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成僵屍:「黃禍」作者王力雄退出中國作協
 
王力雄
 
2001-5-11
 
【人民報消息】

中國作家協會:

看了剛剛收到的2001年第一期《作家通訊》上關於作協第五屆全委會第六次會議的有關講話、決議、總結後,我決定退出中國作家協會。

為了說明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對刊登在首篇的「金炳華同志在中國作協第五屆全委會第六次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摘要」做了一個統計,下列詞匯在其全文中出現的次數為:

黨,24次
江澤民,8次
總書記,3次
鄧小平,6次
丁關根,2次
中宣部,2次
中央,5次
宣傳部長,6次
「三個代表」,6次
馬列主義,2次
毛澤東思想,2次
先進文化,6次
重要思想,5次
指導思想,2次
偉大旗幟,2次
旗幟,3次
高屋建瓴,4次
領導,4次
指導,7次
倡導,2次
指引,1次
指南,2次
方向,10次
導向,2次
方針,4次
政策,3次
貫徹,4次
政治,9次
大局,12次
穩定,3次
宣傳,2次
社會主義,10次
主旋律,5次
任務,4次
獻禮,2次
「雙百」,2次
「二為」,2次
抓好,2次
狠抓,1次
抓,2次
高舉,3次
奮斗,6次
落實,6次
學習,9次
講話,9次
認真,8次
加強,4次
堅持,12次
責任,3次
意識,7次
思想,15次
形勢,8次
組織,2次
陣地,1次
核心,1次

其全文共4468個字,上述詞匯總計字數為666字,占全文總字數的14.9%。僅這樣一些詞匯已經可以說明其內容是什麼,再略摘一二句子與段落:

要求作家認清大局,自覺地服從和服務於黨和國家工作的大局……在事關政治方向、社會穩定、人民利益、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等重大問題上,自覺服從和服務於改革發展穩定的大局。

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要自覺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的指導地位,反對指導思想多元化。

作家要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和責任意識,緊緊扣住向建黨80周年獻禮這一重點任務,把握萬眾一心跟黨走、舉國一致求發展的基調。在創作生產中要切實把握好有關政策,時刻不能忘記文學要為改革發展穩定的大局服務。文學作品中涉及黨的重要歷史事件、歷史人物的內容,必須嚴格遵守黨中央《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和中央的有關文件精神。反映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內容,要嚴格按照中央的有關規定辦理。現實題材創作要注意以正面表現為主。對反映民族宗教、臺港澳及涉外內容的文學作品必須按程序徵求有關部門意見。

如果說以上言詞只是一個剛上任的新官個人所講,這裏把《中國作家協會第五屆全委會第六次會議決議》全文照錄如下:

中國作家協會第五屆全委會第六次會議,於2001年1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召開。

會議以鄧小平理論和江澤民同志「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為指導,認真學習了江澤民總書記與出席全國宣傳部長會議同志座談時的重要講話和丁關根同志在全國宣傳部長會議上的重要講話,學習了劉鵬同志代表中宣部所作的講話,並結合文學界和作協工作實際進行了認真、熱烈的論論(應該是「討論」,原文如此)。會議認為,江澤民同志的重要講話,高瞻遠矚,涵義深刻,是開創社會主義文學事業新局面的行動綱領。文學界一定要努力學習,深刻領會,堅決貫徹,用以指導今後的工作。
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了《中國作家協會2000年工作總結》和《中國作家協會2001年工作要點》。

會議決定,增補金炳華、羅中福同志為中國作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委員。選舉金炳華同志為中國作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會議號召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緊密地團結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以鄧小平理論和江總書記「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為指導,堅持「二為」方向,貫徹「雙百」方針,進一步唱響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改革開放好的主旋律。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藝術精湛的作品向建黨80周年獻禮。以對社會主義文學事業高度負責的精神,認真做好召開中國作協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各項籌備工作。振奮精神,開拓進取,譜寫新世紀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學事業的新篇章。

這個由作協全體委員通過的「決議」一共543字,其中413字是如此「講政治」。類似的文字在同一期《作家通訊》上,共有8篇。

看了這些東西,我想起一個故事:一個東北人訓練一隻鸚鵡,拉它的左腿,它說「你好」,拉它的右腿,它說「再見」。某天東北人突發奇想,要是同時拉鸚鵡兩條腿,它會說什麼?結果那麼一試,鸚鵡對他說:「媽拉個巴子,你要撂倒誰呀!」──這故事說明,即使只會學舌的鸚鵡,有時都能說出點新鮮話來。奇怪的是我們偌大中國集中了幾乎全體最善文字者的「作家協會」,怎麼就只會說這種僵屍般的語言?

我不禁想,究竟是中國的作家天生就是僵屍,還是中國的「作家協會」想把並且正在把中國的作家變成僵屍?

80年代,前輩陳荒煤和好友史鐵生介紹我進入作協。雖然我從未指望通過作協得到什麼收益,但那時至少把成為作協會員視為一種榮譽。一般而言我的性格並不激烈,也不苛求,我能理解在中國這種特殊環境下個人與機構的無奈。然而看到上面那些文字,我感覺已經超過了能夠容忍下去的界限。那遠遠不再是無奈,而是抵押掉了所有人格、良知與氣節向權力的搖尾獻媚。繼續成為這樣一個「作家協會」的成員,已經沒有任何榮譽可言,只能是一個作家的恥辱。

因此,我正式宣布,從今日起退出中國作家協會。


王力雄

2001年5月2日 北京

編者附註:王力雄的力作《黃禍》一直被人們認為是一本預言書而非消遣所用的小說。書中有些情節在歷史上發生後回過頭來審視,竟然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他的其他著作還有《天葬》、《溶解權力》、《自由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