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火器汽油助燃:劉春玲和「黃禍」自焚女扮演同一角色!
 
2001-2-6
 
【人民報消息】我從事刑偵工作在公安戰線上摸爬滾打了四十多年,文革中也做過階下囚,現已離休,與子女定居國外。我原本不想再管閑事,退休了也該清凈清凈了。可我老警生性好管閑事,愛打報不平的脾氣改不了。大學沒畢業就被打成了右派,還不長記性。當了警察後,管人名正言順了吧,誰知哪兒都不乾淨。說老實話,這些年爾虞我詐的生活煉就了我一身老奸巨滑,但好壞是非我是一清二楚。法輪功的事兒鬧了一年多,政府把這事又上升到了政治事件,誰說得清。

我在六四執行過任務,自從自焚事件發生後,就知道一場群眾斗群眾的「文革」就要發生了。總書記也吵著說:「對法輪功可以任意處理。」唉,我們國家的法制已被踐踏到了這種程度,我老警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終於「跳了出來」。

天安門自焚的鬧劇真真假假,有假戲假唱的,也有假戲真唱的。

先講假戲假唱的,假「王進東」很明顯是安排的「托兒」,其實他在點火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早已安排好了的公安局的車子,當然事先會告訴他車上有滅火器具和攝像機。或者他也看到了他認識的人在他的身邊,總之安排這種事情太容易了。無論是從救火的速度,還是從圖片拍攝的質量,都不難看出這一點。而且「王東進」的臉上塗有隔熱塗料。

再談假戲真唱的,從報導上看,劉春玲母女應該是被公安部門騙來的,先許願給多少錢,再說著火後馬上撲滅,只是讓她們裝裝樣子而已。

選擇這樣一對母女的有利條件是:首先社會關係少,不是當地人,出了事沒人找麻煩;其次生活困難,而且此人為了錢什麼都願幹。中國官方和「華盛頓郵報」對劉春玲身世的報導更加證實了這一點。身為三陪女郎,除女兒外家中只有高齡養母的劉春玲最合適不過了。

現在舞廳、歌廳說白了就是變相的妓院,警察就是黑道的保護傘或合夥人,有賺頭兒,有分頭兒,誰敢動這個妓院就是和警察、公安過不去,後果可想而知。警察公安到此嫖娼當然一律免費,整天在裡鬼混,哪個三陪女的底細不知道?!七十年代多麼頑固的間諜特務都被「我們」成功策反,何況這樣一位文化程度不高,又流落煙花柳巷的女人。

劉春鈴自認為是「托兒」,她們和假「王進東」都同時看到了事先安排的警車。「王進東」先點了火,這更加讓劉春鈴相信事先的安排,於是她放心大膽地點燃了汽油。然而她哪裏知道,就和「黃禍」中描寫的一樣,只要她自己點了火,剩下的戲就由那些狼心狗肺的人唱了!

想燒死劉春玲和她女兒應該是早就訂好的,現場有人看到,有的警察拿的滅火器中噴出的是汽油,有的警察拿的滅火器中噴出的是滅火劑!

看新華社報導,小思影沒死的原因是她跑向人群,高喊:「叔叔救我!」,在這種情況下就不能再把汽油噴在她身上了,這使她暫時逃過了死神的魔爪。

那麼是不是可以這樣斷定,這場戲中有必須死的,自己澆在身上的汽油不夠量,警察必須拿滅火器噴出汽油來助燃!這個人就是劉春鈴!

我真不敢設想劉春鈴在鋪天蓋地而來的汽油助燃下是否來得及喊出和「黃禍」中那被騙自焚女人一樣的話:「騙我......」

........

我的心沉重得象天塌下來壓在上面透不過氣來!

我為江澤民集團的殘忍獸行而不寒而慄!

我為劉春玲替無恥的江政府陷害法輪功賣命慘死而悲!

我為所有替獨裁政權擊鼓吶喊的順民而哀!

這樣的戲若繼續演下去,中國將不攻自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