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新聞聯播》殘忍血腥的屠殺鏡頭
 
小茨威格
 
2001-3-11
 
【人民報消息】已近不惑之年而且親歷過89年血與火的我,神經應該不再脆弱了;按說,看過了不勝枚舉的恐怖片、槍戰片、警匪片的我,對銀屏上的血淋林的鏡頭應該習以為常的。然而,CCTV播放的這組實況鏡頭,卻令我瞠目結舌,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2000年8月13日CCTV在《新聞聯播》中播放了一段菲律賓軍警射殺「邪教徒」的實況錄象,我碰巧看到。好象CCTV覺得還不過癮,在14日中午的《新聞30分》裡又重播了一遍上述空前血腥的鏡頭。

按說,已近不惑之年而且親歷過89年血與火的我,神經應該不再脆弱了;按說,看過了不勝枚舉的恐怖片、槍戰片、警匪片的我,對銀屏上的血淋林的鏡頭應該習以為常的。然而,CCTV播放的這組實況鏡頭,卻令我瞠目結舌,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按照《聯合早報》的說法,「(『天主教上帝的靈魂』教派成員)馬德利納被控謀殺未遂。潘幹杜幹鎮警長在基馬乃特村長的陪同下,到那裏逮捕馬德利納,但遭到拒捕。

  「雙方進行了一天談判,卻未取得任何成果,不過警方沒有放棄。

  」由一名電視臺記者陪同的一支9人警隊,在一排民兵的增援下,再到那裏試圖說服馬德利納自首。

  「在第二輪談判期間,馬德利納仍然拒捕,並唆使其他邪教教友攻擊警隊。21名揮舞著大砍刀的邪教徒蜂擁撲向警員及部署在距離談判地點約50公尺的民兵,迫使對方向邪教徒開槍,打死16名邪教徒,打傷一人。」

然而,我在鏡頭前卻並未看到「揮舞著大砍刀的邪教徒蜂擁撲向警員」,我目睹的分明是包括婦女、少年在內的赤手空拳的百姓在槍林彈雨的驚嚇中四處亂竄,那些冷血的軍警就站在包圍圈之外,像獵人獵殺走投無路的野兔一樣,不停地扣動扳機,把「獵物」逐一放倒,然後繼續射擊,直到「獵物」被打得停止蠕動為止。有的「獵物」似乎跑不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立刻就成了槍法低劣的菲律賓軍警的死靶子,密集的子彈在「獵物」的身前身後、肩背腿足上開花,「獵物」於是一頭仆倒,命歸黃泉了。

各位看官,這可不是電影電視劇!這是攝象機記錄下來的活生生的屠殺。而這組殘忍血腥的屠殺鏡頭,居然在19:00--19:30全中國十二億多人闔家團坐、共進晚餐的黃金時段不加掩飾地展現出來。這一場景會給億萬少年兒童的純潔心靈造成什麼樣的傷害,我無法預料。須知虛構的電影電視劇都要根據劇情的暴力程度加以分級,力求最大限度地保護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我們向來以正面宣傳教育為宗旨的新聞節目,對這種活生生的暴力鏡頭竟然可以生吞活剝,豈非咄咄怪事?

有網友說,「這些邪教分子確實死有餘辜」。我不知你根據什麼判定了他們的死刑(而且還「死有餘辜」)。我只知道中國政府已經簽字加入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六條第一款規定;「人人有固有的生命權。這個權利應受法律保護。不得任意剝奪任何人的生命」。第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依法證實有罪之前,應有權被視為無罪。」19歲的馬德利納被控謀殺未遂,但尚未經法庭正式判決;而其他十多人又何罪之有呢?

對這個不久前多次在黃岩島海域扣押我漁船、射殺我手無寸鐵的漁民並反咬一口的無賴政府的軍警,我沒有聽說我們人民政府如何為它的漁民討還了公道,卻看到這些劊子手今天竟然成了CCTV歌頌的英雄了!這讓我們那些慘死的漁民九泉之下如何瞑目?難怪泱泱大國的僑民,成群地被爪哇蠻族欺淩、強暴、掠奪,它的公民被東瀛的官吏在光天化日下痛毆,它的百姓冒著葬身魚腹和憋死在貨櫃中的風險也要飄洋過海、偷渡境外呢!在民主國家被視為無價的生命和生命的尊嚴,在這裏卻一再遭到漠視,只靠蒼白的主義、思想、理論,怎能凝聚民心,怎能讓國人在世界上揚眉吐氣?

CCTV的目的莫非是殺雞儆猴,展示一下人民政府與「邪教」勢不兩立的決心?可我偏不信邪,我們「三個代表」的黨和黨牢牢控制下的人民政府,有膽量效法菲律賓軍警,對全國千百萬「邪教分子」大開殺戒?打死我也不信。

清末女革命黨人秋瑾被捕後,清政府在紹興軒亭口將其斬首示眾。在清政府看來,革命黨是非法組織,自然是異端;秋瑾等人破壞了安定,當然罪不容赦。令魯迅慨嘆的是那些圍觀行刑的民眾的冷漠,「卻只見一堆人的後背;頸項都伸得很長,彷彿許多鴨,被無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著。」更有麻木不仁如華老栓者,居然向劊子手買下飽蘸了烈士鮮血的饅頭,企圖治癒兒子的癆病。

秋瑾就義近一個世紀了,頸項都伸得很長的鴨子的數量是否減少了些,還有新的華老栓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