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衝破江澤民的重重封鎖
 
2001-3-23
 
【人民報消息】繼江西省萬載縣芳林村小學發生慘絕人寰的爆炸案,炸死炸傷數以十計小學生後,離天子腳下北京不遠的石家莊,又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連環爆炸案,死亡人數超過百人。兩起爆炸事件,官方反應都是新聞封鎖,企圖用淡化事件,掩蓋驚人的真相。對內地所謂採訪紀律沒有服從義務的境外記者,用拘留、沒收錄像菲林、寫悔過承認非法採訪、驅逐等慣常的手法處理。真相,是否會因為這些粗暴的措施,而永遠隱藏呢?

新華社權威不再江西村校事件,當局將責任歸咎疑患精神病的村民,幾乎連精明的國務院總理朱镕基都上當受騙。石家莊爆炸案,當局又對一名有殺人嫌疑的嚴重失聰者,發出正式的通緝令。這種做法,引起內地民眾議論紛紛。有些網民諷刺地說,把這些嚴重案件,都往殘障人士身上推,他們又沒有申辯的機會,豈不既省事,又一了百了。不論真相如何,反映了民眾對官方的極度不信任。中國缺乏新聞自由,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但隨著市場開放,引入競爭意識,新媒體的興起,像鐵板一樣的宣傳和採訪紀律,有時也有失靈的時候。江西村校爆炸案,最權威的官方新華社一口咬定是「瘋漢」所為,而「瘋漢」也當場喪生,死無對證。新華社的「權威報導」,引起全國嘩然。按照鐵的紀律,新華社定了案的,所有傳媒都要統一口徑,外交內政無一例外。傳統傳媒無空子可轉,但網上傳媒卻找到了自己的空間。網上交談室對江西村校爆炸案的議論,給版主貼了又刪,刪了又貼,控制不住,有些索性把交談室也關掉,但仍有不少漏網之魚,把中國民眾的情緒反映出來。內地一些網上新聞媒體,也有派員到現場採訪,從村民口中,知道了真相的另面,在網上報導出來。但香港傳媒卻發揮「一國兩制」下的特殊功能。江西村民對任何一個境外媒體的信任,都遠勝國內最權威的媒體。哀痛的村民見到境外記者,就像看到包青天一樣,圍著他們呼冤,把申訴書塞到境外記者手裡。人死不能復生,他們只冀盼香港記者為枉死的孩子找到一個說法。

可幸的是,鐵面總理朱镕基,看了香港報紙,發覺事態可疑,命公安部長派員到江西微服私訪,發覺該小學的確是製造爆竹的工廠,而且經營多年,於是在兩會記者會上向境內外記者承認責任的一幕。朱镕基雖然沒有完全推翻「瘋漢說」,但態度卻軟化下來,並強調會繼續調查,徹底追究責任。

向香港記者致敬朱總理改變口風,最尷尬的莫如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朱邦造了,朱先生為了統一口徑,曾三番四次的指摘境外傳媒「傳播不實消息,添枝加葉,歪曲事實,攻擊中國,有違記者道德,荒謬,錯誤」,不知道他聽了總理說「感到心情沉重,應該進行檢討」後,心中有何感想。如果沒有香港和境外傳媒的新聞工作者不懈的努力,遠赴案發現場,冒著非法採訪,和被地方土幹部肆意對待的危險,恐怕真相會永遠埋在瓦礫之下。如果朱镕基總理不是有閱讀香港和境外報紙的習慣,江西爆炸案可能也是鐵案難翻。對堅持揭露真相,完成艱苦採訪任務的香港和境外記者們,我向他們致敬。但我更感到悲哀與無奈,傳媒的輿論監督,只能靠朱镕基總理在百忙中抽空細讀香港報紙,才能稍稍發揮一點作用。

觀察家指出,一個堂堂的國家總理,竟無法通過正常渠道了解爆炸案的真實情況,實在令人不可思議。從朱镕基敘述的整個過程來看,總理似乎是衝破了具有相當強大背景的新聞及官方重重封鎖,才得以還不能說是全面的了解案情。這不禁使人強烈的感受到了中共最高層刀光劍影的殘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