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一份只能在海外公开的采访纪录
 
杨帆
 
2001-7-29
 
【人民报消息】以下是中央通讯社女记者宋珠英在北京尸祭坛采访党主席江折命的纪录稿:

记者:江总好!我是中央通讯社的记者宋珠英,很荣幸采访您。

江总:记者小姐好!我只听说中央电视台,没听说过中央还有通讯社。你跟我的二奶同名呢!有主了吗?

记者:最近听说台独势力猖狂,江总有什么评论?

江总:分裂中国的任何企图都是不得人心的,他们必将失败!搞台独的人要搞清楚,到底谁是老大!中国是我的地盘,这个事实是谁都抹煞不了的。

记者:台独依仗他们的先进武器可以抗拒统一吗?

江总:他们敢!?我们的兵器工业经过向前苏联购买、到仿制、到自行研制、再到向俄国购买这四个阶段,各兵种已经形成了很强的战斗力。而且我连俄国的废军舰也痛快地买了回来。台独势力有这个本事吗?

记者:这么说您准备武力攻台啦?

江总:嗨,那都是哄哄小孩子的。你想,武力攻台对我有什么好处啊?你说我现在还缺啥?要权有权,要钱有钱,要专机有专机,要二奶有二奶,在大陆你随便指个人,我要他上午死他不敢活到中午。但是,权利地位金钱二奶你看我好像是得的容易。没人知道为此我端了多少次痰盂,递了多少次烟茶,弯腰低头陪笑脸多少次,个中辛苦……我得好好珍惜啊!万一攻台失败,暴民后院造反,军队失控,美国介入,我这一切不就全完了吗?

记者:江总分析得有道理!

江总:要是不攻台,我就可以全力应付国内局势。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记者:是不是要等他们把台独写进宪法?

江总:嗨,小姑娘真不懂事!他独不独管我什么事啊!我会少一根汗毛吗?我指的是防止农民抗税,防止下岗工人造反要粮,防止学生上街游行要民主,防止老头儿老太太到天安门闭上眼睛盘腿打坐讨公道。

记者:哦....

江总:你想想,台湾人与我隔着个大海峡呢。当初我们以共产的名义剥夺大陆老百姓的全部财产,现在又用私有化、改革的名义,将这些国有财产,从土地、矿产、外汇、黄金、古董、宝藏到整个国库全部改在我们的名下,据为我们自己私有,你说愚民们明白过来后能不造反吗?所以我和党很清楚台独和百姓造反哪个是主要矛盾。

记者:有道理,那么你有什么措施吗?

江总:一切服从稳定!任何不利于稳定的现象都要扼杀在萌芽中,武力攻台也是同稳定策略背道而驰的,所以只能叫唤,目的转移愚民们的注意力,绝不能动真格的。

记者:原来如此!

江总:而且,我党指挥的枪杆子攻台没有胜算,但是对付老百姓却绰绰有余了!

记者:但是老百姓要抱怨啊!这样不是没有基本的社会公平和道德了吗?如果要百姓讲诚实、善良、忍耐,又会给法轮功做广告....

江总:啊……啊……救心丸!快给我救心丸!

(边上的人马上拿出救心丸让老江吞下。等老江缓过气后,采访得以继续。)

记者:江总,怎么了?

江总:小姐有所不知,在我面前决不能提“法——”,不能提那三个字!记住不能提。会要了我的蛤蟆命的。

记者:你可以继续讲吗?

江总:还好,救心丸及时起了作用。鼻子还能进点气。嗯,我给我的愚民安排三讲,这三讲妙就妙在其实什么都不讲。“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至于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正气?学习什幺?嘿嘿!谁能讲得清?谁能讲出什么就讲什么。

记者:是不是讲朕治,讲血洗,讲争妻?

江总:小姐真聪敏!

记者:说白了就是讲维护你这个黑心的极权统治,讲血腥镇压异己,讲一人做官蛇鼠升天的裙带关系喽?

江总:哎呀!太对了,你是在那里学的三讲?

记者:来之前我采访过罗干。所以能猜中一二。请问江总怎么评价您手下那些贪官把妻子儿女送到美国留后路?

江总:他们实在是太笨了!

记者:此话怎讲?

江总:他们都把子女送到美国留后路,众官能服我吗?愚民们能服我吗?军队能服我吗?

记者:那么江总你呢?

江总:嘿嘿!别以为我真的只会梳头背诗。我可比他们聪敏多了!我先让两个儿子去美国留学,把钱在美国瑞士银行存好,再让他们在美国下崽,然后带着孙子回国开拓市场当霸头!

记者:啊!江总,你不留后路吗?您是不是买了外国护照?你的倒行逆施可是要千刀刮万刀砍的呀!

江总:小姐有所不知。我是世界名人,我买假护照没人肯卖给我。根据美国法律,出生在美国的人可以随时恢复美国国籍。因此我的孙子可以随时成为美国人,而我的儿子也可以作为监护人在美国随时进出,哈哈!

记者:哦,原来如此!你要象齐奥塞斯库那样让老百姓给宰了,你的儿孙就没活路啦。

江总: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我死也要死在军委主席这个坑上。

记者:可我还有个问题,老百姓又不是动物,他们还要有精神信仰,象法——我不提法轮功……

江总:(大叫)啊!救心丸!救心丸!(于是又吞了一把救心丸)

江总:小姐,你要再提“法——”。噢,我心脏还痛着呢。等我再吞两粒救心丸,喘口气再接着说。哦,记住,不能提那三个字。会要我老蛤的命的!

记者:好。我的问题是,老百姓讲什么都不是的“三讲”,会精神空虚,那“法——”,他们“真、善、忍”这样的理念就很容易被百姓接受的。

江总:我不会让愚民们接受那些理念的。愚民们都成了好人,我和我的党就成了掉到豆腐里的煤渣子,黑白分明,我就没地方躲了。我十多年来给愚民们灌输“经济”头脑,下岗的下岗,离土的离土,让他们顾了衣食忘了信仰。让愚民们都财迷心窍,正义良心全淹没在钱财里,要他们分不清黑白。还有就是要愚民们学习雷峰啦,保尔啦,焦裕禄啦,等等光荣的榜样,反正用来树榜样的死人有的是,我怎么宣传怎么是,总之叫愚民们无私奉献就行了。愚民们要不无私奉献,我的奥运会就举办不成,我和儿子的发财计划就空了。

记者:您自己相信那些宣传吗?

江总:什么?我相信?哈哈哈哈……!(老江从椅子上站起来,蹿到记者面前)

记者:江总您这是……

江总: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失态了!请原谅我的过分热情——刚才我吞救心丸的时候,顺便吞了两粒伟哥!

记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