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暴雨汪洋 天降沈雷58分鐘
 
2001-6-14
 
【人民報消息】1999年7月20日以來,福建當局積極推行江澤民瘋狂鎮壓法輪功政策,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酷刑折磨,被送入勞教所及精神病院摧殘,被搞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法輪功學員左福生,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惡警們用電擊、罰站、定形、不讓睡、關禁閉、雙手吊銬等殘酷手段折磨他,惡警還指使吸毒勞教人員毒打他,並逼其妻子與左福生離婚。

法輪功學員肖揚龍,福建省平潭縣東庠鄉中學政治教師,因給國家領導人寫信反映實情,要求公正對待法輪功,同時準備進京上訪。先後被當地公安局和人民法院拘留、判刑4年。2000年7月後,肖揚龍被迫絕食抗議,後因身體不支而死亡,年僅32歲。

法輪功學員孫瑞健,29歲,系福建省寧德市漳灣上街北48號人。2000年11月7日赴京上訪,次日零時左右在赴旅館途中被北京公安拘留後音信杳無。直到12月1日其家屬才被告知孫瑞健已於11月29日下午4時在由兩名福建公安押解情況下在順昌-陜陽的途中跳車死亡。公安部門還單方面泡制了所謂跳車死亡的證明材料。

法輪功學員陳碧玉,中國工商銀行福建省福州市臺江支行職工,曾三次被關進看守所,四次被關進精神病醫院,受到非人的摧殘,最後被單位強行開除。 99年11月去北京上訪時被捕,關入「福州精神病醫院防治院」(據門診醫生說在那裏死了好多法輪功學員,99年12月,陳碧玉逃出,繼續進京上訪,被抓回。2001年1月7日,被直接送入精神病院,醫院在單位暗示往死裡整的情況下,強行用電針、破壞精神藥物等摧殘,最終導致陳碧玉失禁、失憶。

福建當局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惡行令天地震怒!

據新聞晨報報導,6月12日中午,福建長泰縣西北方烏雲密布,越積越黑。大約13時40分,一陣狂風過後,開始下起大雨。13時45分,一聲沈悶的霹靂打破沉寂的大地,雷聲由遠而近,由近而遠,時而高亢,時而低沉,儘管14時03分大雨漸歇,但雷聲依舊,直至14時43分消逝在東南,歷時58分鐘。

據福建日報報導,6月12日以來,閩西北地區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寧化、清流兩縣大部分鄉鎮受災。雨災導致寧化淮土鳳山中學2名初三學生失蹤;寧化縣石壁小吳村、立新村有120多名群眾被困;清流嵩溪惠清水庫出現險情,林畬石下村有100多人被洪水圍困。
  
三明市沙溪、金溪流域普降暴雨、大暴雨,暴雨中心──清流嵩溪在12日8時至13日8時降雨184毫米,寧化城關、清流城關、嵩溪等地13日3時至8時降雨分別達101毫米、159毫米、160毫米。清流縣連續兩天陡降暴雨,洪水猛漲,浸沒了全縣8個鄉鎮,山體滑坡,房屋倒塌,通訊線路被刮斷,交通受阻,大片水稻、烤煙等農作物被淹沒,一批魚塘、水塘被沖垮,損失嚴重。暴雨造成溪河水位猛漲。據寧化、清流城關水文站觀察,水位上漲最快分別達1.3米/小時和0.9米/小時。13日9時寧化城關區水位316.50米,超危險水位0.2米,預計將超危險水位0.5至1.0米。
  
據初步統計,寧化至濟村鄉2處公路塌方;鄉村道路沖垮22公里,塌方120多處,橋樑沖垮2座;房屋受淹402間,倒塌177間,烤房受淹206座,倒塌49座;西北片煙葉過水面積19000多畝,水稻受淹31500多畝,漁塘受淹1450畝;橋下水庫總幹渠全線癱瘓,沖倒電桿8根;石壁鎮停止發電,鳳山片8000多人自來水中斷。
  
福建迫害法輪功的公安高官涉黑被捕

星島日報14日報導,據悉,以閩侯縣長鄒國真、閩侯縣公安局政委和一位副局長為首的十多名地方政府官員和公安與當地黑道人物勾結,開設賭場、娛樂場所、加油站等,收取巨額賄賂。

今年四十多歲的閩侯縣委副書記、縣長鄒國真,原為前福州市長洪永世秘書,後升任古樓區委副書記、市旅遊局局長、閩侯縣長等職。在就任閩侯縣長以後,與當地黑道人物整日混在一起,成為「肝膽兄弟」,並由鄒牽頭拉來當地公安局領導作為靠山,稱霸閩侯縣,成為當地有名的「尚幹幫」。

這是繼廣西柳州市公安局長、瀋陽市檢察長等與當地黑道勾結被揭發判刑後,又一起公安高層官員與黑道勾結的重大案件。涉及與黑社會勾結的福州市閩侯縣縣長鄒國真、該縣公安局政委和一位副局長均已被捕。這些涉黑被捕的公安高官都是在被捕前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指揮者和兇惡打手,善惡有報,殺人償命,每個人都逃脫不了這個天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