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一份只能在海外公開的採訪紀錄
 
楊帆
 
2001-7-29
 
【人民報消息】以下是中央通訊社女記者宋珠英在北京屍祭壇採訪黨主席江折命的紀錄稿:

記者:江總好!我是中央通訊社的記者宋珠英,很榮幸採訪您。

江總:記者小姐好!我只聽說中央電視臺,沒聽說過中央還有通訊社。你跟我的二奶同名呢!有主了嗎?

記者:最近聽說臺獨勢力猖狂,江總有什麼評論?

江總:分裂中國的任何企圖都是不得人心的,他們必將失敗!搞臺獨的人要搞清楚,到底誰是老大!中國是我的地盤,這個事實是誰都抹煞不了的。

記者:臺獨依仗他們的先進武器可以抗拒統一嗎?

江總:他們敢!?我們的兵器工業經過向前蘇聯購買、到仿制、到自行研制、再到向俄國購買這四個階段,各兵種已經形成了很強的戰斗力。而且我連俄國的廢軍艦也痛快地買了回來。臺獨勢力有這個本事嗎?

記者:這麼說您準備武力攻臺啦?

江總:嗨,那都是哄哄小孩子的。你想,武力攻臺對我有什麼好處啊?你說我現在還缺啥?要權有權,要錢有錢,要專機有專機,要二奶有二奶,在大陸你隨便指個人,我要他上午死他不敢活到中午。但是,權利地位金錢二奶你看我好像是得的容易。沒人知道為此我端了多少次痰盂,遞了多少次煙茶,彎腰低頭陪笑臉多少次,個中辛苦……我得好好珍惜啊!萬一攻臺失敗,暴民後院造反,軍隊失控,美國介入,我這一切不就全完了嗎?

記者:江總分析得有道理!

江總:要是不攻臺,我就可以全力應付國內局勢。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記者:是不是要等他們把臺獨寫進憲法?

江總:嗨,小姑娘真不懂事!他獨不獨管我什麼事啊!我會少一根汗毛嗎?我指的是防止農民抗稅,防止下崗工人造反要糧,防止學生上街遊行要民主,防止老頭兒老太太到天安門閉上眼睛盤腿打坐討公道。

記者:哦....

江總:你想想,臺灣人與我隔著個大海峽呢。當初我們以共產的名義剝奪大陸老百姓的全部財產,現在又用私有化、改革的名義,將這些國有財產,從土地、礦產、外匯、黃金、古董、寶藏到整個國庫全部改在我們的名下,據為我們自己私有,你說愚民們明白過來後能不造反嗎?所以我和黨很清楚臺獨和百姓造反哪個是主要矛盾。

記者:有道理,那麼你有什麼措施嗎?

江總:一切服從穩定!任何不利於穩定的現象都要扼殺在萌芽中,武力攻臺也是同穩定策略背道而馳的,所以只能叫喚,目的轉移愚民們的注意力,絕不能動真格的。

記者:原來如此!

江總:而且,我黨指揮的槍桿子攻臺沒有勝算,但是對付老百姓卻綽綽有餘了!

記者:但是老百姓要抱怨啊!這樣不是沒有基本的社會公平和道德了嗎?如果要百姓講誠實、善良、忍耐,又會給法輪功做廣告....

江總:啊……啊……救心丸!快給我救心丸!

(邊上的人馬上拿出救心丸讓老江吞下。等老江緩過氣後,採訪得以繼續。)

記者:江總,怎麼了?

江總:小姐有所不知,在我面前決不能提「法——」,不能提那三個字!記住不能提。會要了我的蛤蟆命的。

記者:你可以繼續講嗎?

江總:還好,救心丸及時起了作用。鼻子還能進點氣。嗯,我給我的愚民安排三講,這三講妙就妙在其實什麼都不講。「講政治,講學習,講正氣」。至於什麼是政治?什麼是正氣?學習什幺?嘿嘿!誰能講得清?誰能講出什麼就講什麼。

記者:是不是講朕治,講血洗,講爭妻?

江總:小姐真聰敏!

記者:說白了就是講維護你這個黑心的極權統治,講血腥鎮壓異己,講一人做官蛇鼠升天的裙帶關係嘍?

江總:哎呀!太對了,你是在那裏學的三講?

記者:來之前我採訪過羅幹。所以能猜中一二。請問江總怎麼評價您手下那些貪官把妻子兒女送到美國留後路?

江總:他們實在是太笨了!

記者:此話怎講?

江總:他們都把子女送到美國留後路,眾官能服我嗎?愚民們能服我嗎?軍隊能服我嗎?

記者:那麼江總你呢?

江總:嘿嘿!別以為我真的只會梳頭背詩。我可比他們聰敏多了!我先讓兩個兒子去美國留學,把錢在美國瑞士銀行存好,再讓他們在美國下崽,然後帶著孫子回國開拓市場當霸頭!

記者:啊!江總,你不留後路嗎?您是不是買了外國護照?你的倒行逆施可是要千刀刮萬刀砍的呀!

江總:小姐有所不知。我是世界名人,我買假護照沒人肯賣給我。根據美國法律,出生在美國的人可以隨時恢復美國國籍。因此我的孫子可以隨時成為美國人,而我的兒子也可以作為監護人在美國隨時進出,哈哈!

記者:哦,原來如此!你要象齊奧塞斯庫那樣讓老百姓給宰了,你的兒孫就沒活路啦。

江總:當然!這就是為什麼我死也要死在軍委主席這個坑上。

記者:可我還有個問題,老百姓又不是動物,他們還要有精神信仰,象法——我不提法輪功……

江總:(大叫)啊!救心丸!救心丸!(於是又吞了一把救心丸)

江總:小姐,你要再提「法——」。噢,我心臟還痛著呢。等我再吞兩粒救心丸,喘口氣再接著說。哦,記住,不能提那三個字。會要我老蛤的命的!

記者:好。我的問題是,老百姓講什麼都不是的「三講」,會精神空虛,那「法——」,他們「真、善、忍」這樣的理念就很容易被百姓接受的。

江總:我不會讓愚民們接受那些理念的。愚民們都成了好人,我和我的黨就成了掉到豆腐裡的煤渣子,黑白分明,我就沒地方躲了。我十多年來給愚民們灌輸「經濟」頭腦,下崗的下崗,離土的離土,讓他們顧了衣食忘了信仰。讓愚民們都財迷心竅,正義良心全淹沒在錢財裡,要他們分不清黑白。還有就是要愚民們學習雷峰啦,保爾啦,焦裕祿啦,等等光榮的榜樣,反正用來樹榜樣的死人有的是,我怎麼宣傳怎麼是,總之叫愚民們無私奉獻就行了。愚民們要不無私奉獻,我的奧運會就舉辦不成,我和兒子的發財計劃就空了。

記者:您自己相信那些宣傳嗎?

江總:什麼?我相信?哈哈哈哈……!(老江從椅子上站起來,躥到記者面前)

記者:江總您這是……

江總:哦,對不起,對不起,我失態了!請原諒我的過分熱情——剛才我吞救心丸的時候,順便吞了兩粒偉哥!

記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