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昌星:知道太多中央要杀人灭口
 
2001-7-13
 
【人民报消息】赖昌星在第七日的难民聆讯中力言他的亲人、旧员工及厦门各被捕官员的证供是四二零专案小组编造出来,更把七名被处决的远华案罪犯的罪名挂在他身上,令他成为总理朱熔基打击走私的代罪羊。赖昌星在最后一日由代表律师引导作供时,就十四名被中国判死(其中已有七人伏法)的名单逐一评说,说他不知道他们做错甚么事,只知跟他们有些人有联系,但七个人「被牺牲」了,「把罪名挂在我身上」。

据星岛日报13日报道,代表律师马塔斯又引导赖昌星对走私商品的问题作出反驳。其中一项指海关关员朱建国只抽查载有商品的货柜,而非全数货柜,赖昌星力指海关有铁条封柜,不能打开调包。另外,另一关员蔡双敏的口供亦指他走私毛豆油。赖昌星则说,生意还有做,走私则是杜撰的。

他解释,一个货柜成本五十万,扣除关税二万多,运费七千元,如果要加上五万到六万元贿款,利润只有一、二万,不过是正当生意,怎能算走私。他说中国凭感觉做事,为求目的,甚么也做出来,故此对于被指走私毛豆油、香烟等指控及列出的流程图,赖昌星亦以看不懂一一否认,认为是四二零专案小组编出来的。

他总结作供,是中国总理朱熔基曾在九九年初国务院一次与各市的会议中,指打击走私做成全国贸易停下来,工场关闭,原材料涨价,但为了要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故四二零要甚么条件,给甚么,务求令远华案圆满总结。其次是何勇及年新生(前译穆胜生)的报告写得太夸张,要把他抓回去立功;最后是干部间竞争位置,打击对手又怕报复,于是找来替罪羊。赖昌星说因为他知道得太多,令中国不惜代价,杀人灭口;日后中央爱怎样说便可怎样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