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咀嚼芳林村苦果
 
鄭義
 
2001-3-9
 
【人民報消息】人世間最令人悲痛的,莫過於孩子的慘死。一聲爆響,60余名孩子的生命便如煙雲飛散。再是貧賤人家,少年生活自有感人的歡樂,自有稚嫩的夢。一聲爆響,60多個還未長成的小小身子,便撕作橫飛碎片……

還都是人芽芽,他們的生活剛剛開始!

再是磨出厚繭的心、頑石之心、冰鐵之心,也該顫抖了吧?

卻不然,不見有該鄉鎮官員說:「炸死就當是計劃生育了」嗎?

那些以「邪教」之名行絞殺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之實的江氏權貴們又到哪兒去了呢?聲勢浩大的簽名運動呢?義憤填膺的媒體呢?都他×的不見了!連死帶活,這是100多血肉模糊的小身體呀!

倒是有洋人出來打抱不平了。法國人說,美國校園槍殺事件大幅報導,中國孩子更加慘烈的死亡就可以緘默以待嗎?問得真好,西方精英的良心何在呢?話又說回來,這畢竟是我們自家的事,我們自家的良心都冷硬了,還問什麼外人的良心呢?

法國人的文章令人百感交集。感佩之余的,卻是幾許無奈——

費加羅報說:「在那裏消滅了『人剝削人的社會』,卻建立了大人剝削孩子的社會。」——果真消滅了「人剝削人的社會」,又何來「大人剝削孩子的社會」?在今日之中國,「剝削」二字不顯得過於輕巧了嗎?權錢交易,巧取豪奪,動輒就是百萬、千萬、上億,比搶銀行還容易!去瑞士銀行查查黑賬吧!去問問風光如畫的日內瓦湖畔的連片別墅的主人是誰吧!去看看美國東西兩岸那些百萬豪宅吧!「剝削」二字夠用嗎?

費加羅報又問:「學校爆炸案是誰的錯呢?也許不是北京當局的錯。但是,這場悲劇難道與制度沒有關嗎?是誰讓地方上有那麼多的官僚?是誰讓教師的工資那麼低?是誰讓學校他們從孩子們身上賺錢?」 ——說得都對,但都還沒說到點兒上。當中國農民從傳統社會的自由人變成喪失人身自由的賤民之際,一切苦難已然種下。馬克思說得何等好啊:土地森林礦山等勞動對象是人的自然的身體,國家是人的社會的身體,都是人的本質的構成部分。——當這一切都被剝奪殆盡之後,我們自然已不成其為人。當我們都不成其為人,我們的孩子自然也不成其為人。

把財產和權力還給我們吧!

把決定我們自己和孩子命運的自由還給我們吧!

到那時,我們再不需要誰發善心資助「希望工程」,我們再不會發不起鄉村教師的工資,至少,我們再不會讓孩子去做炸藥!

——在此之前,說什麼也不管用,一萬個費加羅報的仗義執言也不管用!

上帝救自救者!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