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國:也談申奧成敗
 
2001-7-13
 
【人民報消息】在瀏覽"國際奧會"網頁(http://www.olympic.org/)和相關申奧報導的時候,有兩個複雜的現象引人注意。

一個是隨著2008年奧運會舉辦權的競爭即將揭曉,競爭出現了白熱化,其中北京獲勝的呼聲最高,同時爭議也最大。呼聲高,當然是對中國作爲一個世界性的大國,在國際事務中舉足輕重的角色越來越受到重視,中國的快速發展變化也得到了某種程度的確認,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全世界人民幾乎都希望通過舉辦奧運會,能夠加速中國現代文明的進程,使中國成爲一個遵守國際規範的負責任的國家;爭議大是因爲中國的現狀與世人期待的差距甚遠,它的大國角色和它承擔的國家道義責任向悖,中國政府在踐踏人權、壓迫新聞媒體方面的種種行爲,恰恰與奧運精神是格格不入的,甚至與人類文明進步的潮流背道而馳。這種爭議,體現了國際社會正在與中國進行一場"拔河",中國當局是要假借申辦奧運會的成功,取得維持自身與世界潮流對抗的專制集權政體的合法性,而國際社會則冀望通過奧運努力要把中國納入現代文明的軌道。如果進一步解讀中共申奧官員對這種爭議的回應,或許還可以看到中共體制內部存在著一種開明的力量,他們正以擴大開放的努力增加中國向著正確方向進步的變數。

另一個現象是,中國上一次申辦奧運是由當時最大的貪官陳希同領銜的,在陳希同後來被揭發的罪狀之中,也有假借申奧之名,聚斂財富揮霍腐敗的劣跡,如今陳希同似的貪官在中共政府內已經不勝枚舉,中國的腐敗在當今世界上也已經名列前茅。而與此同時,與中國當局愈來愈有感情的國際奧會,及其他的負責人薩馬蘭奇,也不時有腐敗醜聞纏身,世人開始懷疑奧會的功能與角色;中國政府與國際奧會在腐敗方面頗有點惺惺相惜,如果中國申奧成功,人們自然就會擔心其中到底有多少腐敗的交易。

非商業化、非職業化和非政治化,是奧林匹克的三條準則。但從奧會的網頁,人們可以看到,在薩馬蘭奇任內,他已經突破了非商業化的準則,而且奧運會的商業化的趨勢有增無減;另外兩個原則事實上也被突破,在共產黨統治的國家,體育事業基本是由國家壟斷的,以中國爲例,參加奧運會的選手幾乎全部都是政府供養的準職業選手,而且中國政府把每一項國際體育賽事,都視爲對國際宣傳的政治公關,和對國內人民的精神灌輸。國際社會以人權標準批評中國舉辦奧運資格的時候,國際奧會以非政治化的理由進行搪塞,但是中國政府在申奧過程中採取了大量的政治行爲―――壓迫異議人士、鎮壓法輪功,國際奧會卻視而不見、充耳不聞。1936年,希特勒統治德國取得奧運主辦權,這是奧運史上無法摸去的污點。如果2008年的奧運會由北京主辦,無異是對江澤民專制集權政府合法性的一種背書,這是奧林匹克對非政治化原則的嚴重踐踏,正好說明薩馬蘭奇和國際奧會自身已經偏離和違反了奧運精神。

人們完全有理由擔心:中國專制政府利用申奧和舉辦奧運會開人類文明得到車。到底是奧運拯救中國,還是中國埋葬奧運?……。

最終的意義,並不在於中國申奧是否成功,而在於奧運精神能否得到維系和承傳。如果在申奧過程中,中國增加了對奧運精神的認識了解,並開始真誠地信奉,即使申奧失敗也是成功,反之,如果僅僅爲申奧而申奧,對於奧運精神弄虛作假、陽奉陰違,即使這次中國申辦成功了也是失敗,最後終究還是逃不過希特勒和前蘇聯一樣的下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