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對米洛舍維奇被引渡驚恐萬分
 
曹長青
 
2001-6-30
 
【人民報消息】前南斯拉夫強人米洛舍維奇6月28日被引渡到荷蘭海牙國際法庭,成為一條重要的國際新聞,因為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沒有過一個前政府首腦被自己的國家引渡到國際法庭接受審判。它把自科索沃戰爭以來,關於人權和主權哪個價值更重要的國際性爭論推向一個高潮,標誌著人權再次在與主權的較量中獲得勝利;也再次證明,當一個國家領導人利用政權力量大規模地侵犯人權,即使有國家主權的擋箭牌,也無法阻止國際社會的人權干預和國際法的審判。

米洛舍維奇被引渡那天,正好是他在科索沃發表的煽情講話12周年。當年米洛舍維奇在科索沃說,要不惜戰爭來保護塞爾維亞族人的利益,推行大塞爾維亞主義,由此對南斯拉夫聯邦的波士尼亞、克羅西亞、科索沃境內的非塞爾維亞人進行屠殺和種族清洗。

據《紐約時報》報導,米洛舍維奇的塞爾維亞軍隊僅在波士尼亞對一個城市的占領,就殺害了7千多名當地穆斯林居民。科索沃戰爭結束時,英國外交部報告說,「約有一萬名阿爾巴尼亞族人在百余次集體屠殺中喪生。但最後的死亡人數可能更多。」科索沃戰爭期間我曾到馬其頓和科索沃邊界採訪難民,那裏有40多萬從科索沃逃到馬其頓的阿族難民,從山坡上看到成千上萬的難民營帳篷,簡直無法相信,在納粹的種族清洗之後,在進入21世紀之際,人類再次發生類似的慘劇。當時被米洛舍維奇軍隊驅逐逃走的科索沃阿族人有100多萬,占當地人口的一半以上。

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之後,神學家和知識分子提出「奧斯維辛之後」這一命題,即人們的良知如何面對人類曾有過如此的邪惡。而在20世紀末尾,在波士尼亞、科索沃再次發生種族清洗,國際社會如果不關注、不干預,它就失去了人類賴以生存的道德底線,因為它不是對付南斯拉夫一個獨裁者和政府,而是捍衛人類共同的文明基礎。

中共政府和當時的米洛舍維奇政權(還有海外一些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的中國人),把這場戰爭硬說成是大國、富國對付窮國、小國,是西方對付非西方等等,用地理概念來偷換實際上的價值之爭,文明取向之爭,人權和主權(掩蓋邪惡)之爭。

在米洛舍維奇被引渡時,南斯拉夫聯邦法官們裁決此舉「違反憲法」。且不說正像現今塞爾維亞共和國總理所說,這些法官全是米洛舍維奇當年任命的,而且這些法官在米洛舍維奇對科索沃實行種族清洗政策、完全取消科索沃的自治地位時,卻從沒有「裁決」過米洛舍維奇「違反憲法」──1974年修改的南斯拉夫憲法明文規定給予科索沃高度自治地位。

也有人認為,這次引渡米洛舍維奇是西方經濟壓力的結果。當然,對於經過戰爭、百廢待興的南斯拉夫來說,經濟方面的考慮是一個重要原因;但是,更關鍵的是,南斯拉夫有了民主,實行了法制,正義的價值才占了上風。如果僅僅說「經濟壓力」,那麼今天美國等西方社會給北京多少「援助」和「經濟壓力」,它也不會把「64屠殺」的責任者引渡到海牙法庭。起關鍵作用的只能是民主制度,而絕不僅是經濟壓力。

雖然在米洛舍維奇被引渡時,貝爾格萊德有民眾示威抗議,但畢竟米洛舍維奇的支持者是少數;如果多數民眾支持他,米洛舍維奇當任時自己組織的那場總統選舉,他就不會輸得那麼慘。

而且更重要的是,南斯拉夫有了新聞自由,媒體不再像米洛舍維奇時代被當局控制,報紙、電視等今天可以自由地、如實地報導當年那場戰爭的是與非,尤其是米洛舍維奇指揮軍隊屠殺其他族裔平民的罪行,使塞爾維亞民眾、包括領導者了解米洛舍維奇政權的邪惡本質,從而選擇和國際社會及文明價值占在一起。

如果中國大陸有了新聞自由,中國也會發生類似南斯拉夫式的變化。這也就是為什麼北京領導人對南斯拉夫的變化被引渡,對米洛舍維奇被引渡到海牙國際法庭這一重要國際新聞,新華社僅發了一條百余字的短波新聞、而不具體詳細報導的原因。

十年前,沒有人能預料當時被稱為「南斯拉夫強人」的米洛舍維奇能夠今天被自己的國家引渡到國際法庭受審。它再次預言:一切殘害人民、向人類文明挑戰的獨裁者最終都無法逃脫歷史的審判。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