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對沒有食的解決辦法
 
2001-3-11
 
【人民報消息】朱熔基曾在各種場合的許多次講話中發出警告:「飯」字怎麼解?沒「食」就反!

在國務院,朱熔基於黨組新年生活會上哀嘆中共國面臨嚴重「危機」。他說:「當前,黨政機關、黨政幹部腐敗、消極、信念失落的情況被認為是黨和國家危機的表現;其實,最大的危機乃是現行政治體制的問題。政治體制不適應、落伍....是不能回避的尖銳矛盾,是不能不正視和極待解決的緊迫問題....其阻力主要來自黨內,來自黨的上層建築及其陳舊的習慣意識。」很明顯,朱的這番話,如果用老百姓的語言說白了,那就是共產極權體制必須推翻了重新來過。

在黨組生活會上,朱熔基還舉出了兩個有代表性的例子來說明變革共產政治體制的必要性。他說:「中央不准用公款吃喝揮霍,對年終、春節挪用公款分錢、分東西等每年都下達文件三令五申,可下面就是不落實、不執行。」另外,「近十多年來,解決多占,解決超標住房,解決超標進口轎車,解決公費手提電話,解決公費安裝私人電腦,問題一個接一個,前面的問題沒解決,後面的問題又突出了,甚至還得放到政治局會議上來討論。」

任何人聽到朱熔基的這番話都明白,他是指共產政權已經爛透了,只是作為總理,他不好明說而已。在這裏,有心人算了一筆帳,僅九九年公費給共黨幹部安裝私人電腦就用去民脂民膏七十二億五千五百萬元,而為黨幹部配備手提電話,耗資竟超過三百七十億。如此巨款,如果用於月入三百元的下崗工人家庭,如果用於被迫盲流城市的上億農民,如果用來替那些還在茅棚裡上學的農村孩兒建學校,將能解決多少人的疾苦!兩相對比,老百姓能不成天想著推翻共產黨?這就無怪乎朱總理呼籲到了政治體制必須徹底改革的時候了。

信息中心指出,大陸教育經貿長期短缺,以致許多地區拖欠農村教師工資。以山東省金鄉縣為例,兩年來該縣共拖欠教師工資達六千五百萬人民幣,涉及教師數千人,受拖欠最長的超過兩年時間;此外,重慶市兩年來拖欠教師工資及津貼共達四億二千萬人民幣,涉及其屬下十八個縣。

信息中心說,教師由於工資被拖欠而無心教書,導致教育素質下降,學生流失,因此,許多學校不得不像芳林村小學一樣來創收補貼,以維持學校費用及教師工資,因為他們要吃飯。

眾所周知,江澤民為自己訂購的專機就花費一億二千萬美元,合人民幣九億元。相當於九萬職工一年的凈收入。而專機的歐式臥具又花費一百二十七萬美元。為討姘婦歌星歡心,修建大劇院,揮霍國庫三十億,足夠農民一百萬人生活一年而有餘。

1997年五月,湖南,湖北,安徽,江西五十萬農民暴動!
1998年9月17日,陜西漢中十萬蒜農暴動!(僅1998年一年,全國農民因政府撕毀合同,損失五百多億)
1998年9月,河南,山東蒜農同時暴動,湖南北部二十萬農民暴動!
2000年7月6日,山東安丘,3000農民暴動!
2000年7月23日,貴州六盤水兩萬煤礦鐵路工人,下崗工人暴動!
2000年7月25日,湖北黃石,800礦工暴動!
2000年8月23日,江西數萬農民暴動!

這已經成為江澤民時代的特徵。

朱熔基曾在各種場合的許多次講話中發出警告:「飯」字怎麼解?沒「食」就反!朱熔基之所以反覆強調此話,是因為他看到了江澤民時代的飯字少了一個「食」,江澤民不把「反」字的左手邊加上一個「食」字,那個字永遠代表著不穩定因素。

江澤民對沒有食的解決辦法是:「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抓一批,關一批,殺一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