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鳴:由《搜神記》想到「升天圓滿」
 
方鳴
 
2001-2-17
 
【人民報消息】《搜神記》原文:初,鉤弋夫人有罪,以譴死,既殯,屍不臭,而香聞十余裡。因葬雲陵,上哀悼之。又疑其非常人,乃發冢開視,棺空無屍,惟雙履存一雲。昭帝即位,改葬之,棺空無屍,獨絲履存焉。

當年,鉤弋夫人有罪,漢武帝處死了她。到殯葬的時候,屍體不僅不臭,而且還有香氣,十幾裡之外都能聞到。漢武帝將她葬在雲陵,心中很是悲傷。他懷疑鉤弋夫人不是一般的人,於是破墓開棺,發現棺材裡面根本就沒有屍體,只有一隻鞋子。漢昭帝即位,要改葬鉤弋夫人,棺材裡面確實沒有屍體,只有鞋子。

編者評論:傳說往往來源於現實生活,只是後來的人不相信了才把它說成是神話。在中國古代的傳說中多次出現過類似現象的描述。

對於這種現象,法輪功創始人在《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 中回答弟子提問時是這樣說的:

問∶怎樣叫圓滿?是像常人一樣死去呢,還是由師父安排?

師∶圓滿有多種形式。大家知道,釋迦牟尼佛是講涅(上般下木, 音盤),他是最大限度地放棄人的執著心。他那一法門連人體都不要,所以你也別執著人體了,就是這樣修。在西藏的喇嘛教中講虹化,就是在圓滿的時候坐在那裏。如果你整個身體都修好了,在圓滿的一瞬間就是一股紅光,把身體就化掉了,他自己元神帶著修好的佛體就走了。但修好的佛體不帶有常人這面的物質,所以人看不見他,只看見有光,光影升起來了。那麼有修得差一點的他不能把身體全部都虹化掉。所以他在虹化的時候,一瞬間一個人的身體「刷」變得一尺多高完整的一個人,和他一模一樣,卻變成一尺多高,大小身體非常均勻,就是他修的還不夠,沒有全部虹化掉。

還有其他狀態的。在中國的道家圓滿當中講「屍解」。什麼叫屍解呢?因為在中國古代有許多修煉大道的。大道的修法是在他修成之後帶著身體的,他連身體都要的,可是肉身卻不是常人的身體了,他已經完全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他已經成了他的道體。他的屍解的辦法就是他自己已經知道修圓滿了,他的身體已經全都修成了。那麼他要離開人間怎麼離開呢?多數修道的人他把他在常人中還沒能了的願留在圓滿以後去解決。佛門不是這樣的,在他圓滿之中就解決了。

屍解就是他要離開了之後,叫人不會找他,表現出一種假死,實際上那個時候上天入地都能了。臨走時他就告訴家人,他說我要圓寂了,已經修好了,我要走了,給我準備一口棺材。正好到那個時辰,他自己就躺在床上了,一會兒就沒氣了。家裡人一看死了,就放在棺材裡埋起來了。實質上他是「障眼法」,他使了個神通。到了那天他家裡人看見他的時候,那不是他的真身。是什麼呢?他是指物化成的。他用一隻鞋,或者一把笤帚,或者一個木竿兒,或者那個劍,化成自己形象,指物化形象。什麼話都會說,跟他家裡人說∶我躺這兒一會兒就完了,給我裝起來就完了。實際上是那個木頭,或者是那個笤帚,也許是一隻鞋。真人他已經出走了,遠遠地走了。家裡人就把他埋起來了。實際上埋起來之後,一個時辰它就回原形了,它就又是一隻鞋,或者一個竹竿兒,或者一根木頭。這就叫屍解。有的人從別的地方回來就說∶哎,你們家的誰誰誰,在很遙遠的地方我看見他了,我去做生意的時候,我們還說了話。他家裡人說不對呀,人已經死了。那個人就說我看見他了,他沒死呀,我確實看見他了,還跟他講話了,還在一起吃了頓飯。說這就奇怪了,他確確實實死了。家裡人也知道他是修道的,那挖開看看吧。棺材打開一看一隻鞋在裡邊。

道家還有一種形式叫做白日飛升。白日飛升就是他身體完全修好了,他在世間上修圓滿之前也了了願了,沒有什麼事情做了,就該走了。這個時候叫天門開,也就是三界的大門打開。然後有的出現天神來接他,或者是有龍,或者是有鶴等等,他坐上去就飛走了,或者有乘坐的天車來拉他。這種事情在古代是非常多的,也有這樣的白日飛升。我們這一門要去法輪世界的,我是要採取這個辦法━━白日飛升。還有的法門是不要身體的,你給他身體,他整個世界的東西都給打亂了。就像釋迦牟尼涅(上般下木, 音盤),你要給他身體他就不叫涅(上般下木, 音盤)了,那不整個法門都給打亂了嗎?他的世界都是由戒、定、慧這個因素構成的,所以他是不要的。我們有許多人用常人的思想想∶噢,這白日飛升多好啊,叫人看看我飛起來了。你是常人之心想神的事情,這是絕對不行的。就是說圓滿的時候,自有圓滿的辦法。但是我們這次圓滿,我告訴你這麼多的人,我一定會給不相信的人留下一次深刻的教訓。所以未來我的弟子圓滿,很可能是一次人類社會永遠都難以忘懷的壯觀景象。(掌聲)

講是這樣講了啊,什麼心都放下,不要去管這些事情。只管去修,你修不成,什麼都是等於零。

以上這篇文章是筆者從正見網載錄下來的。讀完此文,那在天安門自焚的,您覺得他們會是法輪功學員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