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风五十年
 
石言
 
2001-5-3
 
【人民报消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一部充满暴力的斗争史,与中华民族温和,善良,谦虚,忍让等传统美德极不相符。与中华民族历史正相抵触。自它一出现,就用一次次的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中国人民,破坏中华传统文化与文明,破坏传统道德观念。

我不止一次地想起这一幕,这充满暴力,灭绝人性的一幕,它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永远不能忘记:

“跪下!”
“放屁!给老子搬把椅子来!老子要坐着!”
“王镇江,你死到临头了。”
“我X你妈,共产党,你过河拆桥,老子四十年后仍会是一条好汉!”
砰砰两枪,一个高大的男人倒下了,他刚刚四十岁。

下笔至此,我不是在讲故事,这条汉子就是我爷爷,一名前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生,一生潇洒,才华纵横,乐善好施,可以拿出钱办教育,修村路,大旱无收,当着佃农的面便将租约一把火烧掉、免了。

曾有两个地下党被国军追杀,他收容了这俩人,天天好菜好酒招待,直至风声过去又拿出盘缠打发走两人。土改时共产党前线征战,从大后方征粮,我爷爷一马当先,凭着在方圆四乡的人气为老共征得大批粮食,可是江山拿下后的共产党工作队立马变脸,过河拆桥,以最彻底的方式革掉他的命!

98年我陪我父亲回乡,路上,一满脸皱纹的老农拉着父亲的手,老泪纵横:“大少爷啊,你回来了,现在的日子哪儿有我们农村人的活路!想当年...大少爷啊,你瞧,这大石板路还是当年老爷造的。”

农村人真苦,真太苦了!我的儿时好友医学院毕业,分配在区计划生育办公室,每天目睹杀人惨剧,回家后即整夜失眠。

这是一个她亲身经历的故事:一位农村妇女怀孕至临产,村干部发现其超生,立刻赶去一杆人马扒房子、牵牲口,然后该女子在被押送中途逃走,奔走娘家,娘家未至,被早已等候的干部们堵在路上抓住,立刻送往区计划生育办公室,五大三粗的男人们按住这个妇女,然后向其注射一针“天花粉”堕胎,半小时后她在死去活来的暴痛下产下一对死婴,系龙凤胎,一儿一女!她望着自己八个月廿九天的死胎,呼天嚎地,肝肠寸断!村干部们嘻笑着扬长而去!这就是共产党独裁下的暴政与暴民!

我的朋友告诉我,这类事天天有,除非在半路上产下婴儿,否则是凡进了计划生育办公室的,没有一个婴儿可以活着出去!

长歌当哭,我的心又一次被撕裂,被碾碎!何其惨无人道的共产暴政!何其疯狂的江氏政权!何其哀惨的冤魂!何其不幸的黎民百姓!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