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音樂會露大怯:江澤民糗事一籮筐(五)
 
2001-4-1
 
【人民報消息】話說江澤民的那件糗事在93 - 94年間,那位太子黨說因時間太長,具體日子記不得了,但這件事印象太深。當時的江澤民雖然高居黨主席之職,可在高幹子弟眼裡只不過是一堆臭大糞,不提則已,一提準又是在哪裏露了大怯了,江只是被當作笑料談來談去。

當時還沒有自己的一班人馬,江澤民裝得一副逆來順受的孫子樣,哪裏有今天的威風,為了「六四真相」消息的外泄,今天約談這人子弟,明天約談那人子弟。當初江澤民巴結人家都巴結不上,今天在人家面前使淫威,怪不得有個太子黨被約談後罵到:「他媽的!自己拉屎不擦屁股,反過頭來追查臭味從哪裏來的。」

江澤民的那件糗事是和外國的文化交流所引起的,一個外國的交響樂團訪華,江澤民出席觀看。

過去毛主席的慣例是演出開始時聽一段就走,或者演出結束後到舞臺上和演員們合影,從來沒有從頭聽到尾的。

常聽交響樂並有一定欣賞水平的人都知道,一個完整的曲目演奏完或半場結束時才能鼓掌,不能象聽揚州小調一樣隨處鼓掌喝彩。

江主席總是號稱特明白,藝術領域無所不知,這次交響樂的指揮正全神貫注,演奏家們正如醉如癡,聽眾們正聚精會神,場內正鴉雀無聲時,當一小節的最後一個音符正慢慢漸弱漸弱。。。孤膽英雄江澤民主席突然站起身來,用力鼓掌,觀眾先是一楞,有人出於本能跟著鼓,有人要賞江澤民個臉,劇場內的掌聲稀稀拉拉地響起來了,交響樂團頓時呆住了,最可憐的是這位世界級的指揮,什麼樣的大場面都見過,唯有這種場面沒見過,他一時不知所措,不敢再指揮下去,以為自己出了什麼問題,不知這掌聲是否表示要轟他下臺,他面色慘白,轉過身面向觀眾,頭也沒敢擡,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哆裡哆嗦地回了後臺。

江澤民以為指揮就像中國的歌星一樣,鼓掌後再回來謝臺,再繼續表演,江趁這個空檔跟旁邊的大談特談這音樂的內涵如何如何,自己的藝術造詣是多麼多麼高。

誰知指揮回後臺了沒敢再出來,明白的心中又好笑又難過,好笑江澤民的無知,難過江給中國人丟臉。冷場很長時間翻譯發現不對勁,就跑到後臺問指揮,指揮滿臉流汗,第一句話就問:「對不起,不知我們出了什麼問題?還讓我們演下去嗎?」翻譯哭笑不得地為江澤民打圓場,解釋道:「這是我們國家領袖最隆重的禮節,是對外國友人特別熱情的一種獨特的表達方式。」指揮不相信,解釋再三,他才半信半疑地走出來向樂團的全體演奏家說明情況,演出才繼續下去,不過演員的情緒大受影響。

在場的太子黨氣得不行,大罵江澤民:「 土得掉渣!從上海跑到北京來露怯,什麼東西。」

如果您再對照著新華社在「兩會」對江澤民的報導來看,真是蠻有意思的。

原文轉載自中新社:

江澤民談音樂論小說

「總書記的文學修養很高,連我們從事文藝工作的人都有些自愧不如。」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離開人大江蘇代表團會議現場後,南京藝術學院院長馮健親感慨地對記者說。

前天上午,江澤民總書記到江蘇團參加代表討論。開始時會場氣氛嚴肅,總書記認真聽代表們發言,聽到關鍵處,他認真地拿筆記下。

最後江澤民發言,談著談著他把話題引到精神文明建設問題,並引經據典暢 談了近20分鐘文學。

江澤民從音樂談到小說,從中國談到外國,《天鵝湖》、《卡門》、《蝴蝶夫人》,托爾斯泰、大小仲馬等,談到莎士比亞時,他還用英文加以表述。

對中國文學,江澤民更了如指掌。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中的許多精妙詞語,他順手拈來,還能道出它們出自哪一章回。

總書記像和老朋友交談一樣談笑風生,會場氣氛立即活躍起來。說到風趣處,代表們不時發出爽朗笑聲。 

談到中國古典文學,江澤民語重心長地指出:「小孩子應該多背一些古典詩詞,古典詩詞中有許多能引導人積極向上的名篇,這對我們現在提出的以德治國很有幫助。」(完)

北京人要是說一個人臉皮太厚,不直接說「不要臉」而是說「臉皮象城牆拐角」!

註: 露怯──指見識不廣,丟人現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