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用在會外:北京兩會奇景面面觀
 
——豈止是「效益遞減」
 
卜音
 
2001-3-7
 
【人民報消息】三月,是中國的「民主SHOW」月。所謂民主,當然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具體而言,就是制度化了的人大和政協會議。

對於北京老百姓來說,人大與政協會議的召開,意味者交通擁堵,意味上班族要更早地出門,更晚地回家。

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出行,其車輛要用專用道,警車開道自不用說,還要至少提前十分鐘封路。除此之外,各地「小號車(牌照在100號以內的高級臥車)」進京,也加劇了交通擁堵狀況。

在北京,掛甲A牌照的臥車最牛B,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在外地,則是「小號車」的天下。按照成例,地級市以上「四大班子(黨、政、人大、政協)」的頭頭腦腦,差不多都要當選全國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這樣,人大、政協會議期間,地級市以上的「四大班子」幾乎都搬到了北京,因此,其座駕也大都跟隨他們的主人進京赴會。此時的北京,除了少見西藏和新疆的「小號車」,其他省、市的「小號車」均在北京大行其道。

各地「小號車」載著他們的主人,穿梭於北京的大小胡同、機關衙門,這已經成了人大與政協會議一個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此時,正是「跑步(部委)前(錢)進」、批條子、上項目、找門路、拉關係、以及「跑官」、「要官」、「買官」、「賣官」的大好時機;此時,也正是北京高級飯店和酒店的包房供不應求、各省市駐京辦事處忙碌不堪的時節。

反觀人大、政協會議,除了需要舉手投票的大、小(組)會議、政治局常委大駕光臨本團會議以外,其他場合,則是難覓大小官員的身影。這些官員的心思全不在會上,與人民代表、政協委員「平等」商議所謂國家「大事」的時間,只限於中央或地方電視臺拍攝他們讚揚政府工作報告的鏡頭所需的時間。

官員、大款以外的代表和委員,不認真開會,以「行使人民賦予的神聖使命」,又能幹些什麼呢?寒酸一點的基層代表和委員,不在會上好吃好喝好玩,抓緊時間充分體會「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制度的優越性,可真是白來一趟首都北京了。

至於官員和大款,都清楚人大和政協會議究竟能起到一些什麼作用。他們知道,「功夫在會外」。人大、政協會議期間,正是他們合理合法地進行上拜下聯、左右相識的大好時候。他們知道人大和政協制度的底蘊,他們也不願在那些無聊的發言、討論、「審議」、「審查」中耗費時間,他們要抓緊時間,做他們想做的事。

此時的北京,高官雲集,短時間內的縱橫捭闔,當是官員、大款辦事效率最高的時候。但是,也正是因為官員、大款的效率高了,靠他們撐門面的制度的效益卻降低了。

按照中共的說法,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國的根本政治制度,政治協商制度是中國的基本政治制度。「根本」與「基本」區別何在,功用幾許,價值多少,想必中共是清楚的。當然,最清楚的就是那些中共官員了。

因為「清楚」,那些出身官員和大款的代表、委員都把功夫用在了會外;因為把功夫用在會外而屢屢得手,他們就愈發地「清楚」。這樣的制度本身必使他們「清楚」,而此種「清楚」則必導致制度效益的急劇遞減,從而導致他們更加「清楚」……

這,或許就是現行「根、基」制度的「根基」。

轉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