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林小學爆炸事件:江澤民終於說話了!
 
2001-3-9
 
【人民報消息】法國費加羅報8日發表署名Guy Baret的評論文章,批評法國傳媒對中國江西省芳林村小學校爆炸事件關注不夠。這篇題為《60名中國小孩沒有引起人們情緒不安》的評論文章檢討法國媒體只注重西方兒童的生命,不關心中國鄉鎮孩子的悲慘命運。文章指出,芳林村慘死的孩子沒有成為殘酷的自由主義、世界經濟一體化或者武器商壓力集團的犧牲品,卻成為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制度之一的犧牲品。文章要求法國輿論和國際社會關注在中國被強迫做童工的兒童的處境。

在加州校園槍擊案發生當天(3月5日),布什在白宮說:「我希望表示,一種懦夫的劣行造成南加州兩名學生喪生和其他人受傷,令我們感到非常難過。」布什說:「我們要為今天痛失孩子的家庭禱告。」而身為中國國家主席的江澤民,面對自己國家發生這麼慘重的事件,始終不出來說一句話。

文章援引法國媒體對美國校園槍殺事件和中國江西小學41名孩子慘死事件報導的不同程度,指出法國政治傳媒精英忽略了民主道義是不分邊界的,處在沒有民主的國家裡的孩子的命運更應該給予關注。

文章指出,美國15歲學生安迪.威廉在校園的休息室向十幾名同學校的夥伴開槍射擊,造成兩名少年死亡,這個在美國加州發生的慘案固然是必須加以譴責的,但是,美國的校園慘劇難道比41名(有報導說60多名)中國兒童死於爆炸的事件更加慘烈嗎?慘烈到可以忘記中國兒童的疾苦,忘記中國兒童缺少人們的同情、缺少如美國少年所引起的那種關注嗎?

事情僅僅相隔一天。就在美國校園殺人案的第二天就傳來中國江西省芳林村小學校爆炸事件。41名小學生在中國當局至今還未澄清的極其惡劣的條件下喪失了生命,大部份孩子的年齡還不到10歲。像美國少年的悲劇一樣,芳林村的孩子們也在學校裡,不同的是他們被強迫在教室或地下室裡製造鞭炮。鞭炮加工廠是學校黨支部書記建立的。村裡的人都說,是老師讓這些孩子在中午吃飯時加工鞭炮的,名義上是勤工儉學,但不付給工錢,為此學生家長已經多次表示不滿。要知道,芳林村小學生加工的鞭炮可不是中國春節人們辭歲迎新的那種爆竹連天的喜慶,而是在平時,是爆炸,是孩子們幼小的身體在無人過問、無人關懷的情況下被炸碎。

費加羅報文章要求法國和西方面對中國兒童的慘死檢討自己的良心。文章寫道,我們的知識界,我們的政治媒體精英迅速地對美國發生的校園事件加以報導,連同批評美國人的行為方式,批評美國政府,批評美國的道德行為和美國武器自由買賣的政策,這種批評和憤怒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面對中國死難兒童故作謙虛緘默卻是不能讓人理解的。我們的思想家面對這一事件顯得從未有過的冷靜和心安理得。

文章指出,這些中國孩子不是殘酷的自由主義、世界經濟一體化或者武器商壓力集團的犧牲品,而是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制度之一的犧牲品。兒童在這裏被當作廉價勞動力,在這裏消滅了「人剝削人的社會」,卻建立了大人剝削孩子的社會。

費加羅報文章問道:學校爆炸案是誰的錯呢? 這場悲劇難道與制度沒有關嗎?是誰讓地方上有那麼多的官僚?是誰讓教師的工資那麼低?是誰讓學校他們從孩子們身上賺錢。如果不發生這一慘案,讓小學生製造鞭炮的事根本不會被人知道。這種可恥的行徑還會繼續掩蓋下去。但願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關注中國的事情,直到中國不再發生剝削兒童的現象為止。

就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表聲明,對中國芳林村罹難兒童的家人表示深切的遺憾,並譴責中國地方上非法強迫兒童在校園內從事爆竹加工的行為時,江澤民說話了,是用行動來表示的,因為行動是最好的語言!這些是我們從獨裁慣用的新聞封鎖,無中生有、造謠中傷、拆樓滅跡中找到的。

江澤民歷來是用行動來回答人民的申訴和質詢,1989年「六四」前江澤民就因封鎖了「世界經濟導報」的真實報導而得賞識,鎮壓法輪功江澤民寫密令不簽名「打死白死算自殺」,這次孩子死了事情尚未了結,連學校殘骸都匆匆鏟為平地來掩蓋真相。

親愛的讀者,您是如何對待百姓的生命,尤其是那些應該在父母懷裡撒嬌的慘死孩子們的生命?

如果您是國家主席,您會如何處理這起爆炸事件?

您是如何評價那三權占滿,高於政治局之上的獨裁者江澤民?

您是否認為違憲主席江澤民應該引咎辭職?

您是否認為江缺德盤踞在中國這麼久應該打倒 ?

您是否無法容忍這樣的暴君禍害您的祖國和殘害您的骨肉同胞?

您的行動就是最好的回答!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