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冲破江泽民的重重封锁
 
2001-3-23
 
【人民报消息】继江西省万载县芳林村小学发生惨绝人寰的爆炸案,炸死炸伤数以十计小学生后,离天子脚下北京不远的石家庄,又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连环爆炸案,死亡人数超过百人。两起爆炸事件,官方反应都是新闻封锁,企图用淡化事件,掩盖惊人的真相。对内地所谓采访纪律没有服从义务的境外记者,用拘留、没收录像菲林、写悔过承认非法采访、驱逐等惯常的手法处理。真相,是否会因为这些粗暴的措施,而永远隐藏呢?

新华社权威不再江西村校事件,当局将责任归咎疑患精神病的村民,几乎连精明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都上当受骗。石家庄爆炸案,当局又对一名有杀人嫌疑的严重失聪者,发出正式的通缉令。这种做法,引起内地民众议论纷纷。有些网民讽刺地说,把这些严重案件,都往残障人士身上推,他们又没有申辩的机会,岂不既省事,又一了百了。不论真相如何,反映了民众对官方的极度不信任。中国缺乏新闻自由,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但随着市场开放,引入竞争意识,新媒体的兴起,像铁板一样的宣传和采访纪律,有时也有失灵的时候。江西村校爆炸案,最权威的官方新华社一口咬定是「疯汉」所为,而「疯汉」也当场丧生,死无对证。新华社的「权威报道」,引起全国哗然。按照铁的纪律,新华社定了案的,所有传媒都要统一口径,外交内政无一例外。传统传媒无空子可转,但网上传媒却找到了自己的空间。网上交谈室对江西村校爆炸案的议论,给版主贴了又删,删了又贴,控制不住,有些索性把交谈室也关掉,但仍有不少漏网之鱼,把中国民众的情绪反映出来。内地一些网上新闻媒体,也有派员到现场采访,从村民口中,知道了真相的另面,在网上报道出来。但香港传媒却发挥「一国两制」下的特殊功能。江西村民对任何一个境外媒体的信任,都远胜国内最权威的媒体。哀痛的村民见到境外记者,就像看到包青天一样,围着他们呼冤,把申诉书塞到境外记者手里。人死不能复生,他们只冀盼香港记者为枉死的孩子找到一个说法。

可幸的是,铁面总理朱镕基,看了香港报纸,发觉事态可疑,命公安部长派员到江西微服私访,发觉该小学的确是制造爆竹的工厂,而且经营多年,于是在两会记者会上向境内外记者承认责任的一幕。朱镕基虽然没有完全推翻「疯汉说」,但态度却软化下来,并强调会继续调查,彻底追究责任。

向香港记者致敬朱总理改变口风,最尴尬的莫如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朱邦造了,朱先生为了统一口径,曾三番四次的指摘境外传媒「传播不实消息,添枝加叶,歪曲事实,攻击中国,有违记者道德,荒谬,错误」,不知道他听了总理说「感到心情沉重,应该进行检讨」后,心中有何感想。如果没有香港和境外传媒的新闻工作者不懈的努力,远赴案发现场,冒着非法采访,和被地方土干部肆意对待的危险,恐怕真相会永远埋在瓦砾之下。如果朱镕基总理不是有阅读香港和境外报纸的习惯,江西爆炸案可能也是铁案难翻。对坚持揭露真相,完成艰苦采访任务的香港和境外记者们,我向他们致敬。但我更感到悲哀与无奈,传媒的舆论监督,只能靠朱镕基总理在百忙中抽空细读香港报纸,才能稍稍发挥一点作用。

观察家指出,一个堂堂的国家总理,竟无法通过正常渠道了解爆炸案的真实情况,实在令人不可思议。从朱镕基叙述的整个过程来看,总理似乎是冲破了具有相当强大背景的新闻及官方重重封锁,才得以还不能说是全面的了解案情。这不禁使人强烈的感受到了中共最高层刀光剑影的残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