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該爲廣西暴雨成災多人死亡負責?
 
2001年6月1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6月12日晚上9時到13日上午8時許,柳江縣裏高鎮境內連降大雨,總降雨量爲161.5毫米,致使山洪暴發河水猛漲。國道322線裏高街路段小車、中巴車不能通行。陸川縣烏石鎮坡腳小學五年級四名女生,在放學回家過九洲江時,被洪水沖走,目前只找到兩名學生屍體,兩名學生失蹤。

據中新網14日報道,12日上午9時15分開始,賀州市全境普降暴雨,降雨量爲145毫米,直至12時出現了嚴重山洪傾瀉。該市黃田鎮清面村後山突然發生大面積山體滑坡,滑坡面寬度約35米、深度達8至10米,當場摧毀民房13間。村民鄒阿庚、貝素娥因逃跑不及被泥石當即掩埋。

13日,廣西大部分地區降中到大雨,局部暴雨,個別地區有大暴雨,下午14時,昭平、荔浦、平樂、蒼梧及梧州降雨較大;其中,荔浦高達123毫米。潯江、桂江、西江水位迅速上漲,截止昨日下午14時,梧州市水位已達20.77米,超出警戒水位5.77米,與1994年最高水位25.91米還差5.14米。目前水位仍以每小時6釐米的速度上漲。

據悉,由於洪水漲勢過快,梧州市河東片已有西江一路、桂江路等20多條街道受淹,水深達20至80釐米。藤縣縣城也大面積受淹。目前全市有26個鄉鎮73個村屯遭受洪水災害,受災人口達17.2萬人,成災人口約13.2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4879公頃,成災面積3887公頃,絕收面積2012公頃。民房倒塌52戶168間,有201人無家可歸。

這些災荒是偶然的嗎?不是說「老天有眼」嗎?是的,下面僅舉幾個小例子,來說明廣西的災害是因爲迫害法輪功而使老天爺憤怒了!

1999年7月以來,廣西當局追隨江澤民瘋狂鎮壓法輪功,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並送去勞教或精神病院。獄卒對法輪功學員異常殘忍,利用毒打、灌食等手段殘酷折磨他們。精神病院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更是令人髮指。

廣西北海市中級法院法官黃錦春和江蘇省公安廳衛生所所長、一級女警督丁健華,因去北京上訪或堅持煉功,均被送進精神病院,強行用藥,造成反應遲鈍,眼睛視力模糊。

黃錦春是廣西北海中級人民法院民事法庭法官。他九月在北京抗議禁止法輪功而被捕。他被送回北海市後,被拘留了15天。法院後來因他不願脫離法輪功解僱了他。2000年11月中旬警察將他送入廣西柳州龍潛山精神病院,院方每天向他注射大量麻醉藥物,據知這些藥物具極大副作用,會令思維明顯遲鈍。

法輪功學員黃麟、餘萍爲抗議非法關押而絕食。第8天,十多個大男人闖進了女監倉,將已經絕食了八天的她倆輪番折磨的死去活來。他們卡着頭部、喉部,一秒也不讓換氣,強行將滿滿一瓶食物一口氣灌完。因爲長時間不能呼吸,她倆好像覺得什麼都靜止了,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發覺自己軟軟的躺在那裏。右手已不能動,一看原來已變成了紫色了,拇指和手腕的關節已被拉傷扭傷,渾身疼痛難忍,眼前天旋地轉。回到監倉後,大家發現她倆的四肢沒有一塊好肉,青一塊紫一塊,痛楚得坐也不行,睡也不行,徹夜難眠,終日痛苦。

把好人關起來如此折磨,天理不容啊,如果廣西當局繼續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那將會有更大的災情從廣西傳出。

 
分享:
 
人氣:8,89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