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策劃、自焚、聊天——記北京申奧得逞
 
——王地
 
2001-7-14
 
【人民報消息】1993年9月在賭城蒙特卡羅,北京的勝算並不比昨天少。但是沒能成功。幾個小時前,當劉淇喜氣洋洋地同薩馬蘭奇簽下舉辦2008年奧運會的合同時,他可能並不完全明白這意味著什麼。遊戲的規則並未改變。這一次,北京的命運其實同樣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從美國人宣布對北京申奧表示中立的那一天起,包括薩馬蘭奇、魏京生和王希哲等人在內,已然明白籌碼的去向。內心惶然不明就裡的,是獨裁政權和大陸公民。商業利益、下次選址,更重要的是板道歷史的鐵軌,演出了美國人和西方借力發威的拿手好戲。美國人把「鮮花插在牛糞上」(牛糞指專制獨裁),不會沒有道理吧?!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在7年之內,歷史的煙雲將怎樣翻騰。

當北京的歡騰響徹雲霄之時,在長江邊的一座監獄裡,牢籠中鎖著反對申奧的鐵桿人物:秦永敏。比起其他的人來,看看不易弄清黑幕的善良的大陸公民,反對獨裁政權申奧的秦永敏、魏京生和王希哲們更值得贏取世人的尊敬。他們所代表的價值取向,恐怕比奧林匹克精神還超前些。北京的輸贏,不過是一枚硬幣的正反面,民主與自由的潮流總是不可阻擋的。十年前,秦永敏發誓:如果北京申奧成功,即刻「焚身自戕」。這次,他身在牢籠中,缺了火柴和燃料。在這酷熱漆黑的夜裡,筆者祈求:別去「撞南墻而死」。你應該看到:奧運的火炬將會照亮每個中國人的內心!

在網上,在大陸,上網聊天的占到一半以上。下面是筆者臨時起意,用「楚國一男」身份進入一個「網絡情緣」聊天室的原汁原味的記錄(只是未經網友「惠兒」同意,顧不得了,請她原諒),以博一笑:

〈楚國一男〉 你好

〈楚國一男〉 如何?

〈惠兒〉 請問

〈惠兒〉 你

〈惠兒〉 是誰

〈楚國一男〉XX歲,男的,武漢,你呢?

〈楚國一男〉 在嗎?

〈惠兒〉 我,瀋陽,XX(歲),女

〈楚國一男〉 天熱嗎

〈楚國一男〉 我一邊在看奧運投票

〈惠兒〉 這幾天不太熱,你們那熱嗎

〈楚國一男〉 今天還好

〈楚國一男〉 知道張國光嗎?

〈惠兒〉 你說申奧會成功嗎

〈惠兒〉 他怎麼了?

〈楚國一男〉 可能性很大

〈楚國一男〉 知道張國光?

〈楚國一男〉 你希望成功嗎?

〈惠兒〉 我不太希望成功

〈楚國一男〉 為什麼?

〈惠兒〉 因為我國財才還不是十分富足

〈楚國一男〉 傳言張國光是遼寧的黑社會後臺

〈惠兒〉 即使成功了,還不是社會各界捐款

〈楚國一男〉 現到了湖北當省長

〈楚國一男〉 你的觀點正確!但只是一部份原因

〈惠兒〉 瀋陽的前一任市長慕隨新已被捕了,

〈楚國一男〉 我可說出十個不要申辦理由,當然希望成功的人也許可以說出更多的理由

〈惠兒〉 能說說嗎

〈惠兒〉 你在網吧還是家裡

〈楚國一男〉 喜歡共產黨嗎?有許多人說「它」是「母親」(「我把黨來比母親」)

〈惠兒〉 不,我認為祖國才是母親,黨是後娘

〈楚國一男〉 我有一篇文章《性命之□》,是專門談申奧的,可上網搜索

〈惠兒〉 這樣說是不是太反動了呀

〈楚國一男〉 你說得太好了!!!

〈惠兒〉 在哪個網站可搜索到

〈惠兒〉 你不是後娘派來的密探吧

〈楚國一男〉湖北有個人從上屆起就反對申奧,這文章是從他談起的。他說成功就自焚

〈楚國一男〉 如果你懷疑我可告訴你電話,馬上試,敢嗎?

〈惠兒〉 我才不會那麼傻呢


〈惠兒〉 你的電話嗎?

〈楚國一男〉 聰明人太多了!!

〈惠兒〉 何以見得?

〈楚國一男〉 正在投票,請等一會我告訴您結果……

〈惠兒〉 好吧

〈_楚國一男-〉 我覺得可以深談

〈惠兒〉 可以呀

〈惠兒〉 不過,現在我覺得你有點政治色彩吧

〈楚國一男〉 給我電話號?每個人都生活在政治的陰影下

〈惠兒〉 不是說你給我嗎

〈楚國一男〉 正在計票……

〈惠兒〉 你希望成功嗎

〈楚國一男〉 如果你是網警呢。我的政治觀已經出來了!

〈惠兒〉 你戒心太大了

〈楚國一男〉 對申奧心情很複雜!!!!!!

〈楚國一男〉 你先告訴我電話

〈惠兒〉 我真的覺得你是後娘的影子

〈楚國一男〉 每個人都受了後娘的影響

〈惠兒〉 不可以,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互相還不了解

〈楚國一男〉 申奧如果成功,這是西方的大策劃,請記住我的話!

〈楚國一男〉 以後怎麼聯繫?

〈惠兒〉 再說怎麼能隨便把電話號碼告訴陌生男人

〈惠兒〉 以後你還上網嗎

〈惠兒〉 你是在家裡嗎

〈楚國一男〉 你是對的。以後如何聯繫。在家。你屬於珍貴(稀有)的人

〈惠兒〉 並不是什麼珍貴

〈楚國一男〉 結果快出來了

〈惠兒〉 對了,能問個問題嗎

〈楚國一男〉 是

〈楚國一男〉 第一輪投票:大阪被淘汰!

〈惠兒〉 中國呢?怎麼樣了?

〈楚國一男〉 你在家嗎?老公不管嗎

〈楚國一男〉 開始第二輪投票

〈惠兒〉 在家

〈惠兒〉 他在看電視

〈楚國一男〉 每輪淘汰一些城市

〈楚國一男〉 你老公如何?你的問題呢?

〈楚國一男〉 不著急

〈惠兒〉 我是不關心體肓新聞的

〈楚國一男〉 這會改變一個國家的歷史

〈惠兒〉 我倆人的意見相反,他希望成功

〈楚國一男〉 正常

〈惠兒〉 你們全家都在看電視轉播吧

〈楚國一男〉 第二輪投票:有點奇怪

〈楚國一男〉 都在看,還有小孩

〈惠兒〉 奇怪什麼

〈楚國一男〉 勝者:北京

〈惠兒〉 小孩多大了?你一邊看電視,一邊上網聊天你愛人不生氣嗎?

〈楚國一男〉 她不會管。儘管申奧心情很複雜,還是高興

〈楚國一男〉x歲

〈惠兒〉 是的,

〈楚國一男〉 電視裡都是歡呼聲。但我擔心一個人的生命!

〈惠兒〉 我老公都跳起來了

〈惠兒〉 他去陽臺放鞭了

〈楚國一男〉 但願奧運火炬照亮每個人的內心

〈惠兒〉 我也很激動

……

〈惠兒〉 你要下線了嗎

〈楚國一男〉 如果想再聊天,網上見。謝謝!再見!

〈惠兒〉 再見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