观群众的指责,光天化日之下,象土匪一样当众撕掉学员的衣服暴打,被强行带到孙集派出所内曝晒一天,被带上手铐不许说话,遭到严刑拷打。 罗干说要镇压黑社会,恶警的行为已经告诉百姓,中共的执法部门就是最黑的黑社会。

6月4日下午,在孙家集镇派出所里,恶警狠抓刘爱琴的肩、大臂,弓起指头敲她的额头、耳光一个接一个,从屋里到院子里,肩和大臂已是黑紫一片,额头鼓起一个大包,嘴唇肿胀。

当天晚上法轮功学员被送入寿光市看守所。几天后,看守和犯人将6个法轮功女学员关进禁闭室,锁在铁椅子上,用铁链子锁住她们的腿和脚,过了一会儿进来一群看守,暴徒们用皮鞭、内有铁芯的皮棍、电棍残酷的毒打着她们,刘爱琴双臂痉挛,呼吸急促,脑袋无力的垂着,后背、咽喉、前胸、乳房,电棍所到之处的灼疼,使她忍不住惨叫;不多久,学员李国俊浑身抽搐,但它们说她假装,扑过去乱打一阵后把她抬走了;学员王贵荣被电得东倒西歪;李银屏,一个年轻的女同修也被脱了上衣,恶徒还说要电她下身。整个禁闭室,法轮功学员们的惨叫声,恶警们的狂笑声混成一片。

这就是我们所爱的祖国母亲吗?这就是罗干晋级升爵的资本吗?大家都知道在十六大上罗干即将从中共的政治局委员高升为政治局常委,他必定是有卓越的功绩才可以提升,原来杀人和指使鼓励他人杀人的民族罪犯在中共里是英雄,怪不得胡长青说“中共最多长不过十年就得垮台!”

6月6日下午,学员向看守所反映无罪被抓的情况,要求释放时,被看守所的恶警们拖到走廊上拳打脚踢,并用胶皮棍毒打,打完之后把其中6人绑在专门对犯人用酷刑的铁椅子上,用铁链子锁住她们的腿和脚。晚上,以所长和王队长为首的邪恶之徒们喝了酒之后,对这6个被绑在铁椅子上的学员,再次施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

邪恶们拿来了橡胶棍和电棍,五、六个邪恶对付一个学员,先扇耳光,之后一个邪恶拽学员一支胳膊反拧过来,还有拽着头发的,轮流用橡胶棍往学员身上、腿上猛抽、猛打,满口污言秽语,恶毒地打学员,橡胶棍被打裂了三次,中间的铁芯脱落出来,它们就又换上新的橡胶棍继续毒打,同时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学员被打昏迷了,它们就用凉水泼醒之后再打,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之久。

其中一位30多岁的年轻女学员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他们撕光了衣服,打得全身黑紫,没一点好地方,被打晕几次,凉水泼醒之后又用电棍电击,痛苦的喊叫声震惊了整个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就是这样,恶警们仍不罢手,其中一个丧心病狂地说:“把你们弄到屋里弄死算了,我们把你轮奸了!” 流氓无赖执法哪里有良民生存的空间!

这时,女学员已开始吐血,它们根本不管,继续毒打、电击,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就如地狱的恶魔一般。邪恶们打累了之后,还说明天接着来。学员们被锁在铁椅子上一整夜,被迫害最严重的这位女学员不停地呕吐,直到早上5、6点钟,已处于昏迷状态,脉搏全无,其他学员见这种情况,叫看守所的看守们来看一看,它们根本不管,还说“死不了,怕什么”。后来看实在不行了,它们才把她送到寿光人民医院抢救,并派便衣严密看守,该学员直到7日下午仍未脱离危险。

王兰香、李银萍终于因为要炼法轮功而被寿光看守所的警察打死。

奄奄一息的刘爱琴被送进医院,检查结果为尿血、低血压、脱水,然后从肿胀的大腿抽出一滩滩黑色的淤血,几天后又强行做溢流手术、腿上掏了两个大窟窿。 一天早上,十多个暴徒将她按在床上,给她打了一针,片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下午4点醒过来,发现大腿已被做了植皮手术。 暴徒们派了十几个人24小时值班,并用报纸封住了病房的门玻璃。近2个多月后,刘爱琴奇迹般地逃出了医院,否则今天我们是看不到这张中共暴行的真实证据了。

山东寿光看守所还对外宣称,被打死的两名学员是饿死的,而且还严密封锁消息,疯狂搜捕知情的学员,要把他们关押起来,堵住他们的嘴。 自99年7.20以来,到底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没有人知道。有些打死后就毁尸灭迹了。为什么这些恶警会有恃无恐呢?因为最上面有江泽民不签字的手谕:“打死白死算自杀”,罗干亲自坐镇指挥指导,越疯狂的越光荣,如马三家的魔头苏境竟然从北京领回五万元打人赏钱,下面这些流氓人渣怎能不杀人眼红。

杀人不偿命还有赏钱,这就是中共政法委员、未来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制定的黑社会法律。悲哀啊,这就是当代的中国!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