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地位已动摇:江泽民忙耍「自我批评」花招
 
——中央会议 反对声高 核心不稳
 
2001-3-18
 
【人民报消息】
江匆匆召开中央工作会议的内幕

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一般都在中央全会之前召开,但今年却提前在二月十二至十四日召开了,显然有重要事情。可是会议结束后没有新闻公报,只有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记者写的一则简短报道,这篇报道空无一物,只是说了几句大而无当的废话和空话:“会议分析了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研究和部署了 新世纪初全党必须做好的重要工作。” “这次会议,对于开创党和国家事业的新局面,具有重要意义。”结尾照例是要求全党“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如何如何。不过在「团结」之前加了「更加紧密地」五个字,无意中泄露了原来的「团结」不太「紧密」 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本来今年初刚刚开过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者也都是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以及各省市负责人,刚刚总结了工作和部署了今年的工作。现在不过一个月,又开一个 ‘工作会议’有什么新的「工作」可言?

江泽民假作「自我批评」以自救

原来政治局扩大会议中,江泽民碰了几个钉子,几个议题都没有过关(见「李瑞环拒接李鹏班」),特别是江泽民提拔曾庆红的计划在党内两次被否决之后,在今年一月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虽专门作了一个「关于发挥曾庆红同志在党内核心层作用」的讲话,谁知他又输了。在二月九日至十一日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他第三次提出曾庆红任命案,又被否决!这使他又气恼又感到核心危机恶化,在最高层中地位动摇,因此想藉中央工作会议煞一下「歪风」,又假作「自我批评」,以自我挽救,同时影射高层「反对派」,这叫做「两手策略」。实行了五十多年的中共党内独裁制,领袖是不能批评也不作自我批评的,因为他永远正确。仅有的例外是毛泽东在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会上,因为「三面红旗」导致三年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作了几句自我批评,只是说,因为他是中央主席,所以全局的错误他有责任。第二个例外是华国锋在一九七八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就他主张「两个凡是」作了几句自我批评。邓小平比他们硬,自从当了独裁者,从来不作一句自我批评。江泽民本来想学邓小平,可是人望既差,水平又低,把个执政党弄得进退维谷,党内不能不怨声四起,「反对派」更表现得有声有色。所以他只好学毛泽东和华国锋,作上几句自我批评,以渡过难关。这就是中央工作会议的真正内容,这个内容,官方新闻是决不会报道的。

「对全局性错误承担主要责任」的空话废话

江泽民在会上的讲话题目是「全党在邓小平理论旗帜下,迎接新挑战,争取新胜利」。这篇讲话虽然也和以前一样,空话废话滔滔不绝,但是却作了「自我批评」,对全局性的错误承担了主要责任。江说:凡是带有全局性的问题、普遍性问题、长期存在和积压的问题、政策上失策或失当的问题、党内的内部问题,中央要承担、要检查、要负责。作为总书记、中央政治局一班之长!我要承担主要的过失、错误的责任,主要有以下六个方面:

(一)对党政部门、对党的领导干部队伍的思想建设、政治建设、作风建设如何落实,从严治党、从严治政的中央既定决策、方针方面;

(二)对反腐败斗争工作的艰巨性、复杂性、严峻性和腐败现象屡禁不止状况方面;

(三)对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和以法治国过程中受到阻力,主要是党内、干部习惯势力的干扰、影响,而未达到预期目标和进度方面;

(四)对经济改革,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换的过程,出现全局性问题,防范措施和解决险策有失当、缺乏认识而造成被动方面;

(五)对党内的地方主义、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等活动及其危害性、破坏性,没有能够及时采取组织措施解决,影响了党的组织原则性方面,

(六)对当政部门之间的关系、党政和人大部门之间的关系的处理方面;

他所说的这些错误和过失,都是拐弯抹角,听起来不明不白。其实开门见山,无非是政治不改革,中共垄断权力,导致全党彻底腐败,什么民主法治根本谈不上。再加上不彻底的经济改革(不改公有制)所造成的社会问题,使民怨沸腾。在国内外的压力下,党内既没有民主,又没有能威摄全党的强人,当然只能是分崩离析,山头林立,争权夺利,勾心斗角。

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今年突提前召开,在高层反对声浪高涨的情况下,江泽民被迫在会上作了「自我批评」。这表明他的政治举措连连出错,致使中共面临的问题成堆,引起党内离心,江的「核心」地位已经动摇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