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能赚钱吗──随奥运而生的恐怖
 
2001年7月2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奥运会主办权仅仅在二三十年前还是象瘟疫一样令人唯恐避之不及,随着洛杉矶奥运会主办者首次出现盈利,奥运会主办权的商业价值被国际社会发现和认可,在利益驱动下众多城市竞相争夺,这才有了“申办奥运”的怪现象。“申办”意味着受者有求于施主,这一怪象的实质是金钱,而与日益堕落的奥运精神毫无关系。看在盈利的份上,其他国家申办奥运,即使动用无良手段,都是合理的。但中国永远禁止在国内举办奥运又有什么损失呢?为什么一定要申奥?最关键的问题是北京能赚钱吗?

   众所周知,中国庞大的竞技体育“战线”完全依赖于国家公款,即使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足球,各个俱乐部也多是国营企业投资赔本转吆喝以及方便各种权钱交易。十年前的北京亚运会赔了多少尚且是个迷,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北京能象洛杉矶一样盈利。当年前申奥主席、前北京市长陈希同面对申奥失败流下鳄鱼的眼泪时,我猜想他一定痛心于失去一次贪污的大好机会。感谢支持悉尼的委员们,我们中国躲过了一场大劫难。那么作为有着十亿人口的大国首都北京,为什么还要再次毫无尊严地再次去舔一个民间娱乐组织的屁股?在北京申奥的官方网站上帖有《选择北京的十大理由》,虽然多数理由愚昧滑稽而且不着边际,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看出北京赚钱的法门。

  北京申奥官方网站公布有几个恐怖的数字,为了能在全球十大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的北京举办“绿色奥运”,北京治理环境仅此一项在十年中将花费高达1000亿元人民币,而严重影响长江流域上亿人的三峡工程最初预算不过 560亿元,几十万库区移民的搬迁费不过几十亿元,近六年救济洪涝灾民的国家拨款不过 100亿元。这笔开支如果仅仅摊派在北京1000多万人口中,平均每人每年约1000元,即使北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2000美元(注意不是人均收入),支持申办率达94%的北京人绝不可能愿意支出。恰恰相反,这笔巨款将打着奥运的旗号摊派到全国十三亿人身上,对北京人来说不是支出反而是收入!何乐而不为?除此而外,北京将用30至60亿元修建一个国家大剧院,而“占地1215公顷”的“一个美丽的奥林匹克公园正在设计中”,花费不计其数。而仅仅十多天的一场悉尼奥运会所带来的门票、电视转播权和旅游收入总和,只不过是32亿美元,这不过是北京开支的一个零头。

  毫无疑问,即使北京用蛋糕修厕所,向世界展现中国的富有,中国也完全有能力用愚昧的集体主义精神作到。北京举办奥运,花费越多,赚钱越多。为此,北京申奥官方网站还专门在“申奥 ABC”中罗列“申办奥运能给北京带来哪些好处?”绝口不提所有这些好处都是以牺牲全国其他地方利益为代价的。

  上千亿元的人民币平铺在北京的地面上,当然会给这群当朝的八旗子弟们不劳而获的收益。这不公平的分配理所当然令外地人不满,但就是在北京人内部,绝大多数人也只是喝汤的,吃肉的从来是少数中的少数。不妨假设悉尼奥运会因为当地地震突然改在北京举行,北京能不能马上承担呢?相信答案是否定的。北京绝没有象上次申办奥运时承诺的那样在今天就已修建好所需要的大量体育场所和设施。在重视竞技体育轻视全民健身的思想下,无论是已经建成的亚运村,还是设计中的奥林匹克公园,都是一次性使用为主。当第一次申办失败,相应的体育设施就完全停工,绝不为北京的全民健身着想。

  不能想象还有多少人相信“具有重要而深远意义”这样的借口,即使小学生班会上读次报纸,也是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而深远意义”,北京举办挥霍无度的奥运会,当然会“具有重要而深远意义”,只要像以往一样严密封锁真实的开支报告,无疑剩下的都是好消息。

 
分享:
 
人气:11,75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