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話:江豬媳傳授經驗 (圖文)
 
華華
 
2001-3-12
 
【人民報消息】在記者招待會上,朱熔基按江規定的尺寸說完江西省芳林小學爆炸事件的「真相」後,滿頭滿臉直冒虛汗,回到休息室裡一直沉著臉坐著發楞,一個舉著熱毛巾走過來的工作人員看到那張陰雲密布的臉,不由得兩腿抽筋兒不敢靠前。江澤民和曾慶紅對視了一下,兩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令人不易覺察的得意笑容。

江澤民問:「朱總理,發生什麼事了,這麼不開心?」

朱熔基看也沒看江,心情沉重地喃喃自語:「 我怎麼能這樣撒謊呢,我可沒幹過這麼缺德的事啊,我不但對不起江西的父老鄉親,我回家怎麼向我的小孫子交代啊,他一直以我是清官而驕傲呢!」

江澤民說:「這怎麼是撒謊呢?這是政治,講政治啊就要不擇手段!要不為什麼國際上用「流氓政客」來稱呼我呢?我告訴你,搞政治就是耍流氓,我就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流氓,老流氓。呵呵......」

朱熔基把音調提高了一度說:「要是反右時我就能這麼心口不一,哪兒能戴了三十年的右派大帽子,遭了那麼多的罪,老了老了,怎麼連晚節都保不住了 !」

江澤民不以為然地說:「晚節值多少錢?總理,現在境外反華勢力想利用區區四十幾條小命向我們發起猖狂進攻,我們就是要向他們耍政治流氓拳,不但要耍而且要大耍流氓,這樣才能一舉粉碎他們的反華陰謀 !」

朱熔基依然沉著臉一言不發。江澤民向曾慶紅努努嘴,讓曾披掛上陣。曾慶紅一臉的淫笑,接著說:「對對對!江豬媳說得對。 講政治就是要過破罐破摔心理關、恬不知恥心理關等等關,這就像婊子第一次接客,心裡很難過。但過了第一關,慢慢就習慣了。最後變得沒有客來還要到處去拉客,就像「天安門自焚案」一樣,沒有就拉上一個,這個江豬媳體會最深,當然我也有,還有羅幹同志。呵呵......」

江澤民不悅地說:「什麼婊子,婊子,婊子,應該講三個代表」。

曾慶紅趕忙收回了呵呵聲,一本正經道:「對對對,三個呆婊子!三個呆婊子!」

朱熔基低頭閉眼,心裡暗暗罵道:「老流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